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十四)

14

-有吗?
-确定了吗?
-你们俩那什么了吗?
去偶运会的路上,丁辉人逮住文星伊,一连三个问句,把文星伊问得羞愧万分。
斟酌再三,文星伊回了她两个字。
-没有。
保姆车里很安静,安惠真吃着零食玩手机,金容仙靠在后排睡得雷打不动。
她昨晚几乎一夜未眠,和文星伊无疾而终之后,硬是被她缠着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整整谈了一夜……
文星伊属于越夜越精彩的类型,只要过了三点还没睡,她的头脑就会越来越清醒。
所以明知道第二天还有偶运会的录制行程,可她睡不着就是睡不着。
前戏都还没做到一半,就被喊了卡,欲望的源头云淡风轻的躺在旁边,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文星伊盯着窗外倒退的风景,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重放。
金容仙温柔隐忍的模样、黑暗里低沉绵长的喘息和肌肤间不断向上攀的热度……这些床第之间的细枝末节像个流氓一样,在她放空的时候,就大张旗鼓地霸占着她的大脑。
以至于现在,文星伊那股子兴奋劲还没退潮,沉溺其中,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丁辉人发来两个巨大的问号。
-那你跑去干嘛了?打扫卫生?
手指在屏幕上打了几行,文星伊觉得不妥,又一个个的删掉,只给她发了五个字。
-就亲了几下。
“卧槽…”
声音一出,丁辉人立刻捂住了嘴,扫了眼身后睡得正香的金容仙,单身二十年的手速飞快地敲了两排字给坐在左边的文星伊发过去。
-我就是问你亲没亲啊…你刚才为啥说没有??
-啊啊!文星伊你是个大淫魔啊!
-……
文星伊表示无语,心说亲几下算什么,她和金容仙几百年前就亲过了好吗。
丁辉人边打字边笑,被后排的安慧真凑了个脑袋上来,
“笑什么呢?”
飞快地按黑了屏幕。
“没啥,等会跟你说。”
文星伊听闻,飞去一记眼刀,言下之意:敢说出去,死。

“好困…”
偶运会的录制间隙,金容仙漫不经心的一句抱怨,被几个妹妹听到了。
“欧尼昨晚干啥了?”丁辉人明知故问。
金容仙噎了一下。
缺少睡眠的大脑硬是转了几十秒才想出一个好借口,“Jjing发情了…叫了一晚上。”
“咳咳咳——”
看了眼身边猛呛了一口的文星伊,金容仙面不改色的给她顺气,“喝个水也能呛着你?”
文星伊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赤裸裸的威胁,不敢吱声。
“Jjing不是在欧尼父母家嘛。”安惠真头也不抬,直截了当的戳穿她。
“……”金容仙语塞。
被看破不说破的丁辉人小天使接过话端,“都发情了,当然要接回来养了。”
“咳咳咳…”
真是打的一手好掩护,拐弯抹角的还不忘揶揄她一阵……文星伊用余光瞥了眼丁辉人皮笑肉不笑的小表情,被呛得通红的小脸更红了。
“发情了为什么要——”
安惠真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运动场里荡气回肠的大喇叭打断了。
“A组——女子60米预赛——”

