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十二)

12

“然后呢?”
丁辉人嚼着肥肠,拉开一罐啤酒给文星伊递过去。两个人坐在肥肠店最角落的位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然后我就有点生气,没控制住,对她说了几句气话,”
文星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边拿筷子捣弄着铁盘里剩余的食物,“她大概觉得我误会她了,也很生气来着。”
“所以你就和容仙欧尼吵架了?”
“也不算吵架吧,没能吵起来,太委屈了,说着说着我就哭了…”
丁辉人刚夹上的肥肠掉在了地上。
“后来她也哭了,还说了一堆让我心痛的话…”
“……”
“反正最后她就一个人走了,哎…其实一看她哭我就后悔了,她的眼泪多稀有啊,可等我结完账再出去找,人就没影儿了。”
丁辉人听得五官都皱起来了,一副你们俩这到底演得哪出的表情,“那你给她打电话了吗?”
“打了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啊,她都说以后不打算管我了…” 
文星伊长叹一口气。
丁辉人看她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赶忙出声安慰,“容仙欧尼说得肯定是气话啊,她那么在乎你,怎么舍得不管你。”
“你是没看到她最后那个表情,她一定对我很失望。”
文星伊摇摇头,一大口啤酒灌进喉咙,
“你说以前咱们住一块的时候,我跟她吵个架,还有你跟黑金劝着。再不济我多在她眼前晃晃,气也就消了。现在搬出来了,别说劝架了,休假日我连见她一面都难,真憋屈啊…”
“那就去她家找她啊,你们俩住那么近。”
“可我也不能啥理由都没有,三天两头的往她家里跑吧…”
“去见自己喜欢的人,还需要什么理由,”丁辉人说得漫不经心的,“哪怕你把家都搬过去,容仙欧尼也不会说什么的,你见她什么时候拒绝过你了?”
文星伊心说她拒绝我的时候可多了。
“欧尼你就是顾虑太多了。”
“能不顾虑吗,我跟她又没到开诚布公的地步。”
“那也是你们俩不愿把话说开,揣着明白装糊涂。我都能看出来的事,你觉得容仙欧尼会感觉不到吗?”
“那你说她为什么不愿说开?”
“还能因为什么,”丁辉人酒杯一往桌上一搁,伸出手指比划,“第一,你太怂,第二,她也很怂。”
“……”
文星伊简直要给神婆丁辉人起立鼓掌。
没错啊,就是太怂…她盯着杯里的酒,好像突然就能体会到,金容仙在说「我以为有些话不用说得那么明白」时的情绪了。
当时的她只顾着心痛,压根没往深了想。
金容仙其实什么都懂的,不然也不会宠着自己三天两头的坏脾气和不分场合的油腻。
敏感的时候她也看得到,会用自己的方式让你安心,却从不多问多说。
当局者迷,文星伊太执着于金容仙人前的抗拒了,反而把这些私底下不着痕迹的纵容给忽视了。
“得趁热啊欧尼,冷了就不好吃了。”
丁辉人夹起最后一块肥肠,说得意味深长。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金容仙还在洗澡。
文星伊等了很久都没人接,抬头,数到金容仙家所在的楼层,客厅的灯明明是亮的。
她挂断了电话,坐在小区花坛旁的石沿上。脚边放了一个巨大的纸箱,还有一盒打包好的炒年糕。支着脑袋,愣愣地出神。
“我有种预感。”
这是她与丁辉人分开前,丁辉人说得最后一句话。
什么预感呢?
丁辉人没说,文星伊也没问。
反正她现在什么预感都不敢有,因为现在,金容仙明明在家,却!不!接!她!电!话!
文星伊又气又忐忑,不屈不挠地继续打,打到第五个的时候,终于被接通了。
里头的人说话一点情绪都没有。
“干嘛。”冷冰冰的。
“里吃了吗?”
“没有,干嘛?”
“辣你想吃什么?”
“不想吃。”金容仙擦着头走到阳台望一眼,文星伊家的灯是暗的。
“我给你点了炒年糕,应该快到你家了。”
“我不吃。”
“为什么不吃。”
“减肥。”
“点都点了…都快送到你家了。”
“那让他送到你家去。”
“不行!”
文星伊说着说着就跳脚了,急急地挂了电话。
金容仙一脸蒙蔽。
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文星伊现在是喝多了在没事找事。
大晚上的不着家,也不知道是跟哪个女团的哪个小可爱一起喝得酒,喝成这副鬼样子,说起话来舌头都打结……
金容仙一想到文星伊喝高了的那副欠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莫名其妙的挂她电话就算了,五六个电话打过来就为了告诉她她点了个外卖?长本事了下午把她气成这样晚上还敢去喝酒??
金容仙越想越气,深吸一口气,转身回了客厅。
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

