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十七)

17

金容仙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首尔蚕室体育馆的舞台,梦见了一片绿油油的萝卜海。
音乐响起的一瞬间,她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转过头,文星伊正站在她的身旁笑得温柔。
舞台的追光打在她的身上,她一步步走近,走到距离她一米不到的地方,牵住了她的手。
喧闹的场馆瞬间安静下来。
而文星伊的声音,却被话筒放大了无数倍,一遍又一遍的在场内上空盘旋…
她说,容仙呐,我爱你,我绝不放手。
……

触不及防的拥抱,将金容仙拉回现实。
她的意识首先苏醒,隐约听见耳边断断续续的抽泣。
尔后,大脑才感知到身体上方属于文星伊的负重…下意识抬手,抵住了眼前人的肩膀。
残余的酒精使她头疼欲裂,金容仙勉强撑开眼皮…
眼前的文星伊正跪坐在床前,俯下身子,脑门抵在她半边肩膀上,窸窸窣窣地颤抖。
“你别…¥$&,好不好?”

金容仙迟钝又混乱。
光怪陆离的梦境仍在持续操控着她的思维,手滑到文星伊的肩胛骨处,似有若无地拍抚了一阵。
“怎么了…别哭…”
她根本没搞清楚状况,一举一动都并非大脑下达的指令,只是感觉到文星伊在哭,就下意识地想要安抚。
可谁知,眼前人非但没能止住哭泣,反而因为她的抚慰变得更加激动。
“别喜欢他…”
“……”
拥住她的手倏然收紧。
金容仙都被她勒得半腾空了,无奈之下,只好抬手圈住了她的脑袋,
“恩…你别哭…别哭了…”
文星伊抽泣之中夹杂着几句呢喃,金容仙听不真切,却仍是顺着她的话端点头。
想抬起她的脸,却在文星伊的挣扎之中,被一把按在了床上…

四目相对,眼前的文星伊,俨然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眼泪顺着下巴一滴一滴落在金容仙的脸上,被金容仙抬手抹去。
托住她的脸,眼神里尽是心疼,
“怎么了…恩?别哭…”
“喜欢你…”
“……”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金容仙有些懵,来不及回应,文星伊的喃喃自语又绕在耳畔,
“你明明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我喜欢你。”

梦境与现实交迭。
金容仙的眼神有些失焦。
她分明记起方才的梦里,文星伊站在台上,一步步走向她的样子。
她说,我爱你,我绝不放手。
追光打在她身上,她就像个恒星,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可这光芒,却在下一秒瞬间褪了色。

没有什么能抵得住流言蜚语。
粉丝,舞台,财富,名气,她爱的人,还有口口声声说爱她的文星伊…
流言面前,都不过是一击即溃的易碎品。

抚在脸上的手指慢慢缩进掌心,金容仙僵着身子,无声地呆望着天花板。
惴惴不安的梦境片段顺着记忆隧道一点一点回流。
……
她看见台下朝气蓬勃的脸庞变得刻薄狰狞,铺天盖地的恶语,还有源源不断向台上丢掷的应援棒…
而她和文星伊,站在刺眼的灯光下,成为众矢之的,被人们群起而攻之。
一拥而上的粉丝将她们挤散,握住的手被生硬地扯开…
金容仙慌乱间回头,文星伊正满脸是泪的站在她的身后。

她说,对不起,我要放手了。
她说,没能守护好你,真是对不起。


*
所有的爱情,都是变形的疾病。
喜怒无常、患得患失、瞻前顾后,皆是被爱情加以修饰的初级病症。 


再次见到金容仙,是四天之后的事情。
文星伊杀青了start love的所有戏份,回到公司。
刚下保姆车,就看见最想见到和最不想见到的人并肩而立,站在公司的大门口谈笑风生。
男人的手搭在金容仙的肩上,见她走近,礼貌地向她问好。
他的眼神里带着笑,一点儿也没有前些天才针锋相对过的尴尬。
文星伊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点点头。
她看见金容仙应声回头,像是看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人一样,瞬间褪了笑容。
沉下脸,一声不吭地从金容仙身边路过,头都没有抬一下。

说来挺心酸。
自从那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白之后,两个人好不容易前进了一步的关系,又像是回到了原点。
相安无事的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装作无事发生,各忙各的,再也没有联系过。
金容仙虽没什么行程,可是闲下来的时候一点没少想。
前有经纪人的“好心提醒”,而后又被那个梦闹得心有余悸,她实在是不知用什么情绪去主动联系文星伊。

反观文星伊,更是一肚子的怨念。
真情实感的告白就换来金容仙三四天的不闻不问。
好不容易在公司见到了,又是和那个碍眼的男人一起。
文星伊实在是气不顺,沉淀了几天的愤懑情绪,又一股脑涌了上来。

前脚进了练习室,金容仙后脚跟进来。
文星伊听见身后关门落锁的声音,也不抬头,闷闷不乐地坐在地上摆弄手机。
金容仙一看她这傲娇的小表情就瞬间懂了缘由,搁她身旁坐下,颇有些讨好意味的开口,
“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半个星期不找你居然也沉得住气…
她说得娇嗔,可文星伊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关你什么事?”
“你哦,每次闹脾气都是这一句,一点新意都没有。”
“那你到底想听我说些什么有新意的话呢?”
文星伊答得面无表情,“我说的再多,你第二天都可以装作不记得不是吗?”

