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三)

23

建立了一定默契的人,总是能从对方细微的眼神变化中窥探到她此刻正在酝酿的情绪。
金容仙的眼波晃动了一下,在文星伊翻身而上按住她胳膊的时候。
一张脸红扑扑的,手压在自己的领口微微向上拽了一下。
文星伊捕捉到了,脑子里恍然闪过半年前的某些片段,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你最近好喜欢逗我,很有趣吗?”
“嗯,”金容仙回答地心不在焉,眼神落在她的嘴唇上。
“有趣?”
“哎哎…啊哈哈哈…你别来…”
手指杵在她的胳肢窝蓄势待发,金容仙瞬间像只煮熟的虾米蜷成一团,翻来覆去地闪躲。
“我不逗你就是了…哎啊哈哈哈…”
……
闹得正欢的时候,门外徒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门铃,两个人面面相觑愣了半晌。
“大中午的,谁找你?”文星伊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朝客厅看一眼。
“不知道,”金容仙气喘吁吁,整个人懒散地陷在被窝里,推了一把文星伊的胳膊,“你去看看。”
文星伊不情不愿的下床,汲着拖鞋往外走。
感应门被打开,发出“滴——”的声响。
出现在视线里的人,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望见文星伊的瞬间,和门内人一道,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我走错门了吗?”
“没有没有…”文星伊侧着身迎她。
“那怎么是你开得门?容呢?还在睡觉吗?”
“呃,”文星伊来不及回答,眼前人就已经自顾自脱了鞋,轻车熟路地朝房间走去。
文星伊跟在她身后,快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刚好瞥见金容仙一个鲤鱼打挺从凌乱的被单里爬起来的狼狈样子。
“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金容熙环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金容仙一头糟发和快要斜到肩膀的衣领上,“你怎么睡成这个鬼样子了…”
金容仙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你什么时候回得国,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给你发了消息啊妹妹,你不看手机的吗?”
“哦,我刚睡醒。”
金容仙支棱着脑袋往浴室走,路过文星伊身边的时候故意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星伊刚录完节目吗?”金容熙跟在她身后问。
“嗯,我来找姐姐一起吃饭。”
有人的时候一口一个姐姐,叫得别提多乖巧。
“那刚好一起啊。”
“你请客吗?”金容仙凑了个脑袋出来问她。
“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跟我一条战线才对吗?”
金容熙边说边进了浴室,靠在门框上,一眼就看到了洗手台上成双成对的牙刷。
“你养男人了?”
“啊??”
“这个。”她指了指另一个口杯。
“…这是星伊的。”
“哦?”金容熙看破一切,给了个礼貌的微笑,“你不要拿文星伊当挡箭牌哦。”
“真的是她的啊。”
“你衣柜上挂的那两件衣服也是她的?”
“是啊。”
“文星伊穿男装吗?”
“她一直都喜欢穿男装啊…”
“你就编吧,她家就住你对面,有必要跑来你这长期驻扎?”
“也不是长期…”话到嘴边,金容仙转念一想,生怕是越描越黑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干脆闭了嘴。

以金容仙出趟门的磨叽程度,午饭是吃不成了。三个人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打车去了一家中餐厅。
吃到一半,金容熙突然冒出一句,“我今晚在你家住哦。”
“哦。”
“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怕你晚上万一要带人回去什么的…”
“什么啊,”金容仙翻她一眼,“我能带什么人回去啊真是。”
“容仙欧尼也就只能带我回去了。”文星伊凑到她脸边附和,“是不是?”
“吃你的饭好不好?”
“你们俩这一唱一和的,掩护打得很好嘛。”金容熙的目光在俩人脸上扫视,“不过说实话,像你们这样的偶像团体,不恋爱的话,都怎么排解?”
“你怎么排解人家就怎么排解呗。”
“你怎么排解?”
“我?”金容仙抬头看她一眼,“我…不需要…”
“那你家多余的牙刷怎么回事?”金容熙抿一口啤酒,说得漫不经心。
“啊我真是,你想到哪去了啊,跟你解释了你又不信…”
“文星伊,”
“啊?”文星伊夹菜的手猛地抖了一下,一块肉掉在桌上。
“你老实告诉我,她有没有恋爱?”
“没有吧…”故作镇定地看她一眼,“姐姐没跟我说过诶,不过追她的人一直很多来着。”
“我就知道。”
“但是她都不理的,礼物拒收,电话不接,短信看都不看直接删的那种。”
“真的吗??”金容熙开始上下打量自己的妹妹,“你真的很奇怪啊金容仙。”
“姐姐是出了名的铁壁女。”
“啊…你这么说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容仙之前不是谈过一个男朋友吗…”
“你够了啊。”金容仙伸长了手要堵她的嘴。
文星伊看她一脸局促,一下就起了好奇心,拽住她的手示意她继续说。
“谈了挺久的,但这个人真的活得很清心寡欲啊,接吻都很少的那种。我之前还以为她是因为不懂事害羞才这样,可她真的懂得很多!什么都懂,却一点都不感兴趣…”
金容仙无语凝噎。
“说实话,初恋这样就算了,这把年纪还这么冷淡的话,你是不是有什么恋爱障碍?”
“你才有障碍。”
“不然是什么性冷淡吗?”
文星伊猛地呛了一口。
金容熙被她吓一跳,赶紧扯了张纸递给她,“你怎么,吃口菜也能呛着。”
“太辣了…”
“我觉得还好吧,你觉得呢?”
“她不太能吃辣,”金容仙把自己的水杯挪到她手边,“喝水。”
“对了,星伊你恋爱了吗?”
文星伊嘴里含着水,忙不迭摇头。
“你也不想谈?”
“我想啊。”她抹了把嘴,瞟一眼金容仙,被身边人从桌子底下踹一脚。
“那怎么不谈,你应该有很多人追求吧?”
“完全多,”金容仙头都不抬,“她男女通吃的。”
“哇,真是大发了。”
“不是啦,说什么呢…”文星伊又在底下一脚踹回去。
“那不然上次打歌舞台之后找你要号码那个小可爱是什么。”
“亲故啊亲故。”文星伊尴尬地笑笑。

