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八)

08

去釜山的路上,金容仙的手机一直震个没完。
文星伊活活被震醒,憋了一肚子起床气,回头,正好对上金容仙笑意未退的脸。
“吵醒你了?”
文星伊扫了一眼被她刻意遮了半边的屏幕,心眼立马就缩地像根针尖儿似的。
肯定又是哪家殷勤的发情犬没跑了,心下烦躁,故意开了个玩具车揶揄金容仙,
“跟谁聊呢,手机震得跟个震动棒似的。”
“……”
金容仙语塞。
倒是一旁的安慧真,笑得一脸狡诈,凑上来接过了话端,
“哦~这么精妙的比喻,飘里欧尼是不是体验过?”
“没有,你想体验一下?生日送你怎么样。”
“求你别送,我不想,母胎单身可能想。”
文星伊下意识看一眼丁辉人,被丁辉人一个眼刀杀回去,
“别看我,我也不想,容仙欧尼可能想。”
忙着应付发情犬的金容仙,压根没听到她们抛绣球一样的对话,光听到几张嘴一个劲在说想、不想……
“什么想不想?”
“飘里欧尼说等你生日打算送你一个礼物,问你想不想要。”
“喂!我没说要送她啊。”文星伊赶忙打岔。
金容仙本来没什么兴趣的,一看文星伊这么紧张,突然就起了好奇。
“什么礼物?”
“没有礼物。”“特别的礼物。”几乎是同时开口。
“到底是什么啊…”
“你就说想不想要嘛。”丁辉人来了劲。
“想要啊…”礼物谁不想。
噗——
刚喝下去的可乐,被文星伊一口喷出来。
“想要…啊哈哈哈哈。”
“啊真的要笑疯了。”
车里顿时乱套了。
丁辉人笑得气壮山河,安慧真差点窒息,就连开车的经纪人欧尼也是一副快要憋死的表情,把金容仙看得是一头雾水,
“咋了…为什么笑。”
“……”
金容仙很厉害,什么套子都敢往里钻。
可文星伊脸皮多薄啊,这一句“想要”,说的她脑子里什么画面都出来了。
她想跳车。
早知道就不提什么小玩具的梗,现在好了,被两个20岁的忙内超了车,羞得她脸都抬不起来,勾着头一个劲擦自己喷出去的可乐。
“欧尼,欧尼听到没有!”
安慧真笑到快昏厥的时候,还不忘拍一拍文星伊的肩膀,
“容仙欧尼说想要,哈哈哈哈…”
“赶紧的,买了明年生日送她。”
“……”文式认怂。
“……”容式蒙蔽。
经纪人憋笑憋得辛苦,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一团糟的胡话现场。
“孩子们高速路上禁止飙车哈。”
说实话,她有时候真的很想把这群女偶像疯狂飙车的样子录下来,给粉丝们看看,妈妈木的非放送日常,到底有多掉节操没下限。
镜头一撤就什么话都敢说,再这么飙下去,怕是真要飙出交通事故了。


釜山公演结束之后,经纪人开着车带她们去逛夜市。
逛到一半,安慧真说想去海边玩,丁辉人点头说好啊,还想放烟花。
文星伊正啃着饼呢,突然就被旁边的小奶狗托着胳膊,摇头晃脑的一顿撒娇弄得没辙。
顺手把饼递给金容仙,一个人灰溜溜地跑去给丁辉人找烟花。
金容仙啃完剩下半个饼的时候,文星伊已经走了快十分钟。
等了一会,还不见人回来。
金容仙只好给她打电话。
刚拨过去,熟悉的铃声就从经纪人的包里传了出来。
“……”
“星伊没带手机去吗?”
挂了电话,金容仙站起身,“她是不是去太久了…”
“可能在撩粉呢。”
“再等等吧…”
“……”
晚八点的广安里夜市,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和繁忙的商铺,金容仙站在路边,一动不动张望了好一会。

“我去找找她吧。”

其实完全没有特意去找她的必要的,金容仙想。
明明知道她走不远,也不会走太远,不过就是多等一会的事,怎么就自己坐不住,非要跑来找?
文星伊就是去买个东西而已,没带手机又怎么了,一个23岁的成年人,还不知道原路返回了?
金容仙一个人走了一段路,越想越觉得自己吃饱了撑的。
哪家的队长能当到她这份上,成员走了还没半小时就开始没完没了的担心。
要是被文星伊知道自己因为担心跑来找她…鼻肌炸裂的笑容她闭着眼都能想象到。
算了…还是回去吧,太丢脸了。
金容仙刚想掉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文星伊,一头金发,穿着大红卫衣,逆着人群向自己走来。

都说喜欢一个人,就会拥有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她的超能力。
那文星伊大概是喜欢的狠了,才会在五十米开外就一眼认出裹在人群中左顾右盼的金容仙。
知道她近视,文星伊特意小跑了一段路,跑到她视线范围内,喘口气冲她挥了挥手。
“怎么找来了?”
金容仙这才看清了她,额前的几缕碎发被汗浸湿,左手拎了一堆垃圾一样的黑色塑料袋。
明明是有些狼狈的样子,可眼神里却总像落了星光,散发出难以抵挡的少年朝气,径直走到她面前,很自然地伸出手。
金容仙下意识地握住,
“你是不是走得太久了。”
她原本想说的是,你走得太久了,我有些担心。
话到口边,又鬼使神差地咽了回去。
“大家都等急了。”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金容仙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手指,以一种暧昧的方式和文星伊的搅在一起。
没有说话。
两个人并排穿梭在熙来攘往的街道。
文星伊侧过脑袋,犹豫了一会,又开口,
“因为担心我?”
“想多了。”
金容仙眼睛望向别处,不着痕迹地把手抽出来。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这么大一人还能丢了不成。”
意料之中的回答。
文星伊笑着别开视线,没有说话。

那时候的文星伊还没有那么了解金容仙,总以为她表现出来的就是全部。
其实不然。
被金容仙悄悄隐藏的东西有很多,
毫无征兆的担心,
不在视线范围内就自动开始搜索的眼神,
离得太远了就忍不住把她拽回身边的小动作。
……
这些在金容仙看来无法解释的行为和情绪波动,在她们五年的相处里有过很多次。
却无一例外地,被金容仙归结成为一种习惯。
无端的心动是习惯,亲昵的举动也是习惯。
直到她的生活全部被与文星伊有关的习惯占据,她才恍然意识到,
其实哪里来的那么多习惯,不过都是因为害怕而找的借口罢了。
怕得到,又怕得不到。
怕离开,更怕离不开。


TBC.

评论(15)
热度(480)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