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四十)

*晨间运动预警 请勿上升真人


40

 

关于南允道是不是在追自己这个事情,金容仙也是最近才有所察觉。

她本身就不是对感情特别敏感的人。

原先两个人被绑在同一档恋爱综艺里,对方录制中的关照也好,私底下的体贴也罢,好像都可以用综艺效果来解释。

但若是下车之后还不断向她发出私下见面的请求,就确实显得有些奇怪了。

金容仙推托过几次,对方送来的应援礼物也全当节目组的福利分发了出去。

谁知道,那男人好容易消停了几天,这会儿又拿年末舞台来说事。

文星伊对此一直表示得很淡定,先前在待机室正面撞上来串门的南允道也是这样。

金容仙那头还在捉摸这家伙怎么能对一个在自己女友面前无端献殷勤的男人这么冷静,这会儿又隐隐约约接收到对方的吃醋讯号。

“为什么这么问?”

她压下想要解释的欲望,开始一本正经地逗弄起她来,“朋友之间互相应援不是很正常么。”

“互相?”文星伊立马觉出不对劲,“你也给他应援?”

“之前在节目里有过啊。”

金容仙憋着笑,没一会儿便感觉到枕在后颈的手肘慢慢往回撤,文星伊气哄哄地转了个身。

“转过去干嘛,转过来。”

文星伊压根不理她。

“你这样我们俩中间空了这么多位置,灌风啊…”

金容仙料定了她会心软,只要自己示弱的话,可谁知酸溜溜的摩羯油盐不进了,“那你靠近一点不就好了。”

“这样也冷。”金容仙抗议。

“那你抱着我——”

文星伊话还没说完呢,脊背处立刻便有了温热又柔软的触感。

金容仙从身后把她搂着,“吃醋了?”

说着,又故意去咬她埋在发丝里的后颈,“我好像好久好久都没见你吃醋了诶,有点怀念。”

“怀念什么,我本来就不是爱吃醋的性格。”文星伊呛她。

“不是不吃,只是不爱表现出来吧。”

金容仙一下就揭穿了她傲娇的面具。

两个人相处了五年,她简直不要把文星伊吃得太透。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文星伊被她这么一说更是窘迫,故意往靠墙的地方挪了挪,“睡了,看了一天的电影,眼睛疼。”

然后空气就安静下来。

两个人都不说话,直到金容仙又戳了一下她的蝴蝶骨。

“我其实还蛮喜欢你这样的,像你原先还没把我追到手的时候,简直就是小醋王一个。”

“我什么时候…”文星伊嘟嘟囔囔的,听上去真的像是要睡着了。

“很多时候啊,我感觉得到。你会避开我去找别人倾诉,有时候还会故意找茬来气我…”

金容仙把她掰回来,面对面盯着她一下一下耷下去的眼皮。

“其实我知道你在气我,我就故意不上道,气死你!”

她说着,刮了一下文星伊的鼻梁。

“可是这样我心里也不舒服,总是担心你会被我气跑了,虽然知道有合约在呢,你不可能跑走了,但人总会有疲倦的时候么…”

金容仙是那种,入了夜熄了灯,对着文星伊好像就会有滔滔不绝的话想要说的人,一点儿白天的矜持都找不着了。

文星伊听见了,可是她困得整理不出思绪,就只好遵循了身体最诚实的反应,凑上去吻了一下她的嘴角。

“不会的,我不会跑走…”她小声说。

金容仙被她吻得无可奈何,想说的话一时间不吐不快,奈何对方转个身便睡着了。

她替她掖好被角,像文星伊先前搂着自己那般重新将她拥着。

 

 

第二天一早文星伊是被冻醒的。

她身上就搭着被子的一角,其中三分之一被金容仙牢牢攥着,另外三分之一统统献给了地板。

而金容仙睡得正香,半截小腿伸出了床沿也浑然不知。

文星伊从内侧越过去,捞起地板上的被褥,顺便探了一把那人冰冷的脚踝。

金容仙哼唧一声,像个虾球一样朝热源的方向一拱一拱,然后攀上去。

“睡成这样也没把你冻醒…”

