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九)

09

几天后的mv拍摄现场。
丁辉人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听见了多少次这个姐姐说的伊桑黑。
“这个伊桑黑!”
“不行,闹木伊桑黑!”
“为什么这么伊桑黑!”
一个镜头拍下来,收音师收到的,除了文星伊的尬笑,就是金容仙的伊桑黑…
“说实话,容仙欧尼才是最奇怪的不是吗?”
耳朵快起茧的时候,和她一起围观的安慧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丁辉人一边点头,一边护着自己被化妆师捣腾了三个小时的假下巴。
她觉得,眼前所有人,除了文星伊,都很奇怪。
金容仙就不说了,就这么一个在床上把文星伊推倒的动作,她已经NG了块一千遍。
导演让她凑上去的时候强势一点,她就开始喊伊桑黑,明明更奇怪的照片都拍了,真不知道她到底在别扭什么。
还有安慧真,一张男人的假脸再配上她娘里娘气的动作,简直是视线冲击。
丁辉人每每瞥到她长到锁骨的下巴,都会掏心掏肺的想去死。
“求你离我远一点吧,我三个小时的假下巴真的要保不住了。”
“那我再给你跳一个吧辉人欧尼,Ah~Chu~”
“啊!!!真的是!!!”

拍摄告一段落,四个人凑在一起看样片。
文星伊下巴搁在金容仙肩膀上,半个身子压上去,把金容仙压得踉跄一步,又被顺势捞回来。
蓄谋已久的一双手搁在她肚子上,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胡拍。
“昂…烦不烦人。”
金容仙不堪其扰,拍了拍在她身上作乱的手。
“我觉得这个画面很好。”
丁辉人指着显示屏,屏幕里播放的是文星伊和金容仙擦肩而过的那个回眸。
“为什么?”
“能从你们两的眼神中看出,爱的火花。”
“这都给你看出来了,不简单啊定会冷xi”
趴在金容仙身上得瑟的文星伊,给了丁辉人一个“你懂”的眼色。
被丁辉人一个白眼翻回来。
“低调一点门飘里xi,别造了个假绯闻,倒是被真私生给盯上了。”
“那也很好啊,都有私生跟了,说明炒cp还是炒出代表想要的效果了。”
金容仙只是随口接了这么一句,意无所指。
却让文星伊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
她恍然想起去年年会上,代表们说过的话。
“我们想要的效果呢,就是真实,越真实越好,真实到谁看了都觉得你们有一腿,我们目的就达到了。”
文星伊深深地看一眼被自己圈在身前的人。
金容仙口中说出的“效果”,听起来轻飘飘的,却恰到好处地击中了她某一根敏感的神经。
松开手,慢慢站直了身子。
眸里的星光暗了下来。

文星伊一直觉得,爱情就是一件将心比心的事。
对金容仙的好,金容仙看得见,不拒绝就是对她最好的回应。
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太盲目了。
金容仙不拒绝的原因可以有很多。
朋友的礼貌、同事的情份、甚至于商业炒作义务。
而对比她刚才说的话,mv拍摄现场别扭的样子,还有在釜山街头,一点一点从掌心抽离的手……
这些平日里被她刻意忽视的尴尬和抗拒,或许才是金容仙发自内心的举动。
想到这,文星伊忽然浑身发冷。
什么来日方长、日久生情,哪里有那么容易。


网络上近期被曝光了一组照片。
照片中的金容仙,和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在车内、公园的长椅上、地下停车场,皆被拍到了许多亲密无间的互动。
与照片同时发酵的,还有各大网站头条的新闻通稿。
“mamamoo颂乐恋爱曝光!”“实力女团队长约会直击???”
这些赚足了噱头的标题在热门搜索里挂了几天几夜,任谁刷到都有点进去看看的欲望。
文星伊坐在音乐银行的待机里,有一搭没一搭地翻阅着。
拍照人取景的角度很好,放大焦距后产生的模糊感,完全就是D社style 。
金容仙的眼神堪称演技满分,简直就是恋爱中小女人的既视感。
手搭在脖子上,连细节都这么有戏。
明明就没有吻到,表情却像是吻得热火朝天一样。
……
文星伊一边看,一边在心里疯狂弹幕吐槽。
公司宣传组的组长可真厉害!
不光照片拍得如假包换,就连通稿中的文字都写得以假乱真。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自己从始至终只露了后脑勺。
如果不是熟悉的后脑勺时刻在提醒她,照片里的“西装男”就是她自己。
恐怕连她看了都要信以为真,这就是金容仙和某个男人的约会现场了。

