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四)

24

金容熙的签证出了点问题,原本一个星期的假期硬是拖延了半个月。
家里那些大半年见不到面的三姑六婆,在这半个月里,她算是里见了个遍。
坐在一起吃饭就必然要唠叨她的婚恋问题。
金容熙不堪其扰,回家呆了几天,又灰溜溜地收拾行李跑妹妹家借宿。
苦了金容仙,白天忙着工作,夜里还要被姐姐拉着唠嗑。
金容熙没事的时候会在她家看我结回放。
短短几集放送,她除了溢满屏幕的尴尬之外,什么恋爱的火花都没看出来。
也难怪她会有这种感觉,几乎所有认识金容仙的人都有同感。
觉得她太认生、觉得两个人的相处没有恋爱感…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节奏一旦刺激不到收视率,编剧们就只好在剧本上重新下功夫。
这么一来,刺激收视率的重任,顺理成章地落在了三个成员身上。

“我真的第一次看我结的剧本。”
从经纪人手里接过剧本之后,安惠真就和坐在一旁的丁辉人一起研究。
“好奇提问时间…有什么好问的…”
“问问理想型啊,交过几个女朋友之类的。”
“并不好奇啊。”
“抢凳子游戏…好无语,输了的公主抱15个深蹲。”
“呵…我怎么可能抱得动你…”
“那就不要输啊真是。”
“看什么呢?”文星伊从门外进来,拖了把椅子坐在旁边。
丁辉人冲她挤眉弄眼,“论如何成为一个好助攻。”
“什么鬼…”她刚凑了个脑袋过去,就看见纸上扎眼的某节目logo,顿时心情全无。
“等一下,面对面挤爆气球,输的一方脸颊吻…”
安惠真照着剧本念了一句,四只眼睛不约而同的集中在文星伊脸上。
“干嘛看我…”
“怎么办,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丁辉人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两两游戏的话,你到时候还要cue他们bobo的。”
“为什么是我啊…”
“剧本上就是这么写得啊。”
“给我看看。”
安惠真把剧本递给她,“欧尼,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文星伊两眼一黑。

拍摄当天,金容仙起了个大早。
由于五月的公演排得很满,我结的拍摄周期只能一压再压。
两个人上午驾车去了市郊的民俗村,下午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另一家度假村。
快到度假村门口的时候,收到了文星伊发来的katalk,金容仙忙着开车,没时间回复。
她知道成员们今天会一起参与拍摄。
至于具体定了哪些拍摄内容,节目组为了节目效果,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
心里其实有些忐忑。
一方面碍于未知剧本的发挥,另一方面又担心文星伊会尴尬。
有了去年年末那场误会的前车之鉴,金容仙原以为文星伊会是个在感情上占有欲很强的人。
所以接拍这个综艺的时候,她一直都有些看眼色。
生怕是哪里没处理好,又破坏了两个人来之不易的平衡。
可是近期看来,文星伊对这个综艺的反应,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要淡许多。
也不知道是刻意隐藏了,还是渐渐对这些不太上心了。有些时候甚至还会配合气氛说一些起哄的话。
金容仙起初还觉得她是故意的,可事不关己的话说得多了,倒让她渐渐地生出许多疑惑和不安来。
现在也是,看到Eric nam一个人烤肉的时候,文星伊居然在一旁提醒她不要光顾着吃,适时照顾一下她的“假想丈夫”。
金容仙满心的诧异,碍于镜头,只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乖乖照做了。
文星伊保持着一个得体的笑容看着,男嘉宾张嘴接过金容仙递过去的食物,末了又以同样的方式重新包了一个喂给金容仙。
一来一往间,好像真的有一种夫妻间相敬如宾的感觉。
她恍然想起金容熙之前说过的话,哪怕金容仙不恋爱,身边有个可以照顾她的男人也是好的。
笑容僵在嘴角,文星伊默默地吃了口菜。
她第一次看见金容仙欣然接受别人的照顾,心酸之余,无端地又生出许多无奈。
金容仙觉出来她的沉默,偷偷从桌子底下握了她的手。
文星伊下意识偏头去看,右前方的五号机位是开着的,反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背,又重新将手放回桌上。
其实自己也是可以这么照顾她的,文星伊想。
不会比任何人差,甚至想过一辈子那么久。
只是这个世界太狭隘了,照顾一辈子的话,恐怕只能留给下辈子说。

