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三十四)

34

*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过度带入


接到金容仙的电话是夜里八点多的事儿,那时候文星伊正踩着路灯往家里赶。

一听对方让她过去,心跳都漏了半拍。

怕什么来什么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等她磨磨唧唧跑金容仙家门口按了密码进门,房间里的人正盘腿坐在地毯上看电视。

她的脚边摊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一双手忙不停,正机械地往里头塞衣服。

“你要出门?”

文星伊犹豫半天才问出这么一句。

金容仙头也不回,视线依旧固定在屏幕上,一点儿要搭理对方的意思都没有。

“通告?”她走到她身边坐下,“还是旅行?”

“通告。”

“去哪里啊…”这么大阵势。

“迪拜。”

“迪拜??”文星伊一度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这么远?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金容仙瞥她一眼,面无表情地从她屁股底下扯过一件衣服,“起一起,压着了。”

“……”

文星伊这会儿算是懂了。

自个儿使过的小性子现下再被对方原模原样地砸回来。

“去多久啊…”她抬高了半边屁股。

“不久,一周吧。”

一周还不久??

文星伊的小脸一下子垮下去。

她这才后知后觉生出些危机感,心道和金容仙认识快五年了,一次双人旅行都没有过。

那男人倒好,借着综艺的东风,好事都给他占尽了。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文星伊心里不快又不敢声张,撅着嘴,故作镇定地抱怨一句。

“早点告诉你又怎样,”金容仙停了手里的活,“早点告诉你,你就不跟我闹脾气了?”

“我哪有跟你闹脾气…”

“呵。”金容仙从鼻腔挤出一声笑来,手肘支上身后的沙发,被文星伊慢慢蹭过去握住。

“我舍不得。”她凑上前,脸上挂着笑,心里咕噜噜泛着酸水。

“你要是真舍不得,就不至于等着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了。”

文星伊摸不清她这话里的意思,支楞着脑袋没有说话。

金容仙钳开她的手,身子往右躲,从沙发角落捞了一叠衣物塞给她,“你的,拿走。”

文星伊低头接过来。

那张本该面目全非的请帖,此刻被折得四四方方,搁在她黑色连帽外套上。

皱是皱了点,可该看清得信息一点儿都不带糊。

新郎新娘的照片、他们各自的姓名,以及,落款日期。

文星伊的表情一下子僵了,连带着她的大脑,还有语言组织能力。

她开始支支吾吾地解释,金容仙偏开头不愿意听。


她不是要等文星伊一个解释。

金容仙不是傻瓜,有些事不需要明说,自个儿理一理就顺了。

早在康莱德和那女人偶遇的那晚,她就已经觉出其中的微妙来。

而这张从文星伊口袋里掉出来的请帖,顶多是证实了她的猜想而已。

该吃的醋早就吃完了消化了。

现下纠结的,不过是文星伊这个处理态度。

遮遮掩掩,半推半就。

起码在与爱人互相坦诚这件事情上,文星伊做得不够意思。 


那晚文星伊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了许多,金容仙不说话也不表态。

沉稳的像个局外人,害得文星伊无端后怕。

她摸不清对方的情绪。

两个人沉默的在客厅里呆了一会,金容仙便起身说要去洗澡。

文星伊仰起脑袋目送她进浴室。

门一关,委屈感铺天盖地涌上来。

金容仙很少这么晾着她。

两个人原先闹闹脾气,她也顶多是语气硬一些罢了,可是今天格外冷冰。

文星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对方却连一个眼神接触都不舍得给她。

真憋屈。

她将视线落在脚边的行李箱上。

那里头有金容仙即将要带去迪拜的衣服。

文星伊想象了一下,金容仙或许会穿着这衣服和那男人在异国的某个空间里独处。

他们可能会有一段愉快的谈话,会去到许多浪漫的景点,会有一个难忘的,仅仅与某一个人有关的经历… 

而这些,她和金容仙都没有。

浴室的水声从玻璃门缝隙传出来。

淋浴器开了一会儿,又被关掉。

听见夹脚拖鞋在瓷砖地板上来回踏动的声音,文星伊偏头去看。

透过磨砂玻璃可以隐约看见里头模糊的身影。

那影子似乎在门前伫立了好一会,直到锁扣处发出“哒”的一声脆响。

金容仙推开门站在那里。

她的上衣还没脱,衣服下摆大概是被水花溅湿了,贴着大腿。

文星伊眨眨眼,下意识撑了撑眼角。

见那人三两步从浴室走出来,走到身边,捞了她搁在膝盖上的一只左手。

“怎么…”

她茫然地被拽起来,人还没站稳,嘴角倒是先瘪了下去。

浴室和大门在同一个方向,而金容仙正拉着她往那儿走。

“干嘛啊…”文星伊一下子将她挣开了。

“你干嘛?”金容仙瞪大了眼睛看她。

她没料到对方会突然甩她的手,不自觉就提高了音量。

文星伊被她吼得一愣,咬着牙,攥住她的手臂将她往身前带。

力道很大,金容仙不设防。

她的胳膊不小心磕在文星伊的下巴上,磕得对方一个趔趄,仰起头闷哼一声。

金容仙心一惊,手足无措地去摸她的脸。

“不就是个请帖吗,”文星伊挡开她。

鼓起腮帮子深呼吸的样子倔强又无助,“你至于赶我走嘛?!”

