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三十六)

36

 

大学祝祭不同于普通商演。

即便是在寒潮初来乍到的当下,也能从一阵阵应援中感受到让人心潮澎湃的热情。

车子沿着校园主干道向内行驶,停在一栋矮楼前。

金容仙从保姆车里探了个脑袋出去看,不远处人头攒动。

“还有几组艺人轮到咱们?”

她下了车,接过code姐姐递来的演出服。

“还有两组,星伊她们已经去候场了。”

金容仙支楞着脑袋点头,

一连几天轮轴转实在是让她有些蒙。

化妆师给她上了个火箭妆,屁股才离开椅子,立马就有人推着她出了待机区。

边推嘴里边催促她赶紧,说主持人已经上台讲串词了,金容仙慌慌张张往外走。

 

待机区到公演舞台要经过一段保安隔出来的人工通道,再往前是临时帐篷搭出的灯光调音室。

金容仙被孙慧琳护着从杂七杂八的人群中突出重围,

垂得低低地小脑袋,一抬头,正对上人群中某一双四处张望的眼睛。

那人盐着的一张脸立马就有了笑意,

鼻肌耸得高高地,三米开外便冲金容仙张开了双臂,

然后稳稳地捞住了像个炮弹一样往她怀里撞的脸颊肉女士。

 

五点钟方向一阵此起彼伏的快门。

孙慧琳下意识回头,侧边观众席的几台长枪大炮匿在黑暗处就像猎食者的眼睛,

她猛地咳嗽一声,立即侧了个身子挡在两人之前。

经纪人的职业习惯在此刻显得有点欲盖弥彰,

孙慧琳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实在是小题大做,

她也是被这俩人的腻歪劲给吓怕了。

早在迪拜的时候,她就曾一天二十四小时待机忍受文星伊的狂轰滥炸。

金容仙的行程表、拍摄花絮、照片、航班信息什么乱七八糟文星伊都要好奇一下。

偏偏这人又傲娇的要死。

不愿从自个儿女朋友嘴里打探的东西就死皮赖脸找孙慧琳要。

孙慧琳被她磨得没脾气,

知道这俩人恋爱谈得正是腻歪的时候,怕就怕见了面大庭广众给人来一出天雷勾地火。

所以她提前半个小时就在保姆车上反反复复交代金容仙注意分寸。


彼时的金容仙正跟文星伊在手机里聊得火热,她的话只听了个七七八八。

好在金队长的警惕心上线得还算及时,

想要勾住对方肩膀的手,硬是在空中急急地转了个弯,

然后一把攥住了文星伊的衬衫领结。

“怎么”

文星伊注意到她这番“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的小动作,

有点好笑地松开她。

金容仙故意哭丧着一张脸从她肩膀上抬起头,

“想你。”

她朝她比口型。

文星伊很自觉地便将目光落到了她鼻尖以下的部位,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嘴。

她还想说点什么,两个妹妹在这时围了过来。

文星伊搂着她的肩膀捏了又捏,然后恋恋不舍地收回手。

众目睽睽,期待了几天的重逢戏码,就这么潦草收尾了。

 

 

主持人说完串词把她们请上舞台,

四个人衣冠楚楚地上去,三首歌唱下来,领结也没了,扣子也开了。

下了台,刚拐出大众视野,文星伊不安分的爪子立马粘上某人的后肩。

“你刚才扯我领结干嘛。”

“你不也扯我的了嘛。”

金容仙被她勾着往前走,低着头,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


身边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工作人员,对于眼前这两位勾肩搭背走着走着脸几乎都贴到一块的女爱豆,压根没太上心。

苦是苦了自己人。

丁辉人的脸几乎皱成了一块抹布。

“咱们走慢一点吧…”

她拽住安惠真,故意拖慢她的步伐。

“嗯?”

“给那两位一点私人空间。”


说起来丁辉人小天使这么体贴的原因有二,

一是她今天充分领略了文星伊思念成疾的苦逼模样。

早些时候两个人在化妆室门前碰上了,文星伊佝偻着身子从出租车里钻出来,正巧撞见丁辉人化完妆往外走,

眼神一撞上,丁辉人简直被她吓一跳。

听说金容仙出通告的日子文星伊过得是真丧。

先是饱受思念之苦,好容易通了个视频电话,结果第二天就在床上烧成了个二百五。

可再瞥一眼二百五此刻的模样,哪里还有点病号的样子,搭着金容仙蹦蹦跳跳的,路都惦着走。

 

“果然啊,谈恋爱包治百病。”

丁辉人边走边感慨:好想谈恋爱。

此话一出,遭到了安惠真的强烈谴责。

“你跟人家能一样吗?人家是打着姐妹的幌子正大光明的谈恋爱,你上哪去找这样的姐妹?”

“我身边不就有一位吗?”

小柴犬笑得纯情。

“你要跟我谈恋爱?”

安惠真顺着杆往上爬,一嘴的石榴红不由分说就要往丁辉人脸盘子上凑,吓得她飞跳三米远。

不远处的保姆车车门“轰”地一声被带上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丁辉人小天使如此体贴的第二个原因。

自从知道了这两个姐姐谈恋爱后,丁辉人几乎日日在观察,

只可惜那俩都太谨慎,人前的亲密一点没有,人后的她又逮不着,

如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丁辉人一把抵住安惠真凑上来的嘴,

“你猜她们现在在车里干嘛?”

八年好友安惠真立马就懂了她的暗示,眉毛一挑,

“打赌吗?”

“嗯?”

