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三十九)

39


有了上次的突然造访,文母三天两头便要跑一次首尔,给文星伊又是炖参鸡,又是做酱汤。

害得文星伊彻底死了外宿这条心,乖乖跑金容仙家里把一些日常用品又搬了回去。

金容仙对此倒也乐意,托文星伊的福,回归前好歹还能饱一饱口福。

况且眼见回归期越来越近,有母亲在身边照顾对文星伊总归是件好事。

金容仙自认能管到她一些事,可在吃饭这个问题上,这世上除了文星伊的母亲,恐怕还真没人有这么大魄力,能劝着文星伊多吃一碗饭的。

 

而后除了跑行程,金容仙还陪她去医院做了两次复查。

医生给出的诊断是肩颈软组织损伤。

说是没什么大问题,公司也就没太把这伤当一回事。

一切回归安排照旧,一点多余的休息时间都没给她留下。

匆忙得好像在这演艺圈多睡一觉就会被别的团甩几条街一样。

文母知道此事后在饭桌上把公司骂了个痛快。

金容仙边吃边听她骂觉得太爽了,恨不得当即拿手机录下来发给高层。

当然她没有这么做。

年底的分红还没拿到,再气不过也不至于跟钱过不去。

金容仙信了钱的邪。

 

 

首尔的冬天几乎是和迷你四辑一起回归了。

丁辉人降下车窗,凌冽的寒风灌进来。

她缩了缩脖子,紧随其后便是一声响亮的喷嚏。

文星伊在这声喷嚏中迷茫地睁开眼,经纪人替她拉开了车门。

她迷迷糊糊地下车,不远处在安全线后头等待着的粉丝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这场一位公约从回归之初,一直盼到了十一月末。

大概是先前公司抱有的期待太甚,倒更显得这次回归成绩不如预期。

所幸出席了几场颁奖礼挽回了热度,而后又有了青龙电影节后的音源逆袭,苦尽甘来的滋味到这时才有了实感。

金容仙下车前特意替文星伊取了座位旁的毛毯。

文星伊那头还在似梦非梦地和粉丝挥手问候,一转身便旁若无人地接受起队长的服务来。

金队长瞥着她暴露在寒风里光溜溜的腿嗔了几句,声音不大,刚好够丁辉人听见。

丁辉人将嘴角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心道这两位的恋爱近来可真是谈得越发放肆。

平日里对着待机室里的工作人员这样也就算了,当着粉丝的面也如此。

更不解的是,公司里似乎还有一大批年轻职员乐得看两位打情骂俏。

以孙慧琳为首,成天拿个DV潜在角落里搞偷拍。

丁辉人也是有一次不小心入镜才得知到这事。

问孙慧琳为什么要拍,她神秘兮兮半天不肯说缘由,只道是觉得可爱。

丁辉人才不信她这说辞,若非是对这姐姐知根知底,不然她真是完全有理由相信她偷接了私生的活…

 

给粉丝送点心的event是一早就定下了的。

公司商议过后特意选了个大晴天,在路边租了一块宽阔的场地,等着流动车制作好点心分发给现场的粉丝作为福利。

等待的间隙大家也不会闲着,往往是四个人忙着耍宝,粉丝忙着拍照。

当然也有都不说话的时候。

每当这种时候就能听见底下相机一片“咔嚓咔嚓”的声音。

这声音的频率非常有规律,丁辉人总结了一下,若是一时间此起彼伏争先恐后,不用说,准是某两位又发糖了。

她在近来的签售中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情况,转身前也做好了表情管理。

只是等她回头瞥见文星伊扎了个马步,箍着金容仙的下巴往上凑的时候,还是冷不丁被这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给吓一跳。

因为那画面,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她张了张嘴,心里电光石火闪出一大堆圆场的说辞。

偏偏文星伊没给她机会。

兴奋地拉了她的手将她拽过去,然后说了一句让丁会冷怎么也没想到的话。

她说,来,你也试试,真的很舒服。

说这话时,活像个爱岗敬业的老鸨。

 

“所以你是怎么就发现了那样很舒服的呢?”