拍摄阵地转移到草坪上。
成员们从游戏环节开始,就一直努力在营造一个活跃的氛围,为了助攻某两人的肢体接触。
金容仙其实是有些抗拒这些的,尤其是在很多人面前,和一个不甚熟悉的人。
她很清楚节目组的意图,也明白镜头前一切都靠伪装的道理。
可即便是懂得这些,在看到文星伊兴奋地像个小狗一样起哄他们亲吻的时候,金容仙的表情管理还是失败了。
一双眼睛怵怵的不知道该看哪,只好紧紧闭上。
感觉到对方的气息逐渐靠近脸颊,她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文星伊抱着臂一动不动地看着。
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狡黠又期待,心里的醋意却翻江倒海几乎要将她淹没。
指尖开始颤抖,文星伊攥了攥掌心,余光瞥见摄影机对准她的方向,又默默地松开。
嘴角勾起一个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微笑。
心酸吗?真心酸。
她酸得五脏六腑都有些失控了,理智却又一直告诫着自己要镇定要微笑。
笑吧,金童玉女,才貌双全,多好…
亲吻之后,男人拥抱了金容仙。
金容仙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轻而易举地被圈进对方的手臂里,一个转身之后,刚好和文星伊四目相对。
两个人在这样尴尬的情境中莫名其妙地对视一眼。
文星伊的嘴角始终僵在那个弧度里,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心酸,反而有几分没心没肺的样子。
金容仙低下头不再看她。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
喜欢的情愫不断放大,却因为对方无懈可击的表情管理而患得患失。
她实在猜不透文星伊究竟是怎么想的。
去年还莽撞的在超市、在练习室跟她吵架的小年下,怎么不知不觉中就变得这么收敛了呢?
金容仙想不通。
漆黑的卧室里只开了一台挂在墙角的夜拍摄影机,成员们录制完就各回各家了,剩下她一个人还在苦熬。
录制了一天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了,可是大脑却又因着无端的情绪变得异常活跃。
躺在身边的男人似乎也没什么睡意,凑到她旁边说了一句什么,金容仙没听清。
嘴边胡乱地嗯了一声,脑子里却想着文星伊。
想她此刻有没有在好好睡觉,想她会不会也因为今天的事情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才不会吧,金容仙在心里翻白眼。
白天笑得那么没心没肺,夜里肯定睡得很香才对…
想得出神的时候,耳麦里传来导演组喊“卡”的声音。
金容仙从床上坐起来,客套地与男嘉宾互道辛苦,末了,又和工作人员一一告别,收拾好手包一个人往别墅外面走。
经纪人的车停在不远处,拉开副驾驶车门的时候,慧琳欧尼冲她比了个“嘘”的口型。
“怎么了?”金容仙轻手轻脚地关了门。
“星伊在后头,睡着了。”她指了指身后的座椅。
金容仙立刻扭头去看,脸上的惊喜溢于言表。
她看见一只小脑袋磕在窗户玻璃上,半张着嘴,露出两颗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门牙。
没心没肺的家伙,果然睡得很香。
“说是要等你吃烤肉呢…结果自己睡着了…”慧琳边发动车子边说。
“大半夜还吃什么烤肉…”金容仙故作嫌弃地嘟囔一声,之前乱七八糟的情绪一扫而空,“编借口也不编个好一点的。”
话音刚落,听见身后人睡意朦胧地吧唧一下嘴,金容仙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孩子一样…”
经纪人转头看她一眼。
上车前还怏怏地没什么精神的人,现在连眉梢眼角都是欢喜,“没想到她会在这等你吧?”
金容仙点头。
“看把你给高兴的…”
她立马收敛了笑意。
“所以你是怎么想的呢?”经纪人慢悠悠地把着方向盘,问得漫不经心。
“啊?”金容仙懵了一下。
反应过来之后,舌头都开始打结,“什么…怎么想的…”
“你说呢?”身边人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脊背开始冒冷汗,金容仙沉默了足足有三分钟。