文星伊其实很不在状态。
熬夜后遗症到了录制后半段彻底迸发,混沌的倦意让她整个人疲乏不已。
偏偏她还报了个极需爆发力的项目——60米赛跑。
文星伊简直欲哭无泪。
一个人在跑道旁候场的时候,金容仙坐在视线斜对角的某个角落里和其他人聊着天。
鼓鼓的脸颊肉,随着她笑容的幅度一上一下,也不知道说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冲着身边的人一个劲地乱拍乱打。
文星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脑子里不自觉又浮现出一些旖旎的画面。
床上的金容仙,致命又隐忍,和此刻兴致爆发的傻气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喜欢她,所以无论何时看她都是珍惜的。
可是昨晚的金容仙,于文星伊而言,却又有着独一无二的珍贵之处。
因为不常见,更因为不常被见。
这个场地里有多少男人觊觎过她?又有多少人渴望一窥她卸下矜持后情难自持的样子?
文星伊无法得知。
可无论有多少,他们都不可能比昨晚的她,更接近金容仙。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文星伊,再没有人能看见那样子的金容仙了。
想到这里,文星伊的心脏猛得收缩了一下。
她突然生出一种激动又忐忑的情绪,像是在拍卖会高价竞拍某个万众瞩目的珍品,越是一锤定音之际,就越怕被他人独占鳌头。
那些人会不会比她更对金容仙的胃口?会不会比她更能给金容仙幸福和满足?
文星伊想得出神。
患得患失的情绪恰好激起了她的胜负欲。
她看见金容仙的目光往她所在的方向寻过来,立刻故作泰然的撇开了头。
能让她开心就好了…
当下有什么会比赢得比赛更能让她开心呢…
如果可以不断满足她的期待,让她开心,大概也就能有守护她的底气了。

墨菲定律是这样的,如果你越是渴望干好某一件事,那么它就越容易出错。

枪声打响,赛道上的六人同步弹出。
文星伊的起步稍晚,好在步频够快,比领跑的人慢了半个身位,却很快被她追赶上来。
竞技体育的乐趣就在于此,看得人无非是图那一点赌博心态,至于竞技者究竟是在用什么状态在比赛,观赏者多半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可是足够了解、足够心意相通的人就可以,比如金容仙。
早在文星伊做热身活动的时候,金容仙就看出了她的不在状态。
一个头一天喝了酒又熬了夜的人,录到现在还能有多少精力去跑步?
金容仙太清楚了。
这种赶鸭子上架的比赛,要是能不跑,金容仙肯定第一个跳出来带着文星伊弃赛。
可是不能啊,她倒是希望文星伊走个过场,随便跑跑得了,偏偏文星伊又是个不服输的性子。
眼看着快要反超,金容仙紧张地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比起害怕她输了比赛,金容仙更担心她太拼命伤了自己。

墨菲定律还有一条,如果你越担心某种不利情况的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金容仙的担心,实在是有些未卜先知了。
文星伊果真摔了一跤,在偶运会的百米跑道上。
摔下去的时候,金容仙就站在离文星伊五十米开外的地方。
眼看她从奋起直追到带头领跑,最后“吧唧——”一声摔下去,心都跟着大蹦极。
太疼了…
单从她摔下去的怪异姿势和落地速度,就能看出来,这一跤肯定摔得不轻。
更要命的是,感觉到身体失衡之后,文星伊下意识地用手撑了一下。
手腕先着地,与此同时她分明听到了骨骼错位摩擦发出的“咯吱”声响…
麻痹混合着酸乏的刺痛感一股脑的向她袭来。
真的太他妈痛了。
不光手腕,所有被大地亲吻过的部位都疼得要命。
文星伊有些懵,坐在地上缓了两秒,才渐渐修复了眼前的色差。
四面八方的声音涌上来。
她依稀记得自己被几个工作人员搀扶着出了跑道。
又被迎面奔来的丁辉人一把箍进怀里,安慧真把脸蹭到她的脸上安抚她,粉丝远远的喊着一些她听不太清的应援口号……
至于金容仙,文星伊没敢看,生怕是看到她脸上伤心混合着失望的表情自己就要委屈的哭出来。
太丢脸了。

两个人的视线从文星伊去候场之后就再没对上过。
金容仙心疼得要命,一直围在她身边问她“怎么样?痛不痛?”
文星伊嘴里下意识的回她说“没关系没关系不痛真不痛…”
事实上文星伊都痛得有些精神恍惚了……
偏偏她又是笑着的。
笑着从三个成员的怀抱中退出来,又笑着和看台上的粉丝挥挥手表示没事。
垂着头,深一步浅一步的往休息区走。
金容仙亦步亦趋的在后头跟着,关切的眼神由上至下在文星伊身上扫了个遍。
单见她托着手腕,走路也别扭,霎时红了眼眶。
这么一顿狠摔,文星伊能不痛吗……
她明明都那么难受了,还要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
坚强给谁看?谁愿意看她笑?
金容仙回想起文星伊刚才避开她笑得勉强的样子,心就像被蛰了一样,灼灼地疼。
可因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下一秒快要涌出来的眼泪又被她生生地逼了回去。
可不能在这哭啊…
受伤的人都没哭,她又怎么能流眼泪呢?

