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五)

25

糊涂吗?
金容仙在恋爱的问题上从来都不糊涂的。
反倒是要顾虑得事情太多了,原本直率又果断的一个人愣是变得和文星伊一样犹豫不决。
以至于现在,在被经纪人强行注了一剂预防针的当下,她整个人都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愿意的话,不管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聊聊的,我随时欢迎。”车子快开到小区的时候,慧琳欧尼又补了这么一句。
金容仙其实摸不太透她的态度。
既没有激烈的反对什么,却也没有表现出想象以上的支持态度。
平和委婉地给了她当头一棒之后,又安抚似的鼓励自己敞开心扉。
这么一来二去的,实在让金容仙摸不着头脑。

下车之后,两个人站在原地目送保姆车驶出小区。
“你要跟我一起上去吗?”
她转身,和文星伊面对面。
眼前人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都恹恹的。
“不了吧,姐姐不是在家吗…”
“那你等我一起下班的理由是什么?”
金容仙想要问她的远不止这些,可面对着一张同样疲倦的脸,到嘴边的话又被她憋了回去。
“就…只是想陪你一起,你今天不是很辛苦吗,怕你一个人录到很晚孤单来着…”
她的语气一点起伏都没有,嘴边却一字一字的往外蹦着暖心的话。
金容仙一动不动地看着。文星伊好像总是有这样的能力,在她患得患失的时候,恰如其分地温暖她。
“你也辛苦了。”
她抬手摸了摸对方的脸。
犯困的小年下立刻找准机会,上前一步圈住她的腰,一颗小脑袋搁在她的颈间蹭了蹭。
“这又是在干什么…”金容仙拍拍她的背,整个人都散发出宠溺的圣母光辉。
“撒浪嘿。”
“嗯?”
“今日份告白…”
“哦~”她轻笑出声。
小年下说到做到,每天一句告白准时准点送达。
尽管这样的告白从来都没有收到过回应。
“嘟嘟…收到了。”金容仙点了两下她的鼻尖,笑着松开她,“早点回家休息吧…”
“那…”被松开的人转而握住她落在鼻尖的手指,一双眼睛盯在对方身后的黑暗里犹豫了一阵。
“嗯?”
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那…你也早点休息吧…”
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玩玩而已??”
几周后,丁辉人坐在文星伊的副驾驶里咆哮。
两个人刚刚结束了一场百无聊赖的电影约会,正赶往安惠真某个朋友新开的地下餐厅。
“什么叫玩玩而已?”
“慧琳欧尼大概是觉得,我和她只是某种程度上的精神寄托,或者是…肉体关系之类的…”
“肉体关系??你们俩什么时候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她吓得瞪大了眼睛。
“没有到这个程度啦…你不要跑题听我说完好不好…”
“好好,你说。”
丁辉人吐吐舌头。
她早已经习惯了文星伊这样絮絮叨叨的情感倾诉,只要是金容仙一段时间忙着拍综艺,她就必然会召唤自己。
今天也是,金容仙前脚刚飞了济州岛,这个人后脚就找经纪人借了车载她去看电影。
说是要看电影,其实也不过是想找自己喝酒聊心事而已。
“后来欧尼就问她是怎么想的,容仙说不知道,她才紧接着问了她是不是只是和我玩玩而已…”
“所以容仙欧尼是怎么回答的呢?”
文星伊摇头,“她好像…没有回答吧…”
丁辉人的一张小脸瞬间堂皇起来。
“你是不是听漏了什么?容仙欧尼可不是那种对感情很随便的人。”
“我知道啊…”她把车子驶进停车场,“那时候我睡得迷迷糊糊地,那些话也只是听了个大概…其实我最担心的,倒不是她对我的态度。”
“那你担心什么?”
“她本来就顾虑很多了,最近好不容易转变了一些,我怕她被慧琳欧尼这么一问,就变得更加退缩了…”
“其实吧,你与其自己在这里担惊受怕,倒不如开诚布公地跟她聊一聊…”
“我那天晚上就想说来着,但是太晚了,她看上去好累…”
她把车子停稳,边解安全带边说,“后来就一直找不着机会了。时间一久,有些话说出来就不是那个感觉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文星伊转头给了她一个苦涩的表情。
“我觉得你们俩的相处方式有问题。”
丁辉人一言不合就开启了课代表模式,“总是碍于对方的情绪,该问的不问,该说的不说,猜来猜去,早晚有天得憋出事儿来…”
文星伊一听出事儿就心惊肉跳。
“你可盼着点儿好吧丁老师,我和她好不容易才维持了大半年的平衡…”
“表面平衡,自欺欺人。你说这大半年你们有什么进展?话都说开了还走不到一起,我真搞不懂你到底在等什么…”
“有进展啊…你不知道而已。”
“什么进展?”
文星伊不说话了。
丁辉人觑她一眼,走到她身侧与她并肩而行。
“你可真沉得住气啊,再这么等下去,煮熟的鸭子怕是都要被你等飞了。”