久到对方都以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她却忽然开了口,“欧尼…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回倒换成对方沉默了,她没想到金容仙承认得这么爽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搭腔。
“我不知道啊,我这不问你呢吗。”
“……”
金容仙简直悔得想抽自己一嘴巴。
“所以是真的了?你们俩现在是恋人关系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索性避了过去,“欧尼你别试我了,之前试过星伊现在又来试我…”
慧琳挑了挑眉毛,“星伊的嘴可比你牢得多,她好歹表现得一点破绽都没有,你倒好,不打自招了。”
金容仙长叹一口气,“所以欧尼是怎么猜到的…”
“也不算是猜…”她打了个转向灯,说话时特意斟酌了一下措辞,“我之前在济州岛的时候…撞见过你们俩接吻。”
金容仙倒吸一口凉气。
“但我当时真没怀疑你们俩是恋人关系……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不觉得你是个会陪文星伊一起胡闹的人。”
胡闹…
“说实话,星伊这样我一点儿都不奇怪,我很早就怀疑过她了,但是你…”经纪人停顿了一下,“你这么有原则的人,怎么会由着这种感情发生呢?”
金容仙把头垂得低低的,就像个正在接受批评的孩子。
而此时此刻的经纪人,虽然一板一眼苦口婆心,说到底却也只是个出于关心而替她们担心的家长。
“当然,这种感情本身并不是错的。只是这条路太难了,要承受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这真的是你们权衡利弊、认真思量过得决定,那么我希望你们也能有承担任何风险代价的能力。”
“……”
“所以你有吗?”她看了一眼金容仙。转而,又从车前镜中窥到文星伊熟睡的侧脸,“你身后的那个人,她有吗?”
金容仙无力地抬起头。
“如果你们只是谈着玩玩儿的,那就当我没说过。什么肉体关系、精神寄托都没关系,你们俩有个度就好,知道感情投入到哪个程度是安全的,该收手的时候,还是得回到正道上来…”
她拍了拍金容仙的肩膀,像个感同身受的过来人,“别陷得太深了,到时候断不干净,吃亏的还是你们…”
“……”
车内的氛围异常沉默,眼前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利箭,准确无误,直戳金容仙的痛处。
她们有能力吗?没有。
相互纠缠了快两年的人,到现在,既没有正面相对的勇气,也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
多悲哀啊。
她们虽然相爱,却也只是相爱而已。不敢面对,没有承诺,说到底,和谈着玩玩儿有什么区别呢?
这样日复一日地与对方虚度,究竟是一种消耗,还是越陷越深的泥淖?
谁知道呢。
可能对文星伊是消耗,对自己就是泥淖了吧…
想到这,金容仙张了张嘴,深吸一口气的功夫,五脏六腑都抽着疼。
“别总沉默了,说说你们是怎么想的吧。”
慧琳看她一直盯着窗外出神,抬手在她耳边打了个响指。
身后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我不知道…”金容仙回答地一点灵魂都没有。
“你是不知道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不确定星伊的,又或者…你们都没什么想法?”
“我和她…我们都…”
她的思绪无可避免地又陷入到患得患失的恶性循环,脑子一片空白,连句应付的话都说不完整。
“所以…只是玩玩儿而已?”
金容仙下意识摇头。
对方看到她这副迷茫地样子,徐徐地叹了口气,“看来我这个预防针打得很是时候啊…你们俩还是活得太糊涂了。”



TBC.
这章真的写得很费神,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不知道大家能看透多少

评论(48)
热度(487)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