“……”

“我不走…”嘟嘟囔囔的,眼圈都红了。

“什么呀…”金容仙看她委屈的莫名其妙,但是心里又揪着疼,“谁要赶你走了?”

“……”

“想让你去洗个澡都不行了?”

文星伊托着自己的下巴,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

她真实的为自己差点哭一鼻子的没出息举动感到丢脸。

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洗不洗啊!”

金容仙强势起来气场一米八,文星伊被她秒成渣渣。

“洗…”



淋浴喷头只有一个,一个人洗的话另一个人只能在一旁看。

倒也不是不能两个人一起。

只不过才闹过别扭,文星伊的脸皮还真没有厚到转身就可以和她搂搂抱抱一起洗澡的程度。

她看见金容仙进到淋浴间,自己便坐在干湿分离区外的马桶上等。

面前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金容仙背对她脱了上衣。

“你进来,把门带上。”

文星伊哦了一声,赤脚踩进去,然后反手带上门。

淋浴间因为容纳了两个人显得拥挤又狭小。

“衣服脱了呀。”

文星伊乖乖照做。

金容仙让了一边位置给她,自己靠在墙壁上,看她有点尴尬地钻进水里。

“星伊,”

她的声音很低,融进水声轻不可闻的那种。

“嗯?”

“手伸出来。”

文星伊递给她一只手。

金容仙托着她的手背,在她掌心挤了一些洗面奶。

“够么?”

“嗯。”

因为空间原因,两个人被迫挨得很近。

金容仙垂眸看她,顺手帮她把侧脸的杂毛掖到耳后。

“我有时候觉得你挺难懂的,尤其是每次在你身上有新发现的时候。”

文星伊想要张嘴,无奈因为脸上的洁面乳吐出几个泡泡。

“你闭嘴,听我说。”

“……”

“其实认识这么多年,还能有这种新发现也挺不容易的,你说是吧。”

文星伊乖乖洗脸,不敢点头。

“今晚这事儿本身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你主动告诉我,和我自己去猜,本质上有很大区别。我不是气那个人或者那张请帖,这都没什么好生气的,我只是气你,总是逃避,总爱拖。”

“是不是如果我今天没有发现,你就打算趁我去迪拜然后自己一声不吭的应了,这样的话还少了一桩麻烦——”

“不是啊,”文星伊匆忙打断她,“我会告诉你的,只是我还没想好怎么说…而且我不知道你要去迪拜,也没想到我们会闹矛盾。”

“看吧,还是这个问题。你昨晚要是不一个人走了,或者你早点告诉我这些,也就不会有这些事儿了,是不是?”

文星伊抿嘴,“嗯,我错了。”

“原谅你。”金容仙认真帮她把眼角和下颚的泡沫清理干净,“那这事儿就算翻篇了,我们来讨论你的第二项罪行。”

“我哪来这么多罪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金容仙瞪她一眼,“你洗好没,洗好就让让,我要洗脸。”

“哦…”

观察到她表情渐渐松动,文星伊心下释然,默默退到一旁挤沐浴乳。

“你自个儿先反省。”

“不用反省,我知道了。”

“说说。”金容仙转过身来面对她。

“我的第二项罪行,”潮湿的空气被对方吹送进耳朵里,“太爱你。”

金容仙缩了一下肩膀。

“去死行不行。”

“不行。”她把手上的泡沫从对方的脖颈抹开去,“死了这个世界就少了一个最爱你的人。”

“呵呵,我跟你说正事儿呢。”

“嗯,你说。”文星伊专心在她身上抹泡泡。

“下次要是再让我抓到你抽烟——”

金容仙顿了一下,捉住她刮过顶端的食指。

“嗯?”

“你试试看。”

“什么叫试试看…”文星伊抬起头,“难不成你会跟我分手吗?”

“非得到那个程度你才会长记性是吧?”

“不是…”

金容仙白眼一翻。

“分手倒不至于了,”她攀上文星伊的肩骨去圈她的后颈,“但是我有的是方法折磨你呀文星伊…”

她的眼神太过摄魂。

文星伊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她的一个猎物,光是被她直勾勾地盯着,身体就不由自主起了反应。

金容仙把重量交给她,将她向后抵。

文星伊低头去够她的嘴唇。

她的双手寻着水流滚过的痕迹在金容仙身上来回巡弋。

稍稍施力,两个人毫无缝隙地贴合在一起。

空气中氤氲的水汽,裹挟着暗涌的情潮,凝在四周隔出一层雾霭。

雾霭又凝成水滴,透过冰冷的玻璃去亲吻文星伊赤裸的脊背。



TBC.

评论(36)
热度(56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