两个人走到餐厅门口,安惠真正坐在最里侧的卡座吞云吐雾。
远远看见文星伊和丁辉人进来,便朝两人挥手。
“我就照你的吩咐点了酒,你们看看再点些什么主食。”
“等会点,先帮这个傻姐姐解决问题。”
丁辉人在她身边坐下。
“瓢里欧尼怎么了?”
“她和容仙欧尼的奸情被慧琳欧尼发现了,现在正苦恼怎么出柜。”
“什么出柜啊…别乱说。”
“什么意思?”安惠真没听明白。
丁辉人又仔仔细细把刚才车上的话复述了一遍。
眼前人听闻,沉吟了好一会儿。
“要我说,你要是真想和她在一起,首先得让她相信,你是个可以依靠的人,对吧?”
“嗯…”文星伊乖乖坐等她的下文。
“那你就得知道她最大的顾虑是什么,然后一一为她解决,对吧?”
“对…”
“那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啊。你先老老实实地跟慧琳欧尼把柜出了,争取到她的支持之后,再让她替你说服金容仙不就好了吗。”
“你在说笑话吗?”
“我的想法跟黑金一样。”丁辉人面无表情的点头。
“你们俩疯了吧…”文星伊吓得眼睛都瞪圆了,“出柜就够我死一回了,还幻想让慧琳欧尼帮我说服金容仙,这也太扯了!”
“怎么扯了,反正她都已经知道了啊,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态度,该争取的总是得去争取吧。”
“况且容仙欧尼也并没有否认和你的关系啊,你既然担心她会退缩,那就更应该走在她前面勇敢一次了啊。如果连你都没有那个勇气,那谁来给她勇气让她勇敢呢?”
文星伊沉默了。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指尖升腾的白色雾气,恍然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是啊,如果连自己都没有勇气去争取,又凭什么苛求喜欢的人勇敢呢。
“那要是…她压根没想跟我发展到那一步怎么办?”
她开始低头摆弄烟灰。
“爱情中的人真是智商为零啊…”
丁辉人长叹了一口气,
“她要是没想过跟你在一起,就直接拒绝你了啊,干嘛还犹犹豫豫这么久跟你浪费生命啊。”
“我要是容欧尼,喜欢了你这么个温吞又闷骚的怂鬼,真是得被你憋死。”
安惠真摇摇头,边说着边拿起手机,在通话列表找到了慧琳姐姐的名字。
“我帮你把欧尼约出来吧?”
“现在吗??”文星伊赶忙摆手,“等一下…你们俩未免也太急了点吧!?”
“就现在啊,刚好我和黑金都在,三张嘴总比你一张嘴要好吧。”
来不及阻拦,安惠真的电话已经拨出去了。
文星伊坐在一旁默默地听,汗湿的一只手不停在牛仔裤上磨蹭着。
“行了,半个小时后过来。”
“天…我好紧张啊…”
“别紧张,我和辉妮都会帮你的~”
安惠真摸了摸她前额的小金毛。
文星伊掐了烟,浸在酒杯里的烟头被丁辉人瞥个正着。
“话说,容欧尼知道你现在烟酒两不误吗?”
文星伊摇头。
“她知道的话你大概会死。”
安惠真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我之前不小心在保姆车座位上落过一包烟,正好被姐姐看见了,你们是没看见她当时的表情哦,脸蹭一下就变了,一路上都在教育我…”
“你是要少抽一些啊!”丁辉人抬手摘了她卡在指缝的香烟,“伤嗓子。”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等到慧琳欧尼匆匆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点好餐开始喝上了。
“队长不在你们就这么野的吗?”
她看了眼搁在餐桌上的白色烟盒。
“她们俩野,我可不野。”狗式乖巧。
“说吧,什么事儿。”
“姐姐之前不是说过…我要是愿意开口的话…有些事可以找你聊聊吗?”
“哦?”她的眼神在文星伊脸上扫视,“关于你和容仙的?”
文星伊惺惺地点了点头。