文星伊直接被经纪人带去了医务室。
金容仙寸步不离地陪着。
也不知道那个半吊子医生捏到了文星伊的哪个部位,硬是把这个忍者神龟痛得浑身一哆嗦。
偏偏医生还说她没什么事,赛也照比,节目也照录。
金容仙沉着脸,守在一旁沉默不语。
她在这种事上从来没有话语权,公司和录制组也不可能因为她一句话就放文星伊回去休息。
不光没有话语权,金容仙哪怕只是想多陪文星伊一会,都不行。
经纪人催她催得急,就因为她等会儿还有一个个人行程要跑。
金容仙原本就对他们强行安排文星伊带伤上阵的事不快,现下再被这么一催,更是惹出了满心的怨念。
难得冲经纪人甩了脸,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见金容仙有要发怒的征兆了,文星伊赶忙追出去,把她拽在身边。
两个人默默无言的从运动场出来,一个垂头丧气,一个心如刀绞。

坐上了保姆车,金容仙隔了一道车门和她对视。
文星伊的状态差极了,任谁看了都是一副强打精神的样子。
金容仙有一种冲动,也有些愤愤不平。
无处发泄的情绪,亟需借一件事情来转移。
她看了眼窗外,斜前方十米开外就是粉丝们的长枪大炮。
车窗摇到最低,金容仙特意找了个视觉盲区,趁着经纪人还没赶上来的功夫,伸出一只手,拽着文星伊的领子将她扯过来。
文星伊被扯得一个趔趄。
俯下身,脑袋刚探进车内,就被金容仙封住了嘴。
感觉到下唇被咬住,金容仙仿佛在压着火气一般,齿间微微颤抖,最终却没舍得使一点儿力道。
文星伊心下了然,单手撑着车窗,保持了一个别扭姿势,安静的让她发泄。
车窗外几百台单反候着,只能拍到文星伊一个殷勤的背影。
金容仙为了亲一口她的小年下,简直是操着卖白粉的心,她也就那么丁点儿的胆量,大庭广众接吻的事儿一次没干过,更何况还是她主动索得吻。
吻得心惊胆战,金容仙只停留了五秒,就偏开了头。
余光瞥见文星伊的嘴,唇下一公分处染了一圈她的色号。
金容仙扫了一眼,没有说话。
文星伊撑在车窗上,拽了拽她的衣袖。
“别生气了。”
“……”
“我真的没事…”
“这种话,你还是等去了医院之后再跟我说吧。”
硬邦邦的语气,却仍是被文星伊觉出了她话里的温情,
“那等你录制完,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录完都凌晨…”
“没关系,我等你。”
金容仙最受不了文星伊这种奶声奶气的央求,点点头,却冷不丁被文星伊伸进来的一双手扣住了脑袋。
文星伊被金容仙刚才浅尝即止的一个吻带出了满心的不舍,见金容仙柔软下来,逮着机会,争分夺秒的跟她腻歪。
纵使有车窗挡着,金容仙也没敢和她深入交流,伸进来的舌头被她推回去。
金容仙松开她,抬手摸摸她脸的功夫,顺带擦掉了文星伊唇边的口红。
“等会的项目量力而行,千万别伤着自己。”
文星伊乖乖答应。
等经纪人上车之后,金容仙摇起车窗,临行前还不忘交待她,“结束以后乖乖跟慧琳欧尼去医院,我录制完就给你打电话。”
“好。”
文星伊挥挥手,站在原地依依不舍地和她告别。


TBC.

试问谁不想在今晚和28岁的金毛御姐容开一场生日啪顺便翻云覆雨为爱鼓掌呢?
我太嫉妒文星伊了🙃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评论(28)
热度(51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