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现实向」

01

文星伊刚来到WA,多少是带着点傲气的。
像她这种在其他公司落选,又被人挖来小公司的练习生,
被当作见过世面的人,在拉帮结派的练习生圈子里,很快的有了名气。

相比之下,以金容仙认生又慢热的性格,本不会和文星伊有什么交集的。
她对文星伊的印象,很长时间都停留在,借了她的高跟鞋不还的这件事。
甚至没有一点感激之情,指着她“那个人那个人”地说着话。
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到后来听说她居然比自己小的时候,更加坚定了不会和这个人来往的想法。

而文星伊真正记住金容仙,是在公司的月末考核上。
清脆又不拖沓的高音,即使隔着练习室的门,也一下抓住了她耳朵。
后来的她,常常能回想起第一次见金容仙唱歌的样子。
在简陋逼仄的练习室里,在攒动的人群中,
巨大的镜子反射出她微闭的眼,轻轻皱起的眉头,清秀的素颜虽算不上美的惊天动地,可就是让人看着有想要亲近的欲望。

文星伊也确实这么做了。
带着一点点私心,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
从刚开始呆在练习室角落,静静看她一个人对着镜子练舞。
到后来打着食性相近的旗号和她约饭。
一来二去间,终于换得了个朋友的身份。

对于文星伊的靠近,金容仙起初是有些排斥的。
这么个印象分为负的人,怎么就堂而皇之的闯进自己生活了呢?
金容仙记不清了。
大概是答应和她一起去屋塔房合租时开始的吧…
即使这样,当时的文星伊在金容仙心里,还是个出于善意不忍拒绝的“不太熟”的朋友。
尽管这位朋友没事总是黏着她,还喜欢说一些油腻的话,
但久而久之,和其他同住的朋友混熟了之后,
金容仙便开始有些感激文星伊了。
顺其自然的把她带进自己的圈子,漫长又疲惫的练习生时期,也因为这些朋友的存在,变得有趣起来。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很难熬的。

对于金容仙这个年龄的练习生来说,每熬过一个月的考核,不是意味着离出道更近,而是和家人无声的对峙中更卑微。
所以那年的圣诞节之后,金容仙病倒了。

文星伊睡到半夜突然醒了,转身摸到金容仙捂在被子里的手心。
烫的出奇。
再一探她汗涔涔的后颈,才惊觉这欧尼已经烧出奇迹。
赶忙叫醒了安慧真,又背着脱力的金容仙去了附近的小诊所。
金容仙对这段往事大致是没什么印象了。
但每次听文星伊说起的时候,心里又突突的跳着。
她的脑海里仿佛能勾勒出画面,

在屋塔房狭小的空间里,在她烧的很模糊的时候,身旁有个人忙前忙后的照顾,睡醒了第一件事是探探她的额头和后颈。
活了快22年的金容仙,算是第一次从朋友那里 得到了这么体贴的照料。

有些依赖,仿佛也是从那时候形成的。
即使出道后搬离了集体宿舍,文星伊也始终是金容仙脆弱的时候第一个要找到的人。
就好像有一年她在家里搬重物砸到脚趾,疼懵了,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文星伊。
后来她想了想,明明应该先打给有车的经纪人才对,为什么就打给文星伊了呢?
26岁的金容仙更愿意把原因归咎为,五年的陪伴而产生的依赖。
哪怕她很瘦,也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
能叫到身边,什么都不说,就只是看着、陪着,也是好的。

而说回到四年前的那个深冬,
在坚持与放弃中挣扎的金容仙,大概还意识不到,
一场病中的照料,能让文星伊在她的心里连跳几级。

如果说,出道是遥遥无期的梦,
那文星伊,大概就是她梦醒前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这根稻草呢,却一点儿也没有已经被人系在心上的自觉。
因为她恋爱了。

文星伊恋爱了?跟谁?什么时候?
金容仙通通不知道。
等她知道的时候,文星伊已经分手了。
因为这事金容仙郁闷了好几天。
凭什么呀,我把你当好姐妹啥都告诉你,结果你连恋爱都不告诉我,搞的我像不被重视的人一样…
好几次责问的话都在嘴边了,看到文星伊恹恹的疲惫样子,她又不忍心问了。

事实上文星伊分手已经一个多月了。
因为近在眼前的出道企划,对方和自己选择的冲突,让她不得不放弃这一段被称之为初恋的感情。
但更让她苦恼的,却是自己主唱转rap的尴尬抉择。
有时候做决定不是最难的,难的是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
不成功便成仁。
况且承担这个决定结果的,不只是自己,
还有在三年练习生涯里早已与她绑定的团体。
而那一年,也几乎成为文星伊后来最不愿回忆起的一年。

还好有金容仙。

人在疲惫无望的时候会找一个寄托,来支撑自己摇摇欲坠的信念。
对于失恋又“失业”的文星伊而言,
那个离自己最近,又有几分才华和姿色的金容仙,顺其自然地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柱。
在她适应自己新定位的那段时间里,金容仙简直把姐妹的人道主义关怀发挥到了极致。
早起给文星伊做早餐,虽然她的厨艺并不好。
熬夜陪她练习发音,尽管她总是不小心睡着。
借同事的车带她去汉江边兜风,哪怕她只是个新新新手。
……
这些日常琐碎,常常被文星伊挂在嘴边炫耀。
表面上诉诸着金容仙笨拙的体贴方式,心里眼里又满满地被眼前人的可爱填充。
而后,即使是出道多年,在采访中被人问起练习生时期的经历,那些画面,也总是能第一时间占据文星伊的脑海。
在她失去自信与动力的艰难时期,
背着光向她走来的金容仙,果敢又充满能量,
成为了她漫长练习生涯中,得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对于文星伊而言,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毫无征兆的后知后觉,却从不是某个瞬间的突发奇想。
那时候对金容仙的喜欢,更像是不带任何占有欲的向往。
只是纯粹的把心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在彼此最无助的时光里,相互依靠、抱团取暖,
熬过了首尔四数寒冬,终于迎来初春暖阳。



TBC.

评论(16)
热度(630)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