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十八)

18

每年的秋末,都是艺人们最繁忙的时段。
一天跑两三个行程,对于那些刚刚熬出头的小公司艺人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这种马不停蹄的生活节奏,除了让人身心俱疲之外,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可以剥夺某些人胡思乱想的时间和精力。
在文星伊看来,一旦没有时间去思考她和金容仙的种种可能,首尔的秋天于她还可以过得更快一些。

这一趟航班的目的地是济州岛。
文星伊坐在靠窗边的位置,透过层层薄云,隐约可以看见错落有致的城市版图在视线内变得越来越小。
机舱内的压强压得她的鼓膜嗡嗡作响,转过头,金容仙已经靠在旁边睡着了。
她的头斜斜地枕在椅背上,与肩膀折成了一个奇特的角度,随着颠簸的气流一下一下地点着。
文星伊坐直身体,凑了个肩膀过去给她垫着,摇摇晃晃的小脑袋甫一触到她的肩膀,就卸下了所有重量,自动寻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靠着。
这种不言不语的温情在她们朝夕相处的过程里从来不少见。
即使是在相互系有心结的当下,类似于劳累时借对方一个肩膀的事情,她们也从不会吝啬。
只不过再往下的亲密,便需要一些催化剂了。

公演的主办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电视台。
活动一结束,加上经纪人一行七个人就驱车前往了位于济州岛海边的一家星级度假酒店。
当地的承办方出手相当阔绰,几乎所有的参演艺人都被安排在了这家酒店。
办理完入住,七个人沿着酒店的风雨长廊往自助餐厅走。
餐厅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刚才的活动中打过照面的艺人和经纪人。
她们选了个靠窗的卡座坐下。
全透明的玻璃地面,低头就可以看见底下蔚蓝的大海,四周也都是无缝玻璃幕墙,置身其中,恍然有一种忙里偷闲来度假的感觉。
“真的大发了…”
安慧真一边剥着蟹腿,一边还不忘用左手翻炒着烤锅上的鱿鱼。
丁辉人忙着往大家的杯子里斟酒,嘴里叼着安慧真顺手递过来的蟹肉。
“上一次咱们四个人聚在一块喝酒是什么时候来着?”
“年初?”
“去年年初了吧…搬了新宿舍那会儿。”
文星伊接过丁辉人递过来的烧酒,就着杯口抿了一口。
“没错没错。”金容仙忙不迭点头,“真快啊,一晃都快两年了…”
“是啊,容仙欧尼都要奔三了。”
话音刚落,就被身边的人赏了记重锤。
文星伊笑嘻嘻的揉了揉胳膊,看丁辉人正准备往金容仙的杯子倒酒,眼疾手快的盖住了杯口。
金容仙反应虽然慢一些,却也牢牢地托住了丁辉人的手腕。
倒酒的动作定在半空,丁辉人夸张地看了看眼前这一对别扭的人。
“欧尼不喝一点吗?”
“她不喝。”
“我不喝。”
这会儿两个人倒是默契十足,异口同声的拒绝,皆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丁辉人看着好笑。
对于这两个姐姐在练习室大吵了一架然后冷战了大半月的事情,她早有耳闻。
只不过这件事,她并不是从两个当事人口中知晓的。
敢在公司练习室吵架,并且冷战到代表亲自在群聊里慰问她们是否和好的人,也就只有她们俩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俩人似乎已经是不需要他人再操心的情况了。
朝夕相处的人,连和好的契机都会被磨合地可有可无。
“你喝点什么?”
文星伊端着金容仙的杯子起身,想去给她倒些别的饮料。
“芒果汁。”
金容仙仰头看她,真挚的表情融进身后一片蔚蓝的大海。
半个将落不落的太阳悬在海岸线上,将眼前人笼罩地柔和不已。
她看得出神,见文星伊出了卡座,往前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怎么了?”
“人太多了…等会再去给你倒…”
金容仙疑狐地接过她递回来的空杯,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斜对面的经纪人发出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星呐…后面…”
文星伊坐回座位,强装镇定地给经纪人使眼色,可对方看都不看她,眼神一个劲盯在距离她们十米开外的那个人身上。
“星呐…星呐…回头看看啊,她过来了。”
文星伊不敢回头,垂着脑袋,爆红的脸几乎都要垂进碗里了。
金容仙看她一脸娇羞的样子,心里实在是好奇,这得是来了个什么人啊才能让文星伊羞成这样…
伸长了脑袋刚准备一探究竟,就看见几个女人谈笑风生地从她们卡座门口走过。
落在最后的那个女人,正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手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表情,连路过的风变得沁人心脾。
金容仙绷着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能让文星伊这个混世魔王娇羞成这样的女人,除了她的心头好郑秀晶女士,还能有谁呢?
再看一眼文星伊,和心头好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让她整个人从脖子到手臂几乎都红成了一个麻辣小龙虾。
金容仙瞬间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就好像遛狗遛到一半狗绳断了,喂鸟喂到一半鸟笼开了…
这种握不住的憋屈感,一直持续到那一行人吃饱喝足准备离开。
再一次路过她们的卡座时,文星伊的总算是保持住了同为偶像基本的镇定。
“文星伊同学,你没有机会了。”
经纪人看着郑秀晶拐出大门的背影,故意打趣她。
文星伊用手指蹭蹭鼻尖,余光瞥到金容仙空空如也的杯子,才想起自己先前要干的事情。
刚想拿起杯子,就被金容仙抬手按住了。
“吃都吃完了…还有什么好倒的。”
饶是再愚钝的人,也听得出这话里的嗔怪。
文星伊松了手,支愣着脑袋,看身旁人起身,就着她和餐桌前的那点缝隙挤了出去。
她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臀上,并随着她的步伐一道追去了自助区。
直勾勾地看了几秒,就被丁辉人敲在玻璃杯上的筷子拽回了注意力。
转过头,眼前的丁辉人一只手挡在嘴边,没出声,只是张嘴朝她比了个口型,
“吃——醋——了”
文星伊心领神会,见丁辉人笑得暧昧,愣是把心里刚刚冒出头的一点窃喜憋了回去。
撇撇嘴,故作镇定地抿了一口酒。