被攀住的人喃喃道,重新把两个人裹进被窝。

“嗯…”

金容仙被她这么一搂才醒了,左眼单单睁了条缝隙,正好瞥见文星伊凑近了,像是要给她重新进入睡眠的安抚。

“再睡会儿吧,还早。”文星伊温柔地亲她嘴角。

金容仙闭上眼,点点头,大脑却开始慢慢苏醒。

落在唇上的触感很轻,并且一动不动地持续了很久,久到金容仙都以为对方要睡过去了,那人却又迷迷糊糊地有了新动作。

她伸手托住金容仙的侧脸,鼻尖的气息慢慢加重了,连带着那个吻的力道。

吻了许久,逼得金容仙节节败退,半个肩膀都被抵在床单上的同时,睡衣也被揉起了大半。

 

清晨的思绪仍旧朦朦胧胧,一通乱吻之下,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可避免地起了潮气。

文星伊把她的双手压在枕头上,睡衣推至颈间,她的吻沿着起伏的线条而下,不做逗留,直奔目的地。

推高了金容仙身着小熊睡裤的双腿,褪去遮掩之后,连带着自己的上衣一块丢了出去。

金容仙恍惚中看见那团衣料在视线里划了道抛物线,而后眼前便暗了去。

她来不及扯开覆在脑袋上的衣料,却是先一步在被窝里攥住了文星伊的手。

那双手分开了她的双腿,掌心盖在腹部,正随着落在腿间的呼吸频率一道,一下一下地轻抚着绒毛。

花园浸润成了沼泽地,而始作俑者正埋头其间不屈不挠地开垦。

金容仙半梦半醒间本就不耐撩拨,对方又轻车熟路次次探中她的敏感处。

她将身体往上缩,加重了喘息,却仍是逃不开某处集中火力的进攻。

没一会儿,喘息就变成了断断续续的低吟。

文星伊听见了,她从喉间溢出的低吟绵长而又略显压抑,赶忙爬上来将人拥紧。

 

这一波浪潮来得快去得也快,金容仙到这会儿才彻底摆脱了困顿清醒过来。

她的身体还在余韵中未平,文星伊冰凉的细指又一次契进去。

换作原先,金容仙一准要抗议。

只不过被她纵容了几天的某人到这会儿已经有了惯性,一次算是开胃菜,第二回才算正餐。

她趴在金容仙身上一个劲啃她的锁骨,手里的动作没停。

金容仙支起膝盖调整了一下姿势方便她进出,一边在被窝里摸索到她肩臂的形状。

两个人都默默无言的,光用呼吸和心跳频率去告知对方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直到金容仙又一次将她拥紧了,嘴里含糊不清地唤了声她的名字。

文星伊的动作才慢慢缓了下来。


她们拥在一起把对方起伏不定的胸口熨平。

文星伊哼哧哼哧的在金容仙颈间喘着气,边喘边感叹金容仙偏高的体温到了冬天有多惹人爱。

“再好再好总归也就只能便宜你这么一只冷血动物啊。”

金女士一言不合就说情话,愣是把小年下乐得捧起她的脸颊肉便嘴了一口。

只是这一嘴落下去就控制不好时长,险些又让事态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

盖得好好的被子期间早已滑去了腰侧,一时间冷空气在肌肤表面肆窜。

文星伊冷不丁的一个喷嚏,吓得金容仙赶忙去摩挲她湿漉漉的脊背。

“你盖好,别感冒了。“

她捞起棉被将身上的人裹紧,依着她在自己身上汲取热量。

文星伊傻呵呵地笑, “冷血动物要冬眠了。”

“那你冬眠之前先去给我倒杯热水吧,我渴死了。”

金容仙大清早被她一通折腾,喘了两场比跑一夜公演还累,口干舌燥嗓子都冒烟。

文星伊嘴上答应了,刚从被窝里伸了只脚丫,触到冰凉的空气,立马缩回来,“好冷…”

她将脚心贴着金容仙的脚背,开始耍赖皮“好冷啊不想下床。”

“可是我渴,想喝水。”

“这里有水。”

“嗯?”

