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十)

20

文星伊每次从超市屯回来的零食,都会被金容仙很自觉地摆进自家的储物柜。
这次也不例外。
在她收了伞准备进屋的时候,金容仙正在往冰箱里塞她刚刚买的饮料。
嘴里叼着那盒便利店大叔附送给文星伊的草莓牛奶,边放边嘟囔,“为什么又买这么多啤酒啊真是。”
“那是我买来自己喝的呀…”
文星伊关了门走进客厅,随手将泡菜饼搁在饭桌上。
“你是什么酒鬼吗?不喝睡不着的那种?”
“恩。不喝睡不着。”
金容仙翻了一个白眼,关好冰箱,边走边脱了身上的棉大衣。
挂上衣架的时候,顺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方形小盒子,转身递给了身后的人。
“这什么?”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文星伊疑狐地接过盒子,边拆包装边说,“不会是什么戒指之类的东西吧。”
金容仙没吭声,塞给她之后就去开电视了。
文星伊一个人站在衣架旁捣鼓,拆开了外层的牛皮纸包装,露出内里的胡桃色小木盒,打开木盒,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银环嵌在中间。
“哦??还真是戒指??”抬头看她一眼,“送给我的?”
金容仙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点头。
“为什么突然送我这个?”
“你不是天天催着问我要生日礼物嘛…”
“喔~生日送戒指?有什么特殊含义嘛?”
“没有。”金容仙不看她,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换着台,“没什么含义,实在是不知道该送什么了…”
文星伊勾起嘴角,一副我都知道你就别傲娇了的表情,走到她身边坐下,“虽然有点迟,但我会好好戴的!”
她拿着戒指在自己手指上比划,从右手换到左手,中间三个指头都试了个遍,还是未果。
“你是不是记错指围了?这也…太小了吧…”
金容仙实在看不下去,拿回戒指,捏着文星伊的左手手腕,一点也不温柔地把戒指套在了她的小指上。
“尾戒?”她撑开手指,拿远了赏看,“为什么是尾戒?”
“做的时候做小了…不愿再重新做一个了,就只好将错就错做成尾戒了…”
文星伊被她噎了一下,反应了一会才抓住重点,“这是你自己做的?”
“恩,”金容仙冲她挑了下眉毛,“不要太感动哦~”
眼前人鼻肌都快升天了,勾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赏了个吻,被金容仙仰着头躲开,“你的呢?”
“什么我的?”
“你就做了一个吗?”
“对啊…不然呢。”
“谁做戒指只做一个的啊…”文星伊撇撇嘴,看了眼包装盒上的logo,“看来下次咱们得再去一次了。”
“为什么?”
“得回礼啊,你生日不是也快到了吗,我也做一个送你呗。”
金容仙睁大了眼睛瞧她,“哇…文星伊你也太没有创意了吧,生日就这样敷衍我的吗?”
“怎么了嘛,本来戒指这种东西就该一起戴啊,你做给我我也做给你不是很好嘛。”
“我不要。要做我就一起做了,干嘛等你给我做啊。你别送这个昂,我不会戴的…”
“为什么啊?”
“太明显了…怎么戴啊!你去年送的那条死贵死贵的项链,我戴一次就被造型师姐姐问一次,今年再戴个情侣尾戒算怎么回事啊…”
“就说友情戒指啊,你不要这么做贼心虚啊姐姐…”
“粉丝也是有眼睛的好吧。”
“错开来戴不就好了,”文星伊扯着她的手晃了晃,“不然你就串在那条项链里,戴脖子上?”
“不要,你自己好好戴着就行了…”
“不行,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了,一个人戴有什么意思…”

