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七)

27

文星伊轻飘飘的一句“有关”,正好将金容仙心里那点惴惴不安无限放大。
“我让你觉得辛苦了吗?”
她垂眼看着一直走在俩人之前的Jjing,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年下急忙解释,“其实我之前…听到你和慧琳欧尼的对话了,在车上。”
金容仙猛然抬头。
“欧尼问你,你是不是跟我玩玩儿的时候,你不是没有回答么…”
“所以你就觉得我默认了?”
“当然不是,你不会这样对我。”她偏头看了看金容仙眼色,“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你好像从来没有开口跟我说过你的想法…”
“既然好奇,为什么不早点来问我呢?”
“我想问来着…”
文星伊垂下头,连带着那一点点微小的自尊心一块垂进了尘埃里。
“但又很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连现阶段的所拥有的都会失去…”
被握住的小指微微蜷缩了一下,金容仙蹙起眉头。
“昨天和慧琳欧尼喝酒的时候,我告诉她了…关于我喜欢你的这件事情。但是姐姐并没有反对,她答应了我会帮我保密。”
感觉到身后人突然停住了步伐,文星伊转身,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因为习惯了一个人消化,很多话平时也没办法跟别人分享…所以刚知道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来着,就好像有种原本孤立无援,突然有一个家人愿意倾听你接纳你的感觉…”
她说这话时,脸上始终洋溢着轻松的笑容,却让一言不发看着她的金容仙,实实在在心疼了一把。
“我们昨晚聊了很多,因为太兴奋了,多喝了一些…但我真的没想到会让你这么担心,对不起…”
“星伊。”
“嗯?”文星伊察觉到她微妙的表情变化,近前一步牵住她的手。
“这原本应该是我们一起去解决的事情不是吗?”
“……”
“为什么要让你一个人走在前面呢…?”
她喃喃地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目光落在文星伊身后的一大片黑暗里。
“你知道吗?我并不怕其他人的目光的,我也不是没有勇气承担那些所谓的后果。比起这些外界的东西,我更在意你…”
两个人在昏暗的路灯下对视。
“我们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把这些讲清楚的,可是无论发生什么,你第二天总是可以若无其事的继续和我相处…每当这种时候,我都很迷茫。”
有些老化的街灯笼罩在对方身上一跳一跳的闪,就像文星伊时常带给她的感觉一样若即若离。
“我原先总觉得与你有关的很多情绪都是习惯。我总是会担心你,怕你受伤,怕你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难过。很累的时候就会想起你,甚至还会想着依赖你…慢慢的这种情绪越来越多了,我也很害怕…”
“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喜欢我,究竟是哪一种喜欢,喜欢了多久,又能喜欢多久,这些…对我而言好像都是未知数。”
“星伊,”金容仙断断续续地说,眼里有闪闪发光的润意,“我们不可能总是去猜对方的,我们也不可能一直这样…耗着彼此,对不对?”
她一眨眼,眼泪就顺着她好看的脸颊滑下来。
文星伊看得心痛,仰起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连带着说出口的话都打着抖。
“那就不要再猜了…”她说,“也不要再…这样耗着了…”
攥在掌心里的手指倏地扣紧,金容仙倔强地抿着嘴,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地往下掉。
“跟我在一起,不好吗?我可以成为你的习惯,你也可以放心依赖我,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我会变得更好的,你相信我,我…”
言尽于此,断断续续地抽泣让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金容仙自己哭成了泪人,却也舍不得喜欢的人流泪。
在看见眼前人哽咽到手足无措的时候,赶忙抬手拥抱了她。
溺水的人甫一攀住这根浮木,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
“别再推开我了…好吗…?”
她一字一字地说,每说一字,就将她拥得更紧。
金容仙点头,像是要将她嵌进身体那样,在首尔无边的黑暗里,用尽全力地汲取着对方身上的热量。


