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新奇newness》暂停连载

《Wildest Dreams》暂锁

《走向你》部分章节及北九州番外暂锁

18 23

走向你(四十)

*晨间运动预警 è¯·å‹¿ä¸Šå‡çœŸäºº


40


关于南允道是不是在追自己这个事情,金容仙也是最近才有所察觉。

她本身就不是对感情特别敏感的人。

原先两个人被绑在同一档恋爱综艺里,对方录制中的关照也好,私底下的体贴也罢,好像都可以用综艺效果来解释。

但若是下车之后还不断向她发出私下见面的请求,就确实显得有些奇怪了。

金容仙推托过几次,对方送来的应援礼物也全当节目组的福利分发了出去。

谁知道,那男人好容易消停了几天,这会儿又拿年末舞台来说事。

文星伊对此一直表示得很淡定,先前在待机室正面撞上来串门的南允道也是这样。

金容仙那头还在捉摸这家伙怎么能对一个在自己女友...

走向你(三十九)

39


有了上次的突然造访,文母三天两头便要跑一次首尔,给文星伊又是炖参鸡,又是做酱汤。

害得文星伊彻底死了外宿这条心,乖乖跑金容仙家里把一些日常用品又搬了回去。

金容仙对此倒也乐意,托文星伊的福,回归前好歹还能饱一饱口福。

况且眼见回归期越来越近,有母亲在身边照顾对文星伊总归是件好事。

金容仙自认能管到她一些事,可在吃饭这个问题上,这世上除了文星伊的母亲,恐怕还真没人有这么大魄力,能劝着文星伊多吃一碗饭的。


而后除了跑行程,金容仙还陪她去医院做了两次复查。

医生给出的诊断是肩颈软组织损伤。

说是没什么大问题,公司也就没太把这伤当一回事。

一切回归安排照旧,...

審視自己寫作的二十題

感谢来自@七安 å§å§çš„点名

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A:一只灯泡💡
希望能成为一个有灵感的人

2.大概是什麽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麽?
A:最早是高中,和初恋分手之后
再一次动笔是去年年末,和前任分手

3.覺得自己文風是什麽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麽看法?
A: 什么是文风?
其他人的看法…其实我也很好奇

4.早期文風和現在落差大嗎?請具體說說
A: 早期比较玛丽苏比较傻屌,现在有点像社会人写出来的东西了…吧

5.喜歡的風格(無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麽樣子?
A: 喜欢有内涵有逻辑的文字和情节(不是那种内涵: )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麽?...

2 47

走向你(三十八)

38


这场通告途中的交通事故两小时之内便在网络上传开了。

而后的商演理所应当被取消,没等来官方的通稿,一些颇为急进的言论一时间让粉丝们慌了手脚。

身为队长金容仙理应出来给粉丝们一些交待,所以送文星伊回住处之后,她又乘车去了公司。

事故来的突然,公司几乎乱成了一锅粥。

金容仙隔着一面墙都能听见隔壁办公间此起彼伏的电话声。

几个理事和室长在会议室围坐一圈,等金容仙和孙慧琳一到,便就文星伊的伤势和后续行程安排开始商讨。

在此之前公司曾替队长整理了一份要发在官咖的说辞,当时文星伊还在旁边,金容仙没心思细细看便发了出去。

现下得了空,她从头到尾通读一番,却是在心里升起一股...

走向你(三十六)

36


大学祝祭不同于普通商演。

即便是在寒潮初来乍到的当下,也能从一阵阵应援中感受到让人心潮澎湃的热情。

车子沿着校园主干道向内行驶,停在一栋矮楼前。

金容仙从保姆车里探了个脑袋出去看,不远处人头攒动。

“还有几组艺人轮到咱们?”

她下了车,接过code姐姐递来的演出服。

“还有两组,星伊她们已经去候场了。”

金容仙支楞着脑袋点头,

一连几天轮轴转实在是让她有些蒙。

化妆师给她上了个火箭妆,屁股才离开椅子,立马就有人推着她出了待机区。

边推嘴里边催促她赶紧,说主持人已经上台讲串词了,金容仙慌慌张张往外走。


待机区到公演舞台要经过一段保安隔...

我宣布一只灯泡从今天起转行做美工👊🏻

日月映画社:

看一看,瞧一瞧

9 344

走向你(三十五)

35


“首尔的风都变冷了,你那里多少度?”

文星伊将这句话发过去的时候,夜里的风刮得树叶簌簌作响。

她躺在富川老家的沙发上,耳边偶尔能传来两个妹妹此起彼伏的拌嘴。

等了许久都没有收到回复。

文星伊看一眼挂钟,恍然想起世界上还有时差这么个东西。

“首尔和迪拜的时差是多少来着?”

她撑坐起身,戳了戳妹妹的肩膀。

“五小时?”

“快还是慢?”

“快吧…”

她往沙发里一赖,掰着手指开始计算。


今天是金容仙出通告的第一天。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第二天,她是昨天夜里走的,慧琳欧尼开了保姆车来接。

临走的时候,文星伊穿着拖鞋下楼送她。

她看见车子拐出小区门口,心...

走向你(三十四)

34

* è¯·å‹¿ä¸Šå‡çœŸäºº è¯·å‹¿è¿‡åº¦å¸¦å…¥


接到金容仙的电话是夜里八点多的事儿,那时候文星伊正踩着路灯往家里赶。

一听对方让她过去,心跳都漏了半拍。

怕什么来什么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等她磨磨唧唧跑金容仙家门口按了密码进门,房间里的人正盘腿坐在地毯上看电视。

她的脚边摊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一双手忙不停,正机械地往里头塞衣服。

“你要出门?”

文星伊犹豫半天才问出这么一句。

金容仙头也不回,视线依旧固定在屏幕上,一点儿要搭理对方的意思都没有。

“通告?”她走到她身边坐下,“还是旅行?”

“通告。”

“去哪里啊…”这么大阵势。

“迪拜。”

“迪拜?...

 
1 / 5

© ä¸€åªç¯æ³¡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