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二)

22

人与人之间的交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有了一个交点之后,就会像曲线一样没完没了的交在一起。
比如现在,第三次在电视台遇到南允道的时候,金容仙再一次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与上两次在后台仓促的擦肩而过不同。这一次,两个人直接在同一个综艺节目里碰上了。
只是金容仙从来不会在意与她一同录节目的都有哪些人。直到坐在嘉宾席上,丁辉人戳了戳她的肩膀让她回头的时候,她才看见了同为嘉宾的南允道。
三个人相互问好,天使赖在这期间偶然交换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她们大概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另一个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眯起眉眼各怀心思的笑了起来。
关于这两人即将出演我结的事情,台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只是出于对未公开信息的保密,放送节目里并不会有太多关于另一档节目的渲染。
可节目里不提,不代表其他知情人不会调侃。
金容仙敬业归敬业,面对其他人的调侃,脸上的尴尬一点儿也藏不住。
对方或许看出来了她的生分,在话题又一次转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巧妙的闭了口。
懂分寸,会看眼色。
外表看上去不像是个轻浮的人,起码不会和演艺圈某些男人一样,落在女明星的身上的视线都藏满了龌蹉。
丁辉人对南允道的第一印象其实不错。
只是她一路见证了金容仙和文星伊从友情升华到爱情的这两三年光阴。
突然塞给她一个假想姐夫,还是让她颇有些吃味。
以至于录制结束,看见两个人站在演播室门口聊天的时候,丁辉人的脑子里不自觉就浮现出文星伊那张在余晖下倔强又若无其事的脸。
随手给她发了条消息过去。
-在电视台遇到南了,他们正在聊天ˊ_>ˋ
过了一会,才收到文星伊的回复。
-强颜欢笑.jpg
-别难过,他们只是商业cp
-我和她也是商业cp :(
丁课代表光是看见这个颜表情就能想象出文星伊瘪嘴不乐的样子,心里笑得要死了,面子上仍是一本正经地纠正她对这段关系错误的定义。
-不,你们是打着cp的幌子企图搞地下恋情的姐妹 : )
远在城市另一端的文星伊,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突然笑出了声,惹得坐在驾驶座的教练员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教练瞪我了……
-你在干嘛?健身吗?
丁辉人问她。
文星伊趁着倒车的间隙赶忙敲了两个字给她回过去。
-练车
-老司姬什么时候带带我
-带不动哦
-没得聊了,我现在就把容欧尼所有的社交方式传给“姐夫” : )
文星伊立刻认怂。
-我错了,副驾驶永远为你敞开 orz
-看心情吧 : )

四月初,持续了一个半月的打歌舞台画下了句号。
虽然疲惫,但因着爆发性的热度与好评,身体的劳顿在这种喜悦面前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
和以往每一次回归一样,公司在打歌舞台结束后,给了她们半个月的假期。
安慧真趁着假期回了趟老家,丁辉人则是在家睡了个昏天黑地。
相比之下,金容仙就没有那么清闲了。
我结节目组考虑到两个人后续的通告安排,誓是要在她难得有假期的这个月,把接下来两个月的放送进度都拍完。
文星伊早有预见。
所以她提前预约了驾校,打算在金容仙忙着拍摄的这段时间把驾照给考下来。
金容仙原本还想陪她去练几天车的,可节目组那边又是开会又是补拍镜头,实在是腾不出完整的时间。
这么一来,金司机手把手教文同学开车的约会计划只好作罢。

我结首放之前,文星伊一个人去电视台录制了内场放送。
坐在后台待机的时候,金容仙还在一个劲地给她发消息让她注意表情管理。
文星伊原本没什么情绪的,被金容仙这么一说,倒是无端整出了一堆担惊受怕…
生怕是一会儿看见了什么太over的镜头,气血上涌,在五六台机位面前露了马脚。
偷偷溜到一边给她打了个确认电话。
大概是还在赖床的缘故,金容仙的声音听上去哑哑的。
像是晨间的耳语,透过听筒显得异常的抓耳。
文星伊问她到底拍了些什么,她哼哼唧唧地说了一堆唬人的话。说到后来,实在编不下去,才幽幽地甩了一句,
“第一集放送而已,哪里就会有什么过度的肢体接触…”
“……”
文星伊这才反应过来金容仙皮这么一下的小心思。
心里都快无语死了,嘴角却又不可遏制地向上扬。
电话说到后来,又变成了日常的打情骂俏。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到舍不得挂。
余光瞥见PD举起的提示板。文星伊这才不情不愿的和对方道了再见,转而投入到拍摄中。