金容熙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狗吠。
听声音像是自家的狗,她四周张望了一下。
黑暗中牵着手并肩而行的身影向她靠近,她看不太清,便没太在意。
等她丢完垃圾回到楼道口,金容仙正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前等她。
“我说你怎么洗完澡就不见人了,原来跑去遛狗了…”
金容熙的目光一直锁在搁她脚边上蹿下跳的Jjing身上。
“大半夜的遛什么狗啊,还嫌它今晚不够闹腾么?”
“就是因为太兴奋了,才带它出来消耗一下。”
她的语调里酿着浓浓的鼻音,金容熙听出怪异,下意识看她一眼。
这一抬眸,却正好与一身黑色运动服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文星伊对上了视线。金容熙这才发现了眼前人的存在。
“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来找姐姐有事…”
文星伊冲她咧嘴,帽檐遮住了她微微泛红的双眼。
“这么晚了还特意跑过来,你真的好敬业哦…”
她这话并没有讽刺的意思,可落在两个做贼心虚的人耳中却实在是显得有几分微妙。
“还好吧…”文星伊摸摸鼻子。
“那你今晚住这里吗?和容仙一起?”金容熙问得漫不经心。
“不然呢?大晚上的你送她回去吗?”金容仙站在一旁搭腔。
“我不就随口一问嘛。”
她笑笑,抱起Jjing往楼道里走。

电梯上升的过程实在有些难熬。
文星伊一脸拘谨地站在角落里,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
金容仙在镜子里瞥到她尴尬的小表情,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她的屁股。
被调戏的人垂眼看她,并在手掌落下来的时候,一把捞住了她的手腕。
金容仙挣不开,两个人拉扯了好一会。
电梯停在19楼。
出电梯的时候,金容熙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微妙气场。
文星伊跟在最后,默默地扯了一下眼前人的衣角。
“嗯?”金容仙回头。
“叔叔阿姨睡了吗?”
她的目光锁在文星伊一张一合的口型上,读懂了之后,转而又去问正在掏钥匙开门的姐姐。
“爸妈睡了没?”
“我下楼的时候刚睡。”
“这样啊…”
文星伊收到她使来的眼色,徐徐松了口气。

说起来,这并不是文星伊第一次来到金容仙的家。
可相比于以往的走马观花,留宿倒是第一回。
进到卧室里,金容仙正翻箱倒柜地给她寻换洗的衣服。
“穿这个吧,之前跟你一块买的短袖。”感觉到有人进来,金容仙头也不回地丢了一件黑色棉t到床上,“裤子我再找找…”
“嗯。”文星伊随口应付,打量完了卧室,又开始盯住金容仙的背影。
“你的房间里都是你的味道。”
“什么味道?”
“海盐与鼠尾草?”
“我没有在房间里喷香水啊…”金容仙回头觑她一眼,“你喝酒喝到嗅觉失灵了吗?”
“不是吗?”文星伊走到床边坐下,“那就是你身上的味道。”
“叮!我身上喷得也不是这款。”
“那是哪一款?”
“为什么要告诉你。”
金容仙费劲地从衣柜中抽出一条棉麻睡裤,转身走到文星伊跟前递给她。
小年下没有接她递来的裤子,而是伸手直接搂住了她的细腰。
“我再闻闻就知道了。”
金容仙被她带近一步,单膝跪在身侧抵住床沿。
“闻出来了吗?”
手心在她毛茸茸的头顶摸了一把。
“嗯…”文星伊仰起头,“你的香水都喷在内衣上的吗?为什么这里这么香?”
“不要说些奇怪的话行不行,快点猜是哪一款…”
文星伊又凑到她胸前闻了闻,闻不真切,便直接捏住下摆把她的t恤撩了一半。
“喂——”金容仙小声抗议。
“黑莓?”抬眼的时候,鼻尖正触在对方的胸骨上,“是不是?”
金容仙垂眸看她,“还好没有失灵。”
文星伊咧开嘴角,轻轻地在她被内衣包裹出的缝隙间印了一个吻。
她很喜欢这种被恋人的气息所笼罩的感觉。
金容仙从来不爱用那种过分浓烈的女香,所有的气味从她身上漾出来都是淡淡的,即使这么贴合着闻也是。
树叶的清冽夹杂着一点点桑果的酸涩,冷淡却又暗涌着情潮。
文星伊的手绕到背后去解她的内衣搭扣。
金容仙反应慢半拍,感觉到内衣松了才迟迟地托住。
“欸…”她推了一把眼前恶作剧的人,“过分了啊…”
文星伊笑得狡黠,刚想把她揽进怀里,门口便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两人吓了一跳,金容仙下意识从文星伊身前弹开一米。
房门被人扣响。
文星伊一脸惊慌的向后倒,手肘支撑着上半身看金容仙边扯好衣服边去开门的样子。
米白色的棉麻布料在灯光下隐约可以看见里头纯黑的内衣。
两根带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
她看得走神,直到对上了姐姐的视线,才恍然回神,惺惺地捡了床上的衣服去洗澡。
“星伊看起来好疲劳啊…”
金容熙看她进了浴室,碰了碰妹妹的手肘,“她是不是病了?”
“昨晚喝多了。”
“这样啊…”她点头,“所以吃饭的时候那个电话是她打来的?”
“昂…”金容仙有点儿虚。
“你这个队长当得好严格哦…成员喝多了都要管。”
“你进来是干嘛的?”金容仙帮她找回话题。
“哦…找护照。”
“你的护照怎么会在我这?”
“我找找看嘛,说不定被妈收到你房间来了呢…”
金容仙趁着她翻箱倒柜的功夫坐在床边扣好了内衣。
金容熙在一堆曲谱中翻到了自己的证件。
“果然在你这…”
“姐。”
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被身后人叫住了。
“干嘛?”她应声回头。
“问你一个问题。”
金容熙转身靠在门框上示意她继续说。
“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一件绝对会让爸妈生气的事情,你会不会站在我这边?”
“你干嘛了?”金容熙的表情瞬间正色起来。
“你就说会不会嘛。”
“杀人犯法的事我为什么要站在你这边?”
“当然不是这种啊…”
“那是什么?”她走到床边坐下,“你得说是哪一方面的我才能回答你啊。”
“感情…取向…方面的…”
“取向…?”她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瞪大了眼睛,“金容仙你该不会喜欢女人吧?”
被戳穿的人翻了一个大白眼。
“算了,当我没问,你早点休息吧。”她说着,站起身就把姐姐往外推。
“你干嘛了到底…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没干嘛,随口问问而已。”