钻牛角尖的人,会把每一张照片都放大了去斟酌,然后浮想联翩。
比如此刻的文星伊。
自动把照片中的“西装男”代入成金容仙某一位追求者,不知不觉间,一组自己和金容仙“绯闻照片”,竟然也被她看出了醋意。
文星伊回过神就觉得可笑,自己吃自己的醋,简直是天下奇闻。
烦躁地丢了手机,文星伊抬头搜索一圈。
最终在待机室的角落里找到了对着镜子独自练习的金容仙。
揣着一腔莫名其妙的醋意,走到她身后站着。
“怎么了?”
金容仙在镜子里与她对视。
眼前的文星伊,一身男装,面无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了她一百万一样。
“怎么了?”金容仙转过身子,又问了一遍。
文星伊摇摇头。
“那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问你个问题。”
被无端的敏感弄得心烦意乱的文星伊,只是想从金容仙身上找到些,能推翻敏感,让自己安定下来的证据。
“嗯。”
“我在这亲你的话,你会拒绝吗?”
“啊?”
文星伊凑上去。
金容仙偏开头。
“你疯了?这里这么多人…”
“没有人的话…你就不会拒绝了是吗?”
金容仙觉得奇怪,仰着脑袋看她一眼。
文星伊又凑近一点。
金容仙被逼得倒退一步,后腰直接抵在了身后的化妆台上。
保湿喷雾被撞倒,滚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
空气里弥漫着的微妙气氛。
让原本就带着试探心态的文星伊,尴尬的愣了一会。
她并不是真的要亲,只是做个样子试探金容仙的反应。
换作平时,以金容仙慢半拍的脑回路,文星伊真的要亲她,她是躲不掉的。
顶多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被动接受,完了嘴上叨念几句,再打她几下,这事儿就这么过了。
可那天的金容仙很反常。
不仅反应快出了奇迹,表情也十分不自然。
这个表情,在后来金容仙出演的某个恋爱节目里,常常能见到。
只是当下的文星伊,还不能解读出其中的含义。

待机室依然嘈杂,文星伊也依然敏感烦躁。
没有人注意到她们,除了身旁的化妆师。
在听到声响的刹那若无其事地瞅了一眼,
“你俩干嘛呢?”
“……”
金容仙先反应过来,手抵上文星伊的肩膀,轻轻推了一把。
文星伊顺从地退开一步,没有看金容仙,转身,很自然地回答了化妆师姐姐的问题。
“我们在对等会儿互动的台词。”
面上一脸灿烂,心下却一片凉。
不拒绝虽不一定就代表着什么,可金容仙拒绝起来,也从不含糊。


kisum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文星伊的场景,就是在的这间待机室。
同期回归,她去给mamamoo送专辑。
没想到,一推开待机室的门,居然就给她撞见了这么劲爆的一幕。
进门斜对角处的角落里,金容仙偏着头靠在化妆台上,文星伊背对着她,虽然看不清表情,可两个人靠得极近,就好像在……接吻一样。
她觉得自己大发了。
从前只是听闻演艺圈弯的多,今天算是见着活的了。
还没从兴奋劲中回过神来,她就和刚好转过身的文星伊对上了视线。
对方沉着脸,眼神里全是冷漠,活像谁欠了她一百万似的。
两个人只对视了一秒,kisum就在心里默默地给第一次见面的文星伊标好了备注——
一个不好接近的,姬佬。


TBC.
您的姬友「日月饭头二号」——kisum(赵慧玲)已经上线。
那么问题来了,谁是头号?🌝

评论(23)
热度(464)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