“在姐姐面前说这些真的好嘛…”
金容熙去结账之后,文星伊站在店门口问她。
“追求者而已,又没说你谈过女朋友。”
“容易引起怀疑啊…”
“要怀疑早怀疑了好吧,再说了,你长得就一副男女通吃的样子啊。”
“什么啊…我哪里——”
“贵死了这里,”
突然从身后冒出来的声音,把文星伊吓了一跳。
“你们俩个,下次给我请回来听到没有。”
“知道啦,姐姐。”金容仙笑靥如花。
“怎么回去,走路吗?我吃得好饱。”
“好啊,我好久没有这样走回家了。”
“前几天录节目不是才和那个谁走了吗?”文星伊跟在她后头吐槽。
“干嘛突然说这个…”
“什么节目?”金容熙回头问她。
“恋爱真人秀节目。”
“哦?我结吗?你什么时候接了这个节目?”
金容仙撇嘴,“公司非要接的。”
“哇,不错啊,男嘉宾是谁?人怎么样?长得帅不帅?”
“……”
亲姐的好奇一个接一个往外蹦,金容仙不愿理,倒是文星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回答得格外积极。
“Eric nam,海归脑性男,很不错的。”
“你是什么人格分裂吗?上午还diss人家,现在又开始卖安利了?”金容仙双手抱臂,暗暗地瞪她一眼。
金容熙一脸兴奋,圈了她半边胳膊,“偶像歌手嘛?那可以啊,也有共同话题,你们相处得怎么样?”
金容仙真心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摆摆手自顾自地往前走。
“你不要这么冷淡嘛,多好的机会啊,人不错的话,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啊。”
“是啊,发展一下啊。”文星伊笑着附和。
“你真心的吗?”
“不是…”
“不是的话那么闭嘴。”
“你干嘛凶她,”金容熙护犊子一般把文星伊扯到身边,“你说你平时又不爱出门,那些个追求你的人,你连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人家,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恋爱节目给你打掩护,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感受一下恋爱的感觉,我都替你觉得亏啊妹妹。”
“我也替你觉得亏啊姐姐。”
金容仙一下子垮了脸,“你非要这样吗?”
“我开玩笑的…”
看见眼前人一脸正色,文星伊收起笑意不再搭腔。

走到小区附近的便利店的时候,金容熙说要去店里买点日用品,留下两个别扭的人在门口等着。
“生气了吗?”文星伊扯扯她的尾指。
“没有。”
“可是你满脸都写着我生气了。”
她抬手想捏捏金容仙气鼓鼓的脸颊肉,被金容仙侧着脑袋躲掉,“哎呀,别烦。”
“我刚才开玩笑的嘛,因为容欧尼在才这么说得…”
“姐姐不在的时候,你不也说过类似的话吗。”
“那是说给公司的人听得啊…”
“嗯,知道了。”金容仙低着头,一脚踢了脚边的石子。
“那我以后不说了好不好?”
文星伊往前挪了一小步,五指扣进她的掌心。
“你说那些话的时候,都怎么想的…?”
文星伊犹豫了一下,“没怎么想啊,就…随便附和而已。”
“是吗?”金容仙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企图在她脸上找到些其他情绪。
“怎么…”
“没怎么,挺好的。”偏开头不再看她。
“你这明明就是不好的意思嘛…”
“挺好的啊,心挺大的。”
松开的手指稍稍挣了一下,又被文星伊换了方式握住。
“那不然我应该怎么样呢?”
她扯一下对方的胳膊想把她带近跟前,手还没握住两秒,就被金容仙猛地抽开了。
“姐姐过来了。”她压着嗓子说。
文星伊转头去看,脸上的表情毫无破绽,指尖却像被什么蛰了一下隐隐作痛。