内场放送不需要什么临场发挥,除了接好主持人偶尔抛来的梗,更多的时间,文星伊都在重复三个动作:笑,拍手,拍手大笑。
当然,这种笑容只局限于有金容仙的镜头,尽管这种镜头真的很少。
相同的录制时间,女方最终的放送份量只有男方的一半,文星伊看在眼里,实在是有些为她抱不平。
可演艺圈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谁有流量谁就有份量。
更何况是在一档素来就是以推男嘉宾为主,通过打造完美丈夫形象来吸引女性观众的假想恋爱节目。
文星伊想得有些走神。
其他人言笑晏晏的功夫,她却只是将目光落定在荧幕里金容仙笑容过后有些局促的表情上。
她恍然想起某天深夜下班,金容仙缩在座椅里边打瞌睡边看剧本的样子。
当时的自己还事不关己地调侃了她一阵。
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心疼。

节目的录制时间比想象中要长。
文星伊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保姆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慧琳欧尼坐在车里抽烟,远远看见文星伊过来,便随手丢了手里的烟蒂。
“去吃饭吗?”她边系安全带边问。
文星伊看一眼手机。
金容仙挂了电话之后就没有再给她回消息了,现在这个点,估计又睡了个回笼觉。
“我打包点什么回去吃吧。”
“回哪?公司还是家里?”
“回家吧。”
“你家还是容仙家?”
“诶?”文星伊心里正筹划着等会儿打包些什么带回去,猛然间听到金容仙的名字,颇有些心虚的看了她一眼,
“我家和她家不是一个小区吗,为什么这么问…”
眼前人斟酌了一会。
“你们俩…是不是住在一起?”
“没有啊。”文星伊目视前方。
她说得都是实话,但心里仍止不住地发虚。
“那为什么我几次接送你们,你们都是同进同出?”
“有时候…作词作到很晚的话就会在她家睡啊,”
她瞥见对方转头看了她一眼,便又此地无银地补了一句,
“真的没有住一起啊欧尼,每天都在一块工作的人,要是私人时间还泡在一起的话,真是要疯了…”
“是吗?”她的手指有规律的轻敲着方向盘,“有些事和我说说也可以,如果你愿意开口的话。”
说这话时,两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窗外。
文星伊没有接话,这个稍稍有些敏感的话题便在此打住。