刚把吹风机的电源接上,门铃就响了。
透过猫眼,一个大箱子,把来人的上半身统统挡住了。
金容仙用脚趾想也知道是谁,打开门,扑面而来一股酒气。
“锵锵!”
“……”
一盒炒年糕在她眼前晃。
金容仙反手就想把门给带上,被文星伊伸进来的一只脚卡住,
“啊啊啊…”
松了手,一脸不耐烦。
“你要是喝多了就给我回去睡觉,别跑我家来闹。”
“我没喝多啊…”
文星伊真的没喝多少,她和丁辉人加起来才喝了七瓶多一点儿。
金容仙抱着臂,没说话。
“先让我进去行不行?太重了…”

文星伊把箱子放在客厅中间,从里面络绎不绝地搬出来一堆杂物,里头有她们下午一块儿买的东西,也有一些文星伊平时在家用的日常用品。
金容仙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暗中观察文星伊的一举一动。
见她在卧室、厨房、浴室进进出出的,把那些属于她的东西一件一件摆好,完全是当自个儿家在收拾了。
金容仙光看着,没出声儿,也没拦着。
等她吹完头发,文星伊收拾得差不多,拿起打包好的炒年糕放餐桌上摆好,冲金容仙挥了挥手,
“快过来吃~”
“……”
金容仙郁闷归郁闷,却也没跟她客气。
毕竟铁打的炒年糕,流水的文星伊,她没必要跟自个儿的胃过不去。
走到文星伊对面坐下,闷头开始吃。

“饿了吧?”
“……”
“我一猜你就没吃东西,特意跑这家店给你买了。”
金容仙吃得沉默,眼睛都没抬一下。
“你刚才是在洗澡吗?打你那么多电话都没接…”
“……”
文星伊觉得自己像个透明人,本来出了一身汗,被金容仙这一顿冷落,冻得直哆嗦。
“那个…我可以借你的浴室洗个澡吗?”
“不可以。”
“……”文星伊撇嘴。
“借了你是打算还我一个浴室还是怎么着?”
“你终于肯理我了。”文星伊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金容仙白她一眼,家都快搬过来了的人居然在这跟她客气?象征性地赏了她一个商业假笑,
“你霸占了我家这么多位置,是不是还得付我一半房租?”
文星伊没想到她忽然提这茬,支支吾吾半天。
金容仙就喜欢看她被噎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不给钱就把那些东西搬走。”
“伤感情了欧尼…”文星伊委屈,“咱们可是连豆子都可以分着吃的关系啊。”
“鼻屎大的豆子为什么要和你分着吃?”
“……”
金容仙瞥一眼她委屈的小表情,“你不是要去洗澡吗?”
“嗯…”
“那你坐得这么好是等着我给你干洗吗?”
“不不…呃…那什么…你能不能再借我一套睡衣?”
“……”
金容仙真心为文星伊一夜暴厚的脸皮所震惊,挑起一边眉毛打趣她,“怎么?你连拖鞋都搬过来了,居然还会忘了带睡衣?”
无情的嘲笑让文星伊羞愧难当。
眼看她起身,进了卧室,文星伊屁颠屁颠地在后头跟着。