金容仙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不愿在公司跟她与她掰扯那些私人感情,故意扯开了话题,
“手上的伤,医生怎么说。”
“说过了不用你管。”
“……”
金容仙咬牙,顿了顿,又重新开口,
“行,我不管……那你给我看看,总可以吧…”
她说着就去握文星伊的手,被文星伊敏感的避开…

“你有意思吗金容仙。”
指名道姓的一句话,让金容仙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
“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拒绝我。但我求求你,别这样一会对我好,一会又晾着我,好吗?”
文星伊压着嗓子,语气里一点起伏也没有,
“总这样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很有趣是不是?”
“还是你觉得,这样脚踏两条船,对你而言很有成就感?”

金容仙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她这才意识到,让文星伊生气的原因,似乎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收了手,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眼前口无遮拦的人,
“你说谁脚踏两条船?”

文星伊针锋相对地与她对视,“难道不是吗?”
“是什么了?你又听谁胡说八道了?”
“我亲眼看见了!”
她的声音徒然提高了一个八度。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偏开头,极力控制着即将爆发的火气。
“我在你家门口碰见他了…你喝醉的那天凌晨,你知道我跟他说了什么吗?”
她冷笑着,似乎是唤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
“我说,颂乐不麻烦你费心。”
“呵…是不是很可笑?明明我才是那个不该费心的人啊…可我居然对他说了那种话…”
“你到底在说什么疯话??”
文星伊不看她,一个人自顾自地继续说,
“我原先还以为,你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才不愿回应我…现在总算明白了…金容仙,你真是把我当傻子了。你是不是真以为,你不说,我不问,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金容仙一脸不可理喻。
她确实是出于其他顾虑,没有及时给文星伊答复。
但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犹豫,会给文星伊带来这样的错觉…
更不懂她口口声声的脚踏两条船是从何而来。
双手抱臂,再开口时已经没有了先前想要哄哄她的好脾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别装了行不行?”
“我有什么好装的??”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皆因着对方的咄咄逼人渲染出层层怒气。
文星伊拧着眉,像个即将跳脚的猫,恨不得用最尖锐的利爪去挠伤她深爱的人。
“你不是一直都在和俞承豪交往吗!?”
“我什么时候——”
“非要我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你才肯承认吗!?”
“……”
“一边和他交往,一边又和我搞暧昧,金容仙,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啪——”的一声脆响。
手机被重重地拍在地上。

金容仙怒不可遏,盯着文星伊的眼睛,说得字字铿锵,
“我没有和他交往!”
文星伊只看她一眼,就立刻撇开了目光。
偏向一侧的脑袋下一秒又被金容仙强硬的掰了回来,
“我再说一遍文星伊,我没有,和他交往。”
文星伊倔强的和她对视,眼里的不信任生生刺痛了她,紧锁着眉头,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拧出泪来,
“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
亏得她还为了和文星伊这份感情瞻前顾后了好几天,落到对方眼里,居然就是这样不堪的一个人…
“你那天晚上究竟看见什么了?!是看见我跟他接吻了…?还是上床了?!”

文星伊的瞳孔徒然扩张。
从金容仙口中蹦出的那两个词,让她的心脏突突地狂跳,仿佛一下子就找回了那夜所有的心慌。
“什么都没有,不是吗?那你又凭什么在这口口声声的污蔑我!”
 她死死的盯着金容仙,想开口,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说你喜欢我…对我…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金容仙失望至极,整个人仿佛落入了冰窖,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打着霜。

“想让我给你回应是吗?”
文星伊猛地抬头。
“好,我告诉你——”
“你别说——”
脱口而出的话,被文星伊死死地扼杀在了掌心里。
她颤抖着一双手,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捂住了金容仙的嘴。
“我不想听…你别说…”
地震般的瞳孔晃动着,让她看上去就像个即将被宣判死刑的犯人,绝望而又卑微。



*
首尔的秋天总是特别短。
相爱的人积攒了一年的矛盾,似乎也总是喜欢在这样萧索而又短暂的秋天集中爆发。

对于文星伊和金容仙而言,秋日的争执,仿佛成为了一道打不破的魔咒…
15年是,16年是,17年也是。
只不过那时候的她们,因为不是恋人关系,再怎么吵也没有分手一说。
而就大局为重而言,她们即使是吵到分手,粉丝面前也照样得营业,台面上也依旧要表现得兴致满满。

互不打扰的那段时间,文星伊时常会想起那场无疾而终的情潮。
当她作词到深夜孤枕难眠的时候,
在舞台上看金容仙香汗淋漓卖力演出的时候,
还有透过自家客厅的窗户看见金容仙家里的阳台的时候…
可她即便是已经这么渴望了,和金容仙的聊天记录,也依然停留在那场争执以后。

金容仙说,就这样吧,我们都好好冷静冷静。

还需要冷静多久呢?
盛怒之下的愤懑早已烟消云散,剩只剩满心的悔意。
尤其是经历过短暂的拥有,这种求而不得的惋惜就显得更为噬骨。
文星伊原本还想,趁着秋天,带金容仙回趟老家,踩一踩京畿道漫山遍野的银杏。
去她最想去的大自然,看一看层林尽染,倦鸟归巢。
或是哪里都不去,只是和她窝在家里,听一场秋雨也好。
……
可秋天都快要结束了,她的愿望清单里,仍有那么多等着金容仙一起参与的待办事项。

情侣间彼此眷念的时光里,究竟能有多少个秋天?
而在这些寂寥又短暂的秋天中,又有多少时间舍得被虚耗?
舍不得。
用心相爱的人,恨不能每分每秒都用力拥抱。
她又怎么能舍得?



TBC.

我是不是应该改名叫刀片大王☺️kkkkkk
这一章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词,“走向你”这个标题的灵感也源于此。
大家可以猜一猜。

评论(27)
热度(484)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