车子直接开到了金容仙家楼下。
文星伊下车之后显得有些局促,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几步,步伐便渐渐慢了下来。
慧琳看她一副心猿意马的样子便猜了个大概,懒得说破,调转车头驶出了小区。
直到车子彻底消失在视线里,文星伊才敢转身。心里七上八下的,惶恐中又隐隐藏了一丝希冀。
走到金容仙的家门口,心不在焉的按了密码。
现在是正午时分,不出意外的话金容仙应该还在睡觉。
文星伊在屋内溜达了一圈,从客厅到卧室,所有的窗帘都被她拉得透亮透亮的,金容仙依然没有醒。
她在床边站了一会,索性脱掉外套,一头钻进了被窝里。
缩在被窝里的身体这才有了一点起伏,并且在文星伊掀开被子爬上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
“金容仙。”
文星伊从背后搂了她一把,故意贴着她的后脑勺压低了嗓音唤她。
眼前人惊得哆嗦了一下,感觉到冰凉的手钻进衣角,直接握在了她半边肋骨上。
“人都爬上你的床了…你还不打算醒过来吗?”
“!”
金容仙这回是彻底清醒了,猛地从对方的拥抱里弹了出去,转身,对上了文星伊那双描着精致眼妆的眼睛,才徐徐地松了口气。
“你要吓死我吗!?”
她用力捶了一下文星伊的手臂,心里压着一阵气势汹汹的起床气。
“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过来了??妈的我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我给你发了kakao啊,”文星伊撑起脑袋看她,“你睡得太死了,被人抬走了都不知道。”
金容仙懒得理她,大脑是吓清醒了,身体却怏怏地跟散了架似的没有力气。
文星伊一看她眯起眼睛又要睡过去的样子,赶忙在她侧腰捏了一把。
“你不会又要睡吧…你真的很能睡啊,我录节目之前你就在睡,录完节目了你居然还在睡…”
“中途不是醒了跟你聊了会儿天嘛,”金容仙把脸埋进枕头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你看了放送了?”
“嗯。”
“怎么样?”
“你的份量好少…”
“嗯…然后呢?”
“男嘉宾好傻。”
金容仙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背对着她,“你好敷衍…”
“我哪儿敷衍了,”文星伊追过去搂她,“我是心疼你,录得那么辛苦,结果放送份量还没别人一半多…”
“刚开始都是这样嘛,所以才得更努力地工作啊。”
文星伊听到她这么说,心里抽着疼。拇指贴在她肋骨下方的细嫩肌肤上细细摩挲了一阵。
“主持人还问了我,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的”金容仙松松的扣住她的手腕。
“我说,我们是动动眉毛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关系。”
“好肉麻…”
“难道不是吗?”
金容仙偏头看她一眼,余光瞥到文星伊凑了过来,便飞快地背过脸去。
“那我动一下眉毛,你说我在想什么。”
“想我,”
“呵”金容仙从鼻腔发出一阵嗤笑,“你的脸皮什么时候厚到这种程度了?”
“我还没说完呢,”
贴在下肋的手指向上攀一寸,触到一处带着弧度的柔软,指腹划了半圈。
金容仙下意识缩了一下肩膀。
“你大概在想…我是个臭流氓,嘻嘻。”
“嘶——”
微凉的掌心盖上去,金容仙立刻攥紧了她的手腕。
感觉到对方将脸埋在她的发间。
深吸一口气的功夫,酥麻感便由后脑勺扩散开去,一路从背脊传到脚趾。
“拿开…”
文星伊不理她。
“手,拿开…”
“嗯,”她轻哼一声算是答应,手掌却像粘在上面似的,一动不动地包裹着。
金容仙能明显感觉到被触碰的某一处发生的微妙变化。
苏醒不久的身体敏感的一塌糊涂,一收一放间,种子便迫不及待地冒了头。
“你好像有反应了…”
“哎西——”金容仙瞬间被她羞得炸了毛,后肩顶了一下她的下巴,“我要起床了…”
“这会儿你就不赖床了?”文星伊笑得一脸纯情,“那我以后都用这招叫你起床好不好?”
“不好!”
她攥住文星伊的手背向外扯,两个人暗暗较劲。
扯不过她,只好放弃抵抗,任由那只不安分的手在胸前握了一阵。
“摸够了没…”
“没有。”
“没有摸你自己的啊…”
“我的没你的大啊…”
文星伊就喜欢金容仙这幅说不过她无语的要死的样子,手指得意忘形的顺着她的轮廓摩挲,被金容仙用力拍了一巴掌。
“别摸了,难受。”
“你真的挺敏感的…”
“你刚睡醒被我这么摸一下你不敏感吗?!”
金容仙又羞又气,掰开那只作乱的手一把甩出了被窝,“流氓。”
被甩开的人又从被子外面搂住她,手脚并用地把她缠住,“跟你说个事儿,”
“说。”
“慧琳欧尼好像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金容仙猛地抬头。
“她刚刚送我回来,问我是不是和你住一起。”
金容仙白眼一翻,一脚蹬掉搭在她腿上的膝盖,“都让你少往我家跑了,你就什么都不当一回事儿。”
“但我回归之后就很少过来了啊…”文星伊松开她。
“然后呢?”
“然后我就说没有啊,但是她最后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你一口气把话说完行不行…”急性子上来了。
“她说,如果我愿意开口的话,有些事可以和她说说。这话是不是很奇怪?感觉她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金容仙挣扎着坐起身,扯好自己的睡衣下摆,“她摆明了就是在套你的话啊…”
“但是我总觉得如果她真的知道了的话,或许会帮我们保密。”
“保什么密?”金容仙居高临下地瞧她,“你这又是想的哪一出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她知道我们在一起的话——”
“可是我没有跟你在一起啊。”
“……”
眼前人的表情瞬间真挚起来。
金容仙看得想笑,佯装正色的撩了撩头发,“我没有说过要跟你在一起啊文星伊。”
她说完就想要下床,被文星伊伸长手臂拦了一把。
半个身子陷回被单之后,金容仙终于没绷住笑了出来。
“你真的是…”
文星伊一看她埋在被窝里笑得花枝乱颤样子才知道被耍了。
长腿一跨,按住她的胳膊,整个人直接骑了上去。

……



TBC.

评论(34)
热度(51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