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三十八)

38

 

这场通告途中的交通事故两小时之内便在网络上传开了。

而后的商演理所应当被取消,没等来官方的通稿,一些颇为急进的言论一时间让粉丝们慌了手脚。

身为队长金容仙理应出来给粉丝们一些交待,所以送文星伊回住处之后,她又乘车去了公司。

事故来的突然,公司几乎乱成了一锅粥。

金容仙隔着一面墙都能听见隔壁办公间此起彼伏的电话声。

几个理事和室长在会议室围坐一圈,等金容仙和孙慧琳一到,便就文星伊的伤势和后续行程安排开始商讨。

在此之前公司曾替队长整理了一份要发在官咖的说辞,当时文星伊还在旁边,金容仙没心思细细看便发了出去。

现下得了空,她从头到尾通读一番,却是在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

那其中无关痛痒的措辞和语气实在不是出于她的立场该写出来的东西,可偏偏这又是顶着颂乐的名字发出去的稿。

队长的担子在此刻显得尤其沉重。

就好比现在,高层商讨着明后天的商演如何安排,说来说去最后又是拍了带伤上场的板。

金容仙压着情绪说了些不中听的话,终究是无济于事。

 

“别气了,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么,有些触及到利益的事情千万别去跟那些人较真,得不偿失。”

孙慧琳送她回去,临下车前拍了拍金容仙的肩。

“我都知道的,我就是替她委屈。”

“别总想这事了,上去好好陪星伊。”

金容仙应着,开了车门往外走。

走到楼道口正巧被下楼丢垃圾的文涩琪逮了个正着。

“容仙姐姐”

她三米开外便扯开嗓叫住了来人。

金容仙回头,看见这妹妹揣着兜小跑过来。

“上去找我姐?”

金容仙支吾了一会儿。

她和文星伊这同宿的亲妹妹打照面的机会并不多,原先藏着掖着的时候是能避开就避开,现下倒是没必要避开了。

只是少了文星伊这么个中间人又显得局促。

 

“姐姐吃了吗?”

等电梯的时候,文涩琪又问她。

金容仙一抬头就对上她的眼睛,“没呢。”

眼前人正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眉眼间还真有些文星伊练习生那会儿的青涩腼腆。

见她立马移开了视线,金容仙不自觉就有了笑意,

“你俩吃了吗?”

“也还没吃呢…”

电梯“叮”的一声就了位,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这么晚还没吃哦。”

“正打算吃呢…”文涩琪挠挠鼻尖。

“哦?”金容仙还在那思忖着自己这饭蹭得可真是及时,那头又听文涩琪漫不经心丢来一句,

“妈妈过来了。”

 

金容仙可真是后悔自己上楼前没拨一通文星伊的电话。

要是早知道她妈妈这么火急火燎赶来了首尔,她怎么着也不会在这种尴尬的关头往文星伊家里窜。

同样后悔的还有文星伊。

她半个小时前接到了来自母亲的慰问电话,却怎么也想不到电话那头的人居然已经杀来了首尔。

于是什么也来不及遮掩。

她那张八百年没睡过的床这会儿就这么明敞敞地暴露在了母亲大人的面前。

文母揪着被角轻轻一抖落,肉眼可见的灰尘飘起来,更别提床头柜上那些积了厚厚一层灰的日用品了。

“你好好说你不睡家里都睡哪了?”

金容仙门还没进呢,就听见这一嗓子浑厚的女低音从门缝飘出来,站在外头,半个身子都僵了。

“我妈说话就这嗓门。”

文涩琪一时半会还没领会到话中的危机。

金容仙临进门又打起退堂鼓,“要不我下回再过来吧。”

没辙,门已经被文涩琪推开了。

文星伊刚好从卧室走出来,

“说了我在家住,只是最近太忙没时间打扫…”

说完就瞥见门外两个畏畏缩缩的人,文星伊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就骗我吧,反正我也管不着你了现在。”

母亲紧随其后跟出来。

 

