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七)

07


金容仙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转了个身,文星伊安静的躺在她身旁,睡得很沉。
宿醉的大脑苏醒地有些慢,她盯着文星伊的侧脸反应了一会儿,重新闭上眼,脑子像过电影一样开始倒带。
从她们洗漱完上床睡觉,到文星伊架着她把她拖回家,再到小区四下无人的角落里,文星伊说“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唇齿交缠的画面突然毫无征兆的浮现在眼前。
金容仙猛的睁眼,深吸一口气。
又……又接吻了?
如果半年前的那一次接吻,勉强能解释为好奇的捉弄。
那这一次呢?
就因为自己喝了点酒,对文星伊毫无理由的亲吻就这样全盘接受了?
金容仙有些懵。
恰巧文星伊适时转了个身,原本50公分的距离变成了面对面的10公分,眼前人缓缓睁开眼,两个人四目相接。
突如其来的对视让金容仙的大脑瞬间清醒,越清醒,所记起的细枝末节就越多。
对方的触觉,彼此交换的温度,甚至于当时心悸的感受,一瞬间全部被她找回来了。
心情很微妙,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可文星伊只是睁开眼看了她一秒,换了个姿势马上又睡着了。
……
金容仙和文星伊的第二个吻,和第一个吻一样,吻过之后,没有人再提起它。

有些东西习惯了就会成自然。
接吻是,逃避也是。
确认关系之前,她们有过很多次越界的亲密行为,统统在第二天被当事人选择性忘记。
金容仙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文星伊是想开口却不敢开口。
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维持了一年多。
金容仙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荒唐,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搞清楚过,她们这种暧昧的相处方式,究竟是源于文星伊的隐忍退缩,还是源于她自己的被动懦弱。
当然,这都是后话,要说回到2015年,她们的暧昧关系还远没有发展到肉体层面。
可俩人闭口不提的习惯,却实实在在,是从那时开始慢慢养成的。


入春之后,到了艺人们的回归高峰期。
以AHH OPP的打歌舞台为开端,她们开始了新一年的活动。
结束舞台录制,等电梯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金容仙的肩膀。
文星伊就站在金容仙的身边,看见金容仙一脸茫然的回头,她也跟着回头,身后的男人笑得人畜无害。
“颂乐吗?”
金容仙还在迷茫,倒是追剧狂魔文星伊先认出了他。
大势男演员,不是她们生活圈子里能常常见到的人。
事实上在荧幕上也很久没见过了,两年前低调入伍的时候,她们还没出道。
今天居然有这么巧,最近才服完兵役的国民弟弟,就给她们在电视台碰上了,还主动和金容仙打了招呼?
就这么瞅一眼的功夫,文星伊已经自动在心里给对方划定了警戒级别,又看了看旁边的金容仙,跟只兔子一样,一脸认生。
“内…前辈好。”
“你好,刚刚在后台看了你们的舞台,我是mamamoo的粉丝来着。”
“啊…谢谢前辈。”
金容仙平时是个不爱追剧的主,就算追了,通常也认不得几个男演员。
眼前的人,她看着眼熟,要叫出名字对她来说还真有点难度。
“真的很喜欢你们的歌,在军队就一直听来着。”
“谢谢…”
电梯来了,对方绅士地替她们按了楼层,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们聊天。
看似是在和四个人聊天,实际只看着金容仙一个人。
这个微妙的小细节,只被文星伊一个人捕捉到了。
她噤了声,在心里绕了个不是滋味的大圈子,最终作罢,放弃了和金容仙提一嘴的想法。
闲言碎语易生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关心则乱的道理,文星伊还是知道的。

出电梯的时候,对方要了金容仙的联系方式,礼貌地和她们道别。
文星伊一个人走在前面,先一步进了待机室,听到金容仙跟在后面和妹妹们闲聊,
“刚才那人是谁来着?”
“俞承豪啊。”
丁辉人不愧是和文星伊一起追过剧的人,什么当红炸子鸡,过气童子鸭都能说出个大概。
“哦么…他比我小吧,差一点就要叫他欧巴了……太尴尬了。”
金容仙说着进门,在文星伊旁边坐下,刚把手机掏出来,炸子鸡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文星伊瞥一眼,继续刷推特。
不动声色地听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客套了一分钟。
等金容仙挂了电话,她才幽幽地补了那么一句,
“春天来了。”又到了小动物们,发情的时刻。
文星伊说的没什么情绪,金容仙自然也闻不到她话里的酸味,
“什么春天?”
“没什么。”
金容仙转头看她一眼,刚好赶上文星伊锁了屏,手机里熟悉的画面一晃而过。
“这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装傻。
“呀!我看到了!”
金容仙伸手去抢,被文星伊快一步转移。
“又看到什么了,一惊一乍的。”
“你的屏幕,放得是什么照片?!”
“就,很普通的性感美女写真。”
“拿来。”
“不要。”
金容仙废了半天劲跟文星伊抢手机,抢到之后,只看了一眼,她的脸就黑了。
屏幕上的她自己,牛仔裤加帆布鞋,坐姿狂野却一脸冷淡。上身只着一件深蓝色的bra,中间的事业线被文星伊打上了重重的马赛克。
“呀。”
“……”
“真是疯了,拿这种照片当屏保,你是变态吗?”
金容仙又气又好笑,三两下解了锁打算换掉,被文星伊一把夺了回来,
“这照片怎么了,很好看啊,我喜欢。”
“喜欢你自己偷着看就好了嘛!为什么要设屏保啊!”
“咋了,你之前拍完不是还跟我得瑟来着嘛,现在又害羞了?真是傲娇的女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容仙赏了一记重锤。
“换掉。”
“不要。”
“你换不换。”
“不换!”
“给你三秒,不换我就把你素颜的照片发memo!”
“你发吧,”文星伊说地轻飘飘的,给了金容仙一个who怕who的眼神,“发完我就把你睡觉流口水的视频传到官咖。”
“……”
金容仙的一败。
论手机里的互黑丑照,还真没谁比得过文星伊。
文星伊的手机简直就是个深水炸弹,里面藏满了会让人花式掉粉的罪证。
金容仙觉得自己亏大了,改天一定要找机会全部销毁掉才行。


TBC.

评论(17)
热度(468)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