事实证明,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事情,金容仙哪怕嘴上说了不要,最后还是会乖乖地陪她去做。
两个人趁着金容仙生日的那天偷偷摸摸地去了那家DIY手工店。
全副武装地坐在店铺的最角落里。
文星伊专心致志地打磨,金容仙就坐在旁边撑着脑袋看她,时不时帮她递个工具搭把手。
原以为可以很低调地做完就走的。没想到,结账的时候,还是被老板认了出来。
手工店的老板拉着她们,硬是要她们签个名再走,两个人没什么推拒的理由,配合地签了。
“这回好了,谁都知道咱们来这做戒指了…”出了店门的之后,金容仙边走边嘟囔。
“没关系的,好朋友做个戒指而已,很正常。”
“哦?好朋友~”
难得的欲说还休的语气,让文星伊诧异地多看了她几眼,刚想顺着她的话头接下去,就被耳边徒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文星伊见她接起电话,说了几句,脸上立刻切换了工作状态才会有的严肃表情,乖乖收了声。
“怎么了?”等她挂断之后,文星伊幽幽地问了一句。
“我等会得去趟公司哦…”
“什么事?”
“好像是电视台的人来了,开个什么会吧。”
文星伊没有再多问。

两个人打车到公司和住处的岔路口,一左一右下了车。
因着这个路口同事和私生出没得最为频繁,人多眼杂,她们没有多停留。
隔着出租车挥了挥手,转过身,便往各自的岔路里走。
金容仙的心情有些微妙。
一个人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她。
为了回归,文星伊最近瘦太多了。
裹着羽绒服的背影落在人群里还是显得瘦弱,低着头,两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一摇一摆的走。
望见她绕过私家车,进了转角,金容仙便不再看她,转而盯着自己的鞋尖,边走边思索。
最近的她时常能从两个人的相处中感受到一种微妙的心境变化。
尤其是忙完了年末舞台,一边休息一边准备专辑的这个两个月,这种类似于恋爱的微妙心境就显得更加突兀。
想要和她一起,并且想要更加靠近。
短暂的分开会想念,而呆在一块哪怕各自忙碌或者什么都不做,都会觉得很治愈。
尽管这种感觉以往也曾有过,可最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她不那么愿意压制了,更多的时候会放任它滋长。
金容仙也不知道这种心境的转变是好是坏…
可至少在繁忙的日程中,有一个想起来就会觉得轻松幸福的人住在心里,对她而言,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这种转变并没有明显到让文星伊也能察觉出来的程度。
在文星伊的眼里,金容仙仍是那个说完喜欢立马就要补一句但是的理智队长。
尽管如此,光凭她偷偷做戒指送给自己这件事,就足以让文星伊心甘情愿的再陪她推拉个几十年了。
她走在路上,看着尾指上的闪闪发光的戒指,脑子里好像不自觉就能浮现出金容仙埋着头笨手笨脚打磨的样子。
虽然不常表达,却总是能让对方从她细微的行动里体会到温情。
文星伊想着想着便觉得幸运,心里甜得冒泡泡。
只是还没等她把这阵甜蜜消化,代表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进来。
电话里的人让她也去趟公司,说是电视台的人来敲合同,她得去签字。
文星伊那个悔呀…早知道就跟金容仙一起去公司了啊,白让她一个人来来回回走这么多冤枉路…
心里默默地抱怨了几句,嘴上却仍是恭恭敬敬地答应,说,好,马上到。