气头上的更年期妇女不好惹。

文涩琪下楼前才挨了一顿骂,这会儿也没胆子直接往枪口上撞,赶忙推了金容仙出来做挡箭牌。

金容仙认生归认生,在长辈面前好歹还是有一套。

于是等四个人转到饭桌上时,文妈扭脸就换上了慈母姿态,左给金容仙夹一筷子蔬菜,右又给她盛一碗汤。

还没嚼完的生菜这会儿堵在嗓子眼是怎么着都咽不下去了。

文星伊看她一副要死的样子,忍不住开口,

“妈你别给她夹了,她不吃青菜的。”

“不吃青菜啊?”文母夹菜的手在半空戛然而止。

金容仙赶忙狗腿地递过碗去接,“没没关系,我吃一点…”

“就是嘛,多吃青菜好,来,多吃点。”

眼见绿油油的东西在盘里堆起来,金容仙又挂着哭脸。

文星伊耸耸肩,意思是我可救了你,你自己不配合。

“容仙恋爱了吗?”

“啊?”

猝不及防的发问把金容仙吓一跳。

“妈你老爱问这些干什么,”文涩琪边吃边吐槽,“当偶像的一般都不好跟别人说这些事儿的。”

“我又不是别人,你这孩子也是…”

她拨开亲女儿的吐槽,转而又对金容仙笑得亲切,“我最近看了那个啊,就你的那个恋爱综艺…”

文星伊震惊,“您还看那个啊,那都年轻人才看得东西。”

“我不可以怀念一下青春吗!?”

“行行行,”她举手投降,“您看到哪一集了?来和我们分享一下。

“就去山上打栗子挖红薯那集啊!哎哟我边看就边想起我年轻的时候——”

“和我爸?”

“你俩别老打岔!”

两姐妹笑得一样欠揍。

“年轻的时候还没你们现在这么开放,田间地头望一眼都是要脸红的,趁农忙就偷偷去后山打板栗,”

金容仙边听边点头。

“所以我现在光看你俩站一块我就高兴,哎呀多般配呀,你懂事,那男生也不错,凑一块哪哪都好。”

“妈,”文涩琪听不下去了,“那都是演的,饭cp不上升真人的哈,你别在正主面前给人家添堵。”

“说什么呢…”三个人异口同声。

文母是没听懂年轻人的新鲜词,剩下的两个人则是一脸堂皇。

“去帮我盛碗饭。”

文星伊在下头踢她一脚,四两拨千斤把这神补刀的二货给支开。

 

“好久没吃你妈我烧得饭,现在舍不得搁筷子了吧。”

父母见孩子吃得多总是高兴,文星伊附和地笑了笑。

“你那伤表面上说没什么事,还是得好好调养知道吗,”一看女儿扶着肩膀笑得勉强,文母又开始操心起女儿的身体。

“这段时间我就在这给你当保姆了,把你养胖点,瞧你那瘦得弱不禁风的样儿,我看着都心疼。”

“住不下啊…”

文星伊一听母亲要长住就头大。

“我跟你妹妹睡总可以吧。”

“那我睡沙发。”

文涩琪端着饭碗走过来。

“你可以睡我那儿。”金容仙睁着大眼睛在两姐妹之间来回扫视。

“我吗?”文涩琪一脸期待。

“想什么呢你,”文星伊笑了,“饭都还没吃饱就开始做梦了?”

文母摆摆手打断她们,“麻烦别人干什么,就跟我睡。”

她说得斩钉截铁。

金容仙嚼着这话里的字眼,没有吭声。

 

吃完饭之后,金容仙忙着收拾碗筷,本想帮忙洗碗,走到厨房门口又被文母给拦下。

说是累一天了让她去沙发休息,哪有客人洗碗的道理。

金容仙也确实疲劳,就没多推托。

她走到文星伊身前站着。

文星伊手指划拉着手机屏幕,眼睛抬也没抬,伸手很自然地揽了一下她的腰。

金容仙顺势赖在她身边坐下,盯着她的鼻尖出神。

“怎么?”文星伊把手收回来。

“我等会回去了。”

“嗯。”她的声音很低。

“你还过去吗?”