“现在敢承认了?之前不是还一直躲躲藏藏的嘛…”
“不是…姐姐可能想错了…”
“……”
“我和她不是恋人关系…”
“莫啊…”安惠真一脸蒙蔽。
丁辉人也是一副“这姐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表情看着她。
“但是我喜欢她,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就喜欢了…容仙姐姐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所以即使知道我喜欢她,她也从没有答应过我要和我在一起。”
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摸不着文星伊剧本的走向。
“所以,关于我和她的关系,如果会影响到组合的发展,或者触动到公司利益…所有的后果我都会一个人承担的。喜欢她是我一个人的事,和姐姐,和成员们,都没有关系。”
“说什么呢你?”安慧真伸长手肘怼了她一下。
“你怎么承担?”慧琳故意勾起嘴角问她。
“赔偿,解约什么的…”
话说到一半,就被丁辉人捂了嘴。
丁辉人转头冲经纪人笑笑,“欧尼,她刚刚失心疯了,说出来的话你就当没听过,我帮她重新说。”
“等一下…我还没…”
“你闭嘴!”
“行了行了…”慧琳被这三个人闹得头都大了,“你们这又演的哪一出呢?苦肉计留着以后有机会给代表使好不好?把我想成什么人了真是…”
三个人这会儿才消停下来。
“我知道你们俩什么情况了,容仙都跟我说了。”
文星伊垂下脑袋。
“但我从没有想过要上报公司啊…公司又不是我家开的,你说的那些组合利益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那天晚上在车上的时候,你不是还给她打预防针来着么…”
“你听到了?我在车上说过的话?”
文星伊点头。
“我会说那些话,只是不想你们什么都憋着,怕你们俩以后会走弯路而已。”
“说实在话,我带你们也两年多了,对你们就像对自己亲妹妹一样,有时候看到你们烦闷的样子,我其实也挺心疼的…”
她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另外两个忙内身上。
“你们都太内敛了,身边又没几个交心的朋友。所以啊,能像今晚这样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我真的很欣慰来着。我不会干预你们的私生活,和我在一起你们也不要有任何负担,就像朋友一样,能舒服地把心里的烦闷说出口就好了。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人幸福快乐,我对你们也一样。”
“所以,姐姐的意思是…支持吗…?”
“如果你们是认真相爱,我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言尽于此,七上八下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文星伊不是没有幻想过被接受的可能,可真正听到这番话从经纪人口中说出来,还是让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
空白的大脑瞬间只剩下一个想法,告诉金容仙。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金容仙分享这种喜悦,连同那些她从未开口言说过的对未来的期许一道,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TBC.

评论(29)
热度(468)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