“这件行吗?”
金容仙站在衣柜前翻找了一会,故意拿了套非常暴露的紫色蕾丝睡衣出来。
“嗯…”
文星伊看都不看,下意识的点头答应,靠在门框上,一双眼睛光顾着打量金容仙的背影。
室内的冷气开的得很足,金容仙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工字背心,露出精炼的手臂线条和显眼的蝴蝶骨,湿润的秀发一捋一捋地散在背上。
文星伊看得走神,见她光着脚踩在地上,因为抬手而带起的下摆,暴露在空气中的侧腰……
有些人的性感是天生的,不需要暴露的衣着、赤裸的眼神,单单往那一站,举手投足间,就足以让你心俯首称臣。
金容仙就是这样的人。
文星伊喜欢看她衣冠楚楚在舞台上发光的样子,也喜欢她不着寸缕(?)素面朝天的模样。
鬼使神差的走近,从身后圈住了她的腰。
“欧尼…”
金容仙一愣。
“你别生气了……下午的事,是我不对,”
文星伊的脸贴在她的肩骨上,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
“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我喜欢被你管着,也喜欢你替我操心,咱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隔着薄薄的布料,金容仙甚至都能感觉到文星伊深呼吸时起伏的胸口。
她转过身,唇红齿白的少年,明眸皓齿,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金容仙立刻心软得不行。
将衣服塞到她手中,安抚似地拍了拍她的胳膊,
“去洗澡吧!”
“那你不生气了?”
“嗯,”金容仙转身往外走,笑得狡诈,”你把房租交了我就不生气。”
文星伊的嘴角立刻撇了下去。


熄了灯之后,文星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金容仙背对着她侧躺着,眼前是她为了更好入睡特意刷得一面绿墙。
“你睡了吗?”文星伊又翻了个身,手指在她后肩上戳了戳。
金容仙没吭声。她几乎可以确定文星伊今晚肯定没少喝,单从她的亢奋程度来看。
留一只喝了酒的小狼狗在家里睡觉,金容仙突然有种预感……
只是还没等她把这个预感理明白,文星伊的脑袋就凑了上来,贴着她的后脑勺,印了一个吻。

足够了解彼此的人,在发生亲密关系前,通常会做一件事——打开对方的开关。
绝大多数人的开关,会集中在嘴唇、耳垂、锁骨及锁骨以下的某些部位…
可金容仙的不太一样。
她的开关,在后脑勺。

文星伊可以发誓,她绝对不是出于什么特殊目的才去碰金容仙的这个开关。
那时候的她,甚至还不知道什么叫作能让金容仙兴奋的点。
她只是出于爱意,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她所能触碰到的,金容仙脖子以上的部位,因为这样显得比较纯情。
可谁知道呢。
金容仙这么不纯情的一个人,开关竟然会在这么纯情的地方。
歪打正着,金容仙瞬间像触了电一样,整个人抖成了一只筛子。
她原先只知道自己敏感,可她真没想到居然能敏感到…被人碰一下后脑勺就抖成这个样子,这也太不像话了……
转身,瞪大了双眼。
眼前的文星伊也是一脸茫然,愣愣地望着她,完全没有不小心戳到某人G点的自觉。
“……”
“你还不睡吗…”
文星伊摇摇头,支起一只手撑着脑袋,“我睡不着。”
本就开得很低的衣领随着她披散的长发一起落下来,里头藏着深不见底的沟壑。
金容仙只瞟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牢牢将目光锁在文星伊的脸上。
现世报啊现世报…文星伊不是很保守吗?为什么给她这种衣服她也乖乖地穿啊?还穿的这么…色 情。
金容仙甩掉脑子里豆腐渣一样的画面,强打起精神和她唠嗑,“睡不着你就数星星啊…”
“诶~又是数星星,你就这么喜欢星星吗?”
“不行吗?”
文星伊没说话,勾起嘴角笑得犯规。
金容仙躺平,半眯着眼睛,成缝的视野里是自家的天花板,以及,文星伊的半个手掌…
这只手从她的侧脸滑到耳后,稍一用力,就将金容仙的小脑袋转了个45度,两个人四目相对。
……


TBC.

本来打算年前上个高速的,现在看来…得等年后了😬
情人节的狗粮,请慢慢品尝。
下章(……)嗯

评论(24)
热度(489)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