“不了吧,”她努努嘴,“再去我妈得怀疑了,她之前还说我来着…”

“嗯。”

金容仙应着,嘴角垂下去。

文星伊捏捏她的脸,金容仙拍开,她又顺势拉住对方的手。

一双手在俩人跟前荡来荡去荡来荡去…

“咳——”

身后人猛地清了清嗓门,在厨房的水声戛然而止的时候。

金容仙立马松了手。

文星伊假装若无其事换了一个坐姿。

“…”

那声音是文涩琪发出来的,她坐在沙发右侧,正好把这俩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文涩琪从没直击过两个女生的恋爱现场,更何况又是当红偶像,又是十分亲近的人,尴尬之余莫名又有些暗暗激动。

好在她也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性格,即使是知道了看见了,也很少喜形于色。

同龄人多少都会有些虚荣心,守着秘密就渴望炫耀。

但是文涩琪不会,她懂得一传十十传百的道理。

听说的人多了,无论有没有实锤,在演艺圈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金容仙刚听闻这妹妹知道时,还为此在车上担心了好一会儿。

现在想来,文星伊之所以会向她全盘托出,总是有她的打算。

出于信任也好,步步为营也罢,她总是有分寸的。

金容仙想到这里又自责。

要是她一早想清楚这些,也就不至于上车前和她置那没名堂的气,文星伊也就不至于一个人灰溜溜跑去坐副驾驶了……

 

 临走之前,金容仙又问文星伊要不要去她家。

文同学左右为难,一想起先前露过得马脚,只好回绝。

她送金容仙出门,穿过敞亮的过道,又陪她等了会儿电梯。

平时总是嫌慢的电梯今天倒是来得快。

金容仙走进去冲她摆手,让她早点睡觉。

文星伊乖乖点头,等门慢悠悠合上了,她又给按开。

“再送送吧”

她挤进去,迎着对方有些惊喜的目光去牵她的手。

金容仙抿着嘴没说话。

 

楼道口正对面有一个圆形花坛,一对情侣隐在树荫下吻得热火朝天。

文星伊看见了,没好意思抬头。

她原本还想着送下楼就好,到了这会儿又犹豫。

拽着身后同样垂着脑袋走的金容仙快步从他们身边路过。

一路没停,直到进了另一个楼道口。

大概是心跳太快了手心就会出汗,文星伊想松开,金容仙又扣住。

这么一来一回,原本握着手腕的姿势一下变成了十指紧扣。

邻居从电梯里走出来,俩人心照不宣的抬头看一眼,都没有松开来的意思。

她们只是把手往身后藏了藏,然后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金容仙全身的感官细胞好像都集中到了那只交握着的手上。

卡进掌心的指节的微微用力,酥麻感便即刻窜上了心尖。

她活了快二十七年第一次在牵手这件事情上有了奇妙的悸动,和一个相识了快五年,一步步从朋友走到恋人关系的人。

这个人对她有多重要,在她生命里有哪些意义,有她会怎样,没有她又会怎样……

金容仙很少去思考这些。

艺人日复一日的繁忙日程让细细去记取恋爱里的细枝末节都变得奢侈。

若不是一场虚惊,她大概也不会有机会收获现下这些感慨又感激的情绪。

 

文星伊没说送她到哪为止,金容仙也就顺水推舟把她领进了家门。

她在玄关处吻她的嘴角。

一双手生怕是用力压到对方的肩膀,就只好用手指托住下颚。

颈间的脉动烙在掌心格外清晰。

配合着对方回应过来的动作与气息,让她一下子涌上来许多难以言说情绪。

金容仙松开她,文星伊重新把她搂紧。

“害怕吗,车祸的时候。”

金容仙没说话。

“我怕,我特别怕,”文星伊压着嗓子,“我终于懂人为什么会那么怕死了。不是怕自己死,只是怕再也见不到喜欢的人了,怕你会难过。”

金容仙不让她再说了。

她的唇齿抵着对方一张一合,眼睛却怎么也舍不得闭上了。

 “我爱你” 

她近距离盯住文星伊染着褐色眼妆的眼角,指尖一路跟着目光在她脸上抚。

 “所以你必须得健健康康的,知道吗?”

不能让我难过。


 


TBC.

 

评论(36)
热度(502)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