首尔的夏季狂潮从六月底开始疯狂肆虐。
傍晚才淋过一阵大雨的城市到了夜里显得尤为闷热。
金容仙不耐热,洗过澡之后才变得清清爽爽的身体,在被单里裹一下又变得粘腻。
她在自家的床上翻来覆去转了几个身,最后与文星伊面对面的时候,眼前人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
“你热不热…?”她压低了嗓子问。
“还好吧,”文星伊探了一下她的后颈,“热得话你就把被子掀开来透透…”
她说着,捏住对方颈侧的被单褪至腹间。
“还是热…我开会儿空调哦。”
“你开吧。”
金容仙支起上半身,半个身子悬在文星伊的头顶,在对方那侧的床头柜里翻找了半天。
小年下扶住她的腰,眼神在她下颚与胸前第二颗纽扣处游移。
空调启动发出沉闷而又机械的声响,潮湿的空气被扇叶压进风箱,又在逆卡诺循环下制成冷风一阵一阵的鼓进屋内。
金容仙缩回床间卧着。
半掩着的窗帘间漏进一缕月光,从文星伊的耳廓散至鼻尖,将眼前人笼罩地柔和不已。
头一日宿醉的副作用似乎到今夜还在持续。
搁平时,文星伊这会儿挨着枕头便要昏昏欲睡了。
可眼下气氛好得不像话,她即便是上下眼皮打着架,却也知道,此刻不做些什么,真是对不起金容仙这一番目不转睛的注视。
所以她昂起下巴凑近吻了一下金容仙的嘴角。
小年下这么温情又纯情的一个吻,对金女士很是受用。
于是,在对方怏怏闭眼躺平的时候,她又支起脑袋追过去回吻了一下。
文星伊被她这慢条斯理地细吻磨得困倦又难耐。
肢体慵懒地无甚反应,却是乖乖递出了个舌尖。
金女士舔她一下,她便在心里荡起一波汹涌的情潮。
“睡吗?”
分开后金容仙幽幽地道出这么一句。
文星伊摇摇头,手掌顺着她的腰线抚至侧肋。
“我看你都困得要死了。”
“你亲我的话…我就不困了…”
“你得了吧,我都亲你这么久了…”她捏了一把她的耳垂,“睡吧,又不急的。”
“嗯?”
“我说我们又不急的。”
因为隔音问题,两个人说话时都将嗓音压得低低,是刚刚好对方才能听见的音量。
“未来还长呢,慢慢来。”
文星伊转了个身,缩到她身前将她抱住,一张脸埋进对方的锁骨间有一阵没一阵地轻蹭。
金容仙搂住她的后颈。



TBC.

小文喝酒误事了吧🌚

评论(67)
热度(59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