鼻尖贴着下巴的触感到现在依然深刻,小丁同学实在是好奇,回到待机室愣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彼时文星伊正在刷牙,一听这发问,只漫不经心回了她一句,

“睡觉的时候”

丁辉人的表情一瞬间意味深长。

她从镜子里偷瞄文星伊一本正经的脸,脑子里却不自觉浮现起许多不正经的画面。

“然后呢…”

“然后?”文星伊吐掉嘴里的泡沫,“然后就发现了呀。”

“怎么发现的?”

“你…”一抬头刚好瞥见她渐渐变态的笑容,文星伊指了指她的嘴角,

“你的牙膏,要流下来了。”

 

文星伊当然不会告诉丁辉人她是如何发现的。

关于下巴吻这件事的由来,可能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金容仙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因为往往那种时刻,她不是已经睡着了,就是在昏昏欲睡的边缘,哪里还有精力去管文星伊究竟是贴了她的下巴,还是碰了她的门牙。

所以她在文星伊又一次贴上来的时候,果断拿手挡了一下。

然后问了一个和刚才丁辉人问过得有些异曲同工的问题。

文星伊的回答仍是一样,睡觉的时候。

“睡觉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金容仙继续追问。

因着入冬之后她们睡在一张床上的次数屈指可数。

回归期日程本就很满,再加上两人分开住了一段日子,除了外宿,独处的时间几乎为零。

金容仙在那头想了半天,记忆都快拨回到去迪拜之前了,仍是没有头绪。

“在庆州,你当时睡着了。”

文星伊收好牙刷,得了空的手转眼又缠上金容仙的腰,两个人一前一后抱在一块像个连体婴一样在不甚宽阔的私人待机室里走来走去。

丁辉人刚从洗漱间出来就看见了这画面,受不了,只好躲回安惠真身旁呆着。

“你拍官咖日记的那天?”金容仙踱到镜子前戴耳环,侧着脑袋示意她继续说。

“嗯,我当时拍完熄灯不是亲你来着么。”

“小声一点呀…”

金容仙嗔了她一句。

文星伊压低嗓音,“亲着亲着你就睡着了,”

话语间喷洒出来的鼻息尽数铺在颈侧。

“然后亲到这里,”她将手指抵着金容仙的下巴窝,

“你仰头”

金容仙还真就听话地仰了一下头。

“鼻子就不小心磕到你的下巴了。”

“没有磕疼你吗?” 

“不疼,”文星伊摇头,“因为你的下巴很软,所以很舒服。”

金容仙立刻皱起眉头做了一个嫌弃又惊慌的表情。

情侣之间最乐此不疲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对方身上探索。

独处的时间越紧迫,那种探索到宝藏的悸动在记忆里便停留得越久。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这样了,所以那天的记忆一直在脑子里,很深刻。”

“够了…”她挣开在腰间越缠越紧的手,“不要再说了,很肉麻。”

“怎么了嘛,”

文星伊有点好笑地松开她,转而又去蹭她刚刚摆弄好装饰的耳垂, “害羞了?”

金容仙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啧啧啧…”

不远处安惠真看着她俩连连摇头。

丁辉人扶着脑袋叹口气,“世风日下。”

 

 

大概是冬季白昼比较短的缘故,时间就像是被送进了压缩机,一番加工,日子倒是过得快。

只是越接近年末,人的惰性好像就越大。

打歌期过后的两天假期,文星伊原本还计划和金容仙去首尔周边玩一玩。

最后计划泡了汤,整整两天,就被呆在家里陪金容仙看电影这么一件事情给耗了过去。

片子是文星伊不太感兴趣的犯罪类型,她看得快要睡着,才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就在耳边炸了起来。

“什么情况?”

金容仙也被这架势吓一跳。

文星伊划开手机,“群聊。”

“哦。”金女士翻了个身继续投入剧情。

不用问,文星伊的手机响了但自个儿的没响,一准又是什么“92俱乐部”或者“嘴炮集中营”之类的群。

她一猜一个准,消息是kisum发来的。

说是自己正在东南亚旅行,问文星伊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

然后没等文星伊回答,她又噼里啪啦发来了一大堆秀恩爱的旅行照片。

文星伊不记得这妹妹什么时候交上了新女友,好奇之下免不了一番刨根问底。

聊得正嗨,金容仙冷不丁凑了个脑袋,神秘兮兮地说,“凶手一定是这个人。”

金容仙的智商在悬疑片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惜眼前人就是不跟她打配合。

文星伊嗯了一声,算是敷衍。

“聊完了么?”