推开会议室门的时候,文星伊并没有料到对方所说的签合同,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排场。
几个清一色戴着眼镜的人坐在方形会议桌的左侧,身后架着两台机位。
而右侧,光公司的事务负责人就来了四位,还有一些经纪人、助理坐在一旁。
有人听到关门声回头,文星伊与他们一一点头问好,一个人走到会议室的角落坐下。
其实没多少人注意到她,因为大家都忙着就一份合同书在商讨。
抬眼扫视了一圈,在会议桌最里侧的位置上,找到了正低头端详文件的金容仙。
她看得很认真,只有偶尔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才会抬头。
而这一抬头,却正好和坐在角落里的文星伊对上了视线。
眼前的人扬起嘴角,在自己微微放大的瞳孔里稍稍偏了偏脑袋。
金容仙下意识地撇开目光,下一秒,就听到对面这位PD打趣般说了一句,
“现在的观众太苛刻了,太做作的一律不买账。”
另一位接着开口,“是啊,我们也是权衡了很久才找到颂乐xi的,男嘉宾也是我们台的常客了,两位无论是性格还是人气都很匹配。接下来的拍摄,还望贵公司能多多配合。”
“这是肯定的,”代表应承着,转而将目光投向了金容仙,“只是我们的艺人啊,有些认生,但是敬业程度一百分!综艺新人,今后还需要各位作家多多引导。”
“不存在不存在,真人秀嘛,力求真实,就当谈一场恋爱了,做自己就好,不要有负担。”
PD说着说着,也看了她一眼,“颂乐xi现在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吗?”
金容仙的笑容僵在脸上,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在自己身上,不得不开口回答,
“没有…”
“那就更好了,我们这个节目啊,还真撮合了不少业界情侣!”
几位PD相视而笑。
如此暗示的一句话,瞬间打破了会议室中的沉闷,在场的人似乎都在笑着,附和着空气里的打趣氛围。
可呆在角落里的文星伊,到这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一直听得云里雾里的她,直到看见合同书封面上巨大的印刷logo之后,才敢肯定那一直盘在心头的令人惴惴不安的猜测。
金容仙要上我结了。
不爱出门、不擅推拒、除了成员几乎没什么艺人朋友的金容仙,要上我结了。
这也就意味,抛开综艺的外衣,有一个男人,即将打着工作的旗号,正大光明的与她“恋爱”。
享受那些来源于金容仙,或被动或主动的讨好与付出。
分享那些一直以来只有自己才有机会发觉、甚至于连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发觉到的,属于金容仙的可爱之处。
心塞。
太心塞了。
文星伊想得出神,以至于会议结束,经纪人叫着她的名字唤她过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及时反应。
路过金容仙身后的刹那,忙着和作家交流剧本的她,突然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文星伊觉得自己此刻的表情管理一定很失败。
因为她分明看到,四目相对的瞬间,金容仙轻轻地蹙了一下眉。
就好像在说,该拿你怎么办呢,我也无能为力啊。
……
还能怎么办呢?
于组合而言,这是一个打响组合知名度最好的途径。
身为队长,她已经背负的够多了。
而理解、支持、鼓励,这才是同为成员的自己最应该为她做的。
可是,若无其事太难了,强颜欢笑也是,都太难了…

“这是内场嘉宾合同,三期的放送分量,第一期的录制时间预计在四月中旬,之后还有一个四人放送,这个得等脚本出来之后才能定下来,你先签这份。”
文星伊走到会议室中间,经纪人把几份合同摆在她面前,一份一份的跟她解释。
“三期都得是我吗?不可以一人录一期这样?”
“怎么?不想去吗?”代表听闻,压低了嗓子问她。
“没有…”
“知道你们的日程满,可为了这个节目怎么也得把时间挤出来,难得的综艺资源,好好把握。”
文星伊知道他会错了意,没有多说,手起笔落地在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你有空多做做容仙的思想工作,她太拘谨了,这种恋爱节目,放不开可不行。”
文星伊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点点头,攥在手心的笔盖嵌进肉里,硌得她生疼。


太多话想要说的时候,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
两个人从公司出来,一左一右坐进保姆车里,默默无言地看着窗外的街景发呆。
沉默的间隙,身边人的肚子突然不合时宜地响了一下。
文星伊偏了偏头,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微笑,
“饿了吧,晚上想吃什么?”
金容仙有些不好意思,摸着鼻尖和她对视,“随便吃点吧…看看家里还有什么食材,不然点外卖也行。”
“恩。”
公司到住处不过两条街的路程,车子很快驶进了小区。
下车前,金容仙扶着驾驶座的椅背问了一句,“慧琳欧尼吃了吗?要不要一起上去吃点?”
“不了,我吃过了。”
“那好吧,我们走了哦,拜拜。”
“明天见。”
文星伊站在车外跟慧琳欧尼挥手,接过金容仙递过来的手包,转身和她一起进了楼道。
而坐在车内的人,看着她们一前一后的背影,和没走几步路便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升起车窗,徐徐地叹了一口气。


TBC.

听说有人想上我的车🌚可是正文剧情暂时还没法开车
那么我们就,番外飙一飙吧🤘🏻

评论(24)
热度(459)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