“我赌容欧尼现在被压得起不来身了。”

“那我赌飘里欧尼现在被压得喘不上气了。”

“赌什么?”

“一张烤肠券?”

“成交!”

 

丁辉人的胜负心表现为说做就做。

她一路小跑到保姆车旁,“哗”得一下拉开车门。

门一开,车内的两个人坐得像尊佛一样,一前一后,安静如鸡。

金容仙好歹还从后座抬了个头,

文星伊低头玩手机,眼皮都没抬一下。

丁辉人跨进车门的腿立马往回缩,转过身,直撞上从后边赶上来的安惠真。

“什么情况?”

小奶狗哭丧着脸,“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话音未落,脑袋瓜就被人从后头敲了一把。

丁辉人回头,对上了文星伊一脸假笑,

“上车。”

她一早就识破了丁辉人的心思,话说得冷冰冰的,跟先前热火朝天的样子比简直判若两人。

金容仙在心里诽谤,文星伊真的贼。

 

 

迷你四专的回归时间定在了十一月初。

一切准备工作从回归前的一个月开始便算步入了正轨。

为了让孩子们更好的准备,金代表特意推掉了一些合作邀约,这其中就包括让金容仙费心费力大半年的恋爱综艺。

不续约的消息一放出去,节目组立刻来了人与公司协谈。

这一次倒是金道勋态度坚决,表面说是为了公司艺人的身体状况,实际上真实的原因只有公司内部人清楚。

公司起初让队长参演这种国民综艺就是图个知名度,

受众积累到一定程度,目的就算达到了。

再往下,就是如何把这批新受众的焦点从荧幕cp拉到组合音乐上来。

前两步棋到目前为止都下得不错,

唯一没料想的是,披露竟然出在了粉丝这里。

队内粉和我结粉势不两立,男嘉宾粉和团粉水火不容。

粉丝内部一旦有了这种矛盾分歧,这档节目就成了鸡肋,必须得弃。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没多久的新人PD怎么会懂RBW的商人思维,

公司一把手都放话说不续了,下车自然也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于是节目组又连夜开会大修脚本,

敲好两位嘉宾的行程后,很仓促的安排了后一次录影。

金容仙和南允道面对面站在图书馆前的斜坡上,导演的最后一声“卡”落地,在场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开始鼓掌。

这掌声听上去实在是有些惋惜的味道。

金容仙立在人群中,看见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各自的器械了,不自觉就有些鼻酸。

这是她第一次出演固定嘉宾,所有的经验都是组里的人一点点教会她的,辛苦的时候虽然很多,但收获却更甚。

金容仙慢热,半年的相处不长不短,却刚刚好迈过尴尬期,

尤其是中东之旅结束后,大家的相处氛围变得更加舒适,

最终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一切戛然而止了。

金容仙止不住自责,明明那些人付出了这么多。

 

分别时,几个摄像导演亲自把金容仙送上保姆车,

大家说说笑笑,约定好年末舞台后的聚餐。

孙慧琳把车慢慢往前开,金容仙探出脑袋和大家挥手,释然之余又有些唏嘘。

“怎么样,结束了,心情如何?”孙慧琳替她升起车窗。

金容仙不说话。

 “我还以为你该高兴才是。”

她笑笑,“心情好奇怪,没结束的时候总想着合约什么时候到期,真正结束了又有点惋惜…”

“有人肯定比你开心。” 孙慧琳转头。

“嗯?”

金容仙以为她说得是代表,没想到她却拎起了文星伊的话端,

“你是不知道,每次你出去录影我的手机都是个什么状态。”

“什么状态?”

“感觉像是被她绑架了一样,你干什么她都操心…”

金容仙突然就有了一种发现新大陆的喜悦,

“可是她都很少给我发消息…”

“因为她光在那骚扰我了呀!”孙慧琳咬牙切齿,“等这次回归结束你们必须得请我吃饭啊,你看看我为了你俩的地下情白操了多少心!”

说多了都是泪。

“好,”乞丐容难得没推脱,“年底分了红请你吃大餐。”

“诶?这么大方?”

“当然了,刷星伊的卡才这样。”



阿嚏——

十几公里之外的文星伊一声喷嚏,吓坏了身后的造型师。

“你感冒还没好呀?”

换季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中招感染一大片。

文星伊就是这其中交叉感染的患者,连带着金容仙也陪她喝了几天的感冒冲剂。

“别提了,你穿着这破衬衫去外头站个半小时看看能不能好。”

她指了指身后挂着的演出服。

“那是你抵抗力不行,得多运动。”

“哪有时间运动啊,天天忙得跟狗一样…”

“夜间啊,睡前出一身汗,第二天一早保管你好一大半。”

文星伊的思想一下子就被这姐姐按进了污水沟子里三百六十度浸泡洗涤。

“夜间有啥好运动的…”

“在床上做做伏地挺身、仰卧起坐什么的。”

“我,我不行,我一个人没那个毅力…”

“那就找容仙陪你一起啊,少做些时间都没关系,但是得做啊,不坚持做的话,猛地一来身体会吃不消的。”

文星伊听得目瞪口呆。

偏偏这姐姐又说得一本正经,丝毫没有开了黄腔的自觉。

一旁的安惠真憋笑憋出了猪的声音。

这声音一出来,丁辉人彻底释放了仰天长啸、就地打滚的天性,趴在沙发上几乎笑得厥过去。



TBC.

 @🗿Stone 神坛梗王生日快乐呀!嘻嘻!

评论(23)
热度(436)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