金容仙不乐意,手指戳一戳对方暴露在空气里的小肚子。

“嘶…”文星伊冻得缩了一下,“我们在聊kisum的新女友。”

“女友?”金容仙震惊,“她也是……吗?”

“她一直都是啊,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跟她又不熟。”

“她原来还想泡你,”文星伊玩笑开得一本正经,“去年刚认识咱们那会儿。”

“什么呀…”金容仙锤她一下。

“但你那时候已经是我的盘中餐了。”

她响亮地在女朋友脸上吧唧一口,“给你看照片吧,她和她女友。”

金容仙蹭掉脸上的口水,低头瞅一眼,“嗯,挺漂亮的,她们去哪玩了?”

“泰国还是越南吧。”

文星伊就着那几张照片来回翻看,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感叹,“真好。”

“什么真好?”

“可以和喜欢的人出去旅行。”

“你也可以呀。”金容仙回答得漫不经心。

“我倒是想…”

她挠一挠对方的掌心,金容仙这才从剧情里回过神。

“嗯?”她反问一声,电影正上演到精彩之处。

“没什么。”

文星伊盯着她的侧脸摆摆手。

她们之前也不是没有聊过和旅行有关的话题。

只是日程太满,打歌期过后就是年末舞台,然后紧接着又有演唱会的练习。

金容仙今年是实打实地连轴转,到了年底,除了睡觉休息,一点儿其他打算都没有。

文星伊想归想,行动上却多是顺着她。

于是旅行的打算就只好一拖再拖。

 

看完电影,两个人点了一份夜宵。

金容仙说着减肥,在文星伊嘴边蹭了几口就要去洗澡。

她把手机搁在桌边,快十点的时候,南允道打来了一通电话。

她们俩都没有窥视恋人手机的习惯。

工作与生活已经被对方挤占得满满当当,实在没必要连最后一点私人空间都霸占。

于是那手机就一直在桌边震着。

直到金容仙洗完澡出来了,看了眼未接来电,倒也没有回一通的打算。

睡前那人又发消息过来。

他和金容仙说起我结年末舞台的事。

金容仙拿不准这其中究竟是他的意见还是台里的意思,就和他多聊了会儿。

 

文星伊上床前就看见金容仙蹙着眉在那打字,缩被窝里躺了一会儿,枕边人依然维持着那一个姿势在聊。

屏幕的亮度被她调得很低,黑暗里仍是刺眼。

金容仙没有刻意遮挡,文星伊翻个身也就自然而然看见了她屏幕上的内容。

「你怎么想?」

短短四个字似乎让金容仙很是为难。

文星伊没问这其中的前因。

在摩羯看来,不小心窥见了聊天内容本就让她局促,又是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反问。

索性闭了眼装睡。

 

金容仙听她上床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一垂眼,便看见眼前人装得不太像样的睡颜。

“这就睡了?”

她凑得很近,借着屏幕的光,在她微颤的睫毛上亲了一口。

文星伊睁开眼来。

“你今天怎么没亲我。”金容仙搁了手机躺下来。

因着文星伊总是睡得比她晚,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睡前吻一吻她的习惯。

“聊完了?”文星伊抻开手臂将她揽着。

金容仙在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嗯,聊工作呢。”

“谁啊…”

“允道欧巴。”

文星伊嚼着她话里的“欧巴”止不住发酸,思来想去,还是把想说的话说了,

“我之前…看到他放在待机室的应援礼物了。”

原本是没太放心上的,可有了今晚这事做铺垫,一切倒显得顺其自然。

“一连三天,每天换着花样送。”

若是在节目录制期间一切都说的通,可偏偏又是在下车之后。

她把脸埋进被窝里,说话时都瓮声瓮气的。

“他在追你吗?” 文星伊问她。

 

 


TBC.


评论(28)
热度(43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