金容仙一转头,她就把湿漉漉的手指递过去,立马遭人一通狠踹。

“你滚!”

金容仙信了她的鬼话,文星伊分明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两个大明星在床上赖过了两餐饭点才饥肠辘辘地出了门。

文星伊先前答应了好友出演电台节目,和金容仙在公司停车场道别后,便搭保姆车去了电视台。

孙慧琳送完了文星伊,又专程返回来接金容仙去吃晚餐。

一路上怨气连连,说是难得有了休假这小俩口也不肯放过她。

金容仙挟持了文星伊的银行卡充大款,履行她上回在车里答应了对方的一餐年末大餐。

等到了餐厅,自己先灌了一大碗内脏汤。

“你这是饿死鬼投胎吧…”

孙慧琳被她这吃相吓坏了,赶忙递了张纸过去替她拾掇偶像包袱。

“文星伊在家虐待你了?”

“没,睡忘了,这是第一餐。”

一天没吃饭,水倒是喝了好几杯…

“我就说嘛,文星伊卡都舍得给你,饭还会不让你吃?”

金容仙听了义愤填膺,“卡是我牺牲皮相换来的,她抠着呢!”

互损是小情侣习以为常的情趣,孙慧琳充分理解,她把话题一转,“你猜我们在电视台遇见谁了。”

“谁?”

“你‘前夫’”

“能别提这么隔应的称呼嘛…”

服务员把烤肉盘递上来,又把肉一块一块剪好了,撒上佐料。

孙慧琳伸手接过烤肉夹,继续说,“他和星伊在走廊上撞见了,那人好殷勤,说是圣诞节快到了,给你们备了礼物。”

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金容仙看了一眼,专心喝汤。

“她收了?”

“收了啊,打着‘前姐夫’的名义送得礼物,星伊能不收嘛。”

金容仙白眼一翻,“她什么表情?”

“你觉得她会有什么表情,商业尬笑呗。那个南允道估计是看她和你关系好,敲不动你就只好从她那儿旁敲侧击。结果马屁拍到马蹄上啦,星伊转个身就把这玩意丢了。”

孙慧琳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又从兜里摸出个一模一样的盒子。

“欧尼你留着吧,圣诞礼物。”

这小俩口话都说得如出一辙。

孙慧琳也不和她客气,“那我真是巴不得你们多点追求者啦,这样一来我就能天天跟你俩身后捞礼物了。”

金容仙忙摆手,“别盼我,你多盼着点星伊吧,我就这一个都够我头疼了,昨晚十点多打电话来跟我说合作舞台的事——”

“合作舞台不是早就被代表推了吗?”孙慧琳打断她。

“是吧,我也记得当时说了不参与合作舞台,结果他大半夜打电话来,搞得我还以为公司又变卦了呢…”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之前公司和节目组谈得不是很愉快,对方嫌咱们不厚道,不续约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搞得他们不好安排。”

金容仙不置可否。自个儿公司什么德行,她比谁都清楚。

“所以啊,演艺大赏还是得去,就算是不表演不安排镜头你也得在那坐着,省得到时候又说咱们不懂规矩,莫名其妙得罪了台里的领导。”

金容仙想想就头大,回忆了一下行程安排,“29号不是还有一场歌谣祭么。”

“等那边唱完了我就送你过去,然后综艺部门颁奖结束咱们再回那头谢幕。”

这是公司的意思,孙慧琳不过是替她讨了个更为合理一些的安排。

金容仙心里清楚,凡事有始有终,之前匆忙下车本就欠了节目组一个道别,现下有这个机会,也算是给她耗心耗力大半年的综艺划个句点。

 


TBC.


原计划是四十章完结,然而我默默看了眼进度条…

晚安,去梦里排队和妈木搓麻将吧,大家一起杠上开花!

评论(35)
热度(499)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