两个人一路无话,走到小区的公共花园。
全程都是金容熙一个人在说着,金容仙偶尔搭腔,文星伊则干脆成了哑巴。
聊到后来,话题又转回到金容仙的恋爱问题上,姐姐苦口婆心,不惜搬出父母表达了自己对妹妹不谈恋爱的担忧。
金容仙本来就有点儿烦躁,一听她又要提那档节目了,赶忙开口应付,“知道了知道了,我也是人啊,真的有感觉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好吧。”
“这样才对嘛,哪怕不在一起,身边有个男人照顾你也好啊,是不是星伊。”
文星伊的思绪还停留在她上一句话里兜圈,猛然间四目相对,下意识就点了头。
金容仙看她一眼,心里沉了块巨石。
三个人沉默地走,走到人行道的分岔口,文星伊没有再往前的理由了,
“那么…我就往这边回去了…”
她的步伐止在两个人身后。
金容熙回头跟她挥手,“嗯,晚安哦。”
“晚安。”她也朝两人挥手。
金容仙无动于衷,听完她的晚安,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文星伊默默地看她一会儿。
心里闷闷的。

揪不出源头又找不到出口的情绪实在磨人。
回到家,陷进沙发里,文星伊越想越乱,索性拿起手机,给金容仙发消息。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对方的回复。
她披起外套出了门。
五分钟后,拨过去的语音通话终于被接起来。
电话里的人压低了嗓音问她,“干嘛。”
“睡了?”
“还没有,干嘛?”
“那你出来一下吧。”
金容仙从床上坐起身,沉默了几秒,“没穿内衣,懒得出门了…”
“我就在你门口。”
“那你直接进来不就好了,干嘛非让我出去…”
“你出来吧,就一会会儿,有话说。”
金容仙不情不愿地起身往外走,路过浴室的时候特意放轻了脚步。
一开门,就看见文星伊靠在墙边坐着。
“说吧。”
“终于出来了…”文星伊拍拍屁股站起来,“刚刚给你发消息为什么不回我。”
“没看到。”
“那之前在路上你也不理我,连句晚安都不说…”
“你把我叫出来是想跟我吵一架吗?”
“不是…”
“那是干嘛。”金容仙有点儿不耐烦。
“欧尼撒浪嘿。”
“莫呀?”
文星伊掐了一下她的脸,“撒浪嘿。”
“因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才这样讨好我吗?”
“不是,”她边说边摇头,“就只是…每天都想对你说的话而已。”
“……”
金容仙成功被她油腻到了,推了一把她越凑越近的肩膀,“你得了吧,镜头外这种话第一次听说。”
“那么我以后真的会天天说。”
“不要,肉麻的要死…”
文星伊盯住她飘忽的小眼神和撇嘴挠鼻子的小动作,勾起嘴角向前迈了一步。
“可以亲你一下吗?”
“不可…”
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一张脸就直接凑到了她的鼻尖处,金容仙赶忙用手推了一把,“有监控啊。”
文星伊垂眼看她,见她曲起膝盖,偏向一侧的额角刚好蹭到她的下颚,顺势就在她脑袋上亲了一口,“姐姐睡了吗?”
“她还在洗澡…”
“那你不早说。”
文星伊三两下按了密码,拉着金容仙的胳膊把她拽进门。
感应门关上,发出“哔——”的声响。
与此同时,浴室里传来了金容熙试探地问候,“谁啊?”
没有人回答她。
因为两个人正忙着接吻。
客厅里只有浴室传来的淋浴声,和此刻被无限放大的唾液交换的声音。
文星伊半眯着眼,成缝的视线里,金容仙的一双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在别处。
她故意偏了一下脑袋,扣住她的手腕越过头顶。
小年下似乎很喜欢这种稍稍带点倾略性的动作……金容仙有一出没一出地想,回应的同时又要提防忽然被打开的浴室门。
三心二意,压根没法投入。
舌下系带被她扯得生疼,手又被压在门板上,金容仙迫不得已,“嗯”了一声表示抗议。
好巧不巧,浴室的水声恰好在这时戛然而止。
吓得她心脏都漏一拍,一只手握住门把,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文星伊撵出去一样。
“你干嘛,”文星伊盯着她想要开门的手,“你要把我赶出去嘛…”
“不是…”金容仙松开手,“姐姐洗好了…”
“我在这里也没关系呀,”文星伊看她按住胸口大喘气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你这么紧张,搞得我像是来偷情的一样…”
可不就是来偷情的么,金容仙暗暗地想。


TBC.

评论(32)
热度(579)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