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开始玩起酒桌游戏。
从黑手党Game玩到沉默的007Bang,玩得不亦乐乎。
几组艺人从她们身边路过都是一副少见多怪的诧异表情。
金容仙不喝酒,就以白开水代酒,其他人输了喝一口,她输了喝一杯。
小酒垃不乐意,硬是跟文星伊讨价还价半天才减了一半。
可她这几个妹妹哪里会这么容易放过她,早在练习生时期就养成的一言不合容集中的好习惯,到今天还是屡试不爽。
文星伊一个眼神使给丁辉人,小奶狗就会自动知会安慧真。
一来二去间,金容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白开水…她的肾就是再好,也耐不住这大半杯大半杯的水往里灌。
赶忙叫了暂停,起身就想往卫生间里跑。
只是她的屁股才刚离开椅子,就被身旁撑着脑袋的文星伊一把按了回去。
“去哪里?”
眼前人红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玩得太兴奋还是喝酒喝上了头,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变得洪亮。
“厕所…”
“不许去~”
拐了几个弯儿的尾音听得丁辉人简直迷醉。
她真心是第一次从文星伊嘴里听见这种少女式撒娇,再配合着她拽住金容仙衣袖晃来晃去的动作一起食用,更有一种催人呕吐的感觉…
金容仙尴尬地冲其他人笑笑,文星伊这种腻人的语调一出来,十有八九就是喝high了。
一边笑,一边费劲地把自己的衣袖从她的指缝里扣出来,压着嗓子,咬牙切齿地教唆她,
“不许再喝了啊你…”
小酌怡情,大醉伤身。
况且她和文星伊今晚开得是一间房,这家伙喝多了一夜折腾的性子,金容仙领略过一次真心不敢再领略第二次。
可文星伊哪里是那么听话的人,喝兴奋了十头牛都拽不回来。
金容仙刚从卫生间出来,远远地就看见文星伊站在椅子上,正手舞足蹈地和对面的人比划。
再走近一些,丁辉人的脚都快举过头顶了,十米开外都能听到她气壮山河的笑声。
一个高档优雅的自助餐厅,硬是被她们玩出了街边大排档的感觉…
这场面,哪里还有一点当红女团的样子。
偏偏经纪人也不拦着,坐在旁边笑呵呵地看她们疯,时不时帮她们倒上酒,在文星伊偶尔赖皮的时候,就差没帮着丁辉人一起撬开她的嘴把酒给她灌进去了…
金容仙看得那叫一个触目惊心,拽住丁辉人的胳膊不让她们再疯了。
但连输几把的文三岁万分不高兴,非要再来几局,被金容仙一掌拍在屁股上。
“还玩儿啥啊你都要喝成二百五了…收拾收拾回去睡了。”
“最后一盘,输了的清酒。”
笑到疲惫的小奶狗摆摆手,“你老赖皮,我不跟你玩儿。”
“那咱们一起,最后一局007Bang,输了的清酒,怎么样?”
“万一容仙欧尼输了怎么办?”
“她输了…”文星伊歪着脑袋看她一眼,合计了一下事件概率,不敢夸下海口,“咱们就平分…”
“不玩。”
“那我帮她喝一半,剩下的咱们平分。”
丁辉人瞅了瞅剩余的酒量,想着喝一半也够文星伊今夜上房揭瓦了,秉承着好人做到底的优良作风,一拍桌子,“成交!”
金容仙被cue的莫名其妙,但为了文星伊能少喝一点让她今夜睡个安稳觉,硬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陪她们玩了最后一局。
结果,当然是,金容仙,不负众望,输了游戏。
金容仙万分愧疚,趁着大伙儿不注意,偷偷帮文星伊倒了几杯在地上,被斜赖在座椅里丁辉人逮个正着。
小丁同学看破不说破,勾起嘴角笑得狡诈。
再看一眼喝得面红耳赤、双目涣散的文星伊,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倒吧倒吧,再多倒几杯你们今晚也别想睡个好觉啊哈哈哈哈ψ(`∇´)ψ


TBC.

久等啦:D时隔十天的更新
最近真的是全国各地跑忙着考试…回到家就感冒了
但看见妈木二连冠再累也想狗起来更文啊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479)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