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六)

06

15年首尔的初雪。
文星伊和金容仙在街边的一家小店吃泡菜饼,走出店门的时候,小雪变成了鹅毛大雪。
文星伊小跑着去对面的便利店买伞,金容仙就在店门口等着。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人出来,金容仙百无聊赖,抬着小脑袋走到街边,眼睛睁得圆圆的,开始伸手接起星星点点飘下来雪花。
文星伊在店里付钱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
喜欢的人,和初雪。心里甜的冒泡泡,不自觉弯起的眼角被店老板逮个正着。
“女朋友吗?”
文星伊被问得一愣,回过神看见老板冲门外的方向努了努嘴。
她当天穿了一身黑,头发被帽子藏起,又戴了个黑口罩,全副武装就露了两只眼,难怪会被认错。
“不是,是朋友。”
文星伊一张嘴,对方才恍然发觉是个女生,刚想道歉,就听眼前人自言自语般补了一句,
“会是的。”

金容仙听到便利店门口的风铃声响起的时候,转头,看见文星伊缩着脑袋一摇一摆地向自己走来,
“为什么这么慢?你是进去开粉丝见面会了吗……”
话还没说完,被文星伊怼过来的肉丸堵住了嘴。
“吃吧,热乎的。”
“……”
金容仙忙着嚼来不及说话,文星伊也学她的样子,鼓起腮帮子一嚼一嚼的,被金容仙赏了个假巴掌。
文星伊配合的躲了一下,顺手拍掉了金容仙肩膀上的雪花,
“手伸出来。”
乖乖伸手,掌心多了一盒热乎乎的草莓牛奶。
还没完,又从口袋捞出一张暖宝宝,拉开金容仙的棉大衣,一掌贴在胸口。
眼巴巴地看着文星伊一气呵成的动作,金容仙小朋友被激起了好奇心,又瞅了瞅她鼓鼓囊囊的羽绒服口袋,想着这个人去一趟便利店是要变出多少东西。
“别瞅了,剩下的都是我的。”
“失望。”
撑开伞,圈了一边金容仙的肩膀。
“我下周回家哦。”
“回富川?”
“嗯,你要一起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家。”
“你不是没去过嘛,”文星伊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反正你也没地方去。”
“哇,把我说的这么可怜,我也是有朋友要见的好吧。”
“见谁?Jjing奶奶吗?”
金容仙翻了个白眼。
“去不去嘛。”
“看心情吧。”
一掌被推出伞外。
“别去了你。”

出发当天,金容仙在镜子前换了无数套衣服,文星伊等了一个小时,实在看不下去,
“只是回家呆两天而已啊,至于吗姐姐。”
“那也是见家长啊。”
“我父母又不是没见过你。”
“新年登门拜访欸,能一样吗?”
文星伊无语,放假带朋友回个家,硬是被金容仙整出了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好在星妈妈对这个“媳妇”是打心眼里喜欢的紧,一见文星伊把容仙领回家了,愣是把星爸打发去菜场多买了几个菜。
这么热情,让金容仙手脚都不自在,趁着一家人忙着做饭的间隙,偷偷踢了一脚旁边葛优瘫的文星伊,
“要不要去帮忙?”
“去了帮倒忙。”
话音刚落,就被金容仙踹了一脚狠的。
星公主撇了撇嘴角,见金容仙小碎步进了厨房,没一分钟,就被星妈柔情蜜意的嗓音从厨房赶了出来,
“别别别,你去外头坐着等,马上就好了。”
接着,她的亲妈以一个三百六十度反转的浑厚女低音,冲文星伊吼了一嗓子,
“进来帮忙!”
星公主的一败。

托文星伊亲妈的福,金容仙那晚喝了三大碗米酒。
文星伊揣着一肚子坏水,看她一脸拘谨的被亲妈灌酒,也没拦着,她就是想看看金容仙这个酒精垃圾喝到什么程度才会开口向自己求救。
但她失算了。
家里酿的酒,度数虽然不高,可是后劲妥妥的。
金容仙怕是没喝出酒味,就觉得不会醉,眼见她第三碗下肚,文星伊坐不住了,搁桌子底下偷偷捏了一把金容仙的手。
金容仙抬头,一脸茫然,
“捏我干嘛。”声音都比之前高了一度。
文星伊瞅她一眼,整个人红成了一只虾,默默地夹了几口青菜放金容仙碗里,
“吃菜吃菜。”
“昂~我不吃……”刚到碗里的青菜被三两下塞回了文星伊嘴里。
这行云流水的撒娇,让围观的两个妹妹吃到一半的饭都忘了嚼。
容仙欧尼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不笑的时候比自己姐姐还盐,没想到啊,撒起娇来又软又萌。
米酒喝上头的金容仙后知后觉,话从嘴里说出来了才觉得羞耻。
瞥了一眼旁边的文星伊,一脸心虚。
这一嘴青菜塞得文星伊心惊肉跳,余光看了眼正在交谈的父母。
切白……应该没看到,金容仙这人酒品也不知道咋样,万一跟安慧真一样,是个喝多了就爱乱亲人的主,再给自己变相出个柜……太惨了!这人还没追到手呢就先把柜给出了……
文星伊想想就觉得后怕,饭也不吃了,胡乱找了个借口,把金容仙拐出了家门。

酒喝到五六分醉的时候是最兴奋的。
有一点点上头,又没到神智不清的程度,就只是脚步虚浮,面色红润,眼神迷离,行为放荡(?)
文星伊领着这样子的金容仙在小区里瞎走,想散一散她的酒气。
没想到,刚出门的时候金容仙还能勉强走个直线,到后来就彻底被酒精支配,挂在文星伊身上,絮絮叨叨的开始唱歌,从暧昧模糊唱到钢琴男,声音还倍儿大。
文星伊嫌丢人,连拖带拽的把人弄到小区没什么人的角落,边走边念叨,
“我的姐姐你快别唱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mamamoo颂乐是不是?咱们虽然不红,好歹搁小区我也是个名人不是,哎一股,还破音了你看看,丢不丢人……”
金容仙没搭理她,继续唱,连下一张专辑的新曲都给她唱出来了。
文星伊吓了一跳,赶忙堵住了主唱大人的嘴,
“你快闭嘴吧!音源都给你泄漏了!”
一手托着金容仙,转了个方向想把她领回家,遭到了金主唱的强烈反对,
“嗯——不回去!”红彤彤的脸颊肉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回家不自在。”
“那怎么样你才自在。”
金容仙头垂得低低的,被文星伊裹进大衣里抱住,晕晕乎乎的小脑袋搁文星伊肩上打了个酒嗝,
“哎一股…你别吐我一身啊。”
“嘿嘿。”金容仙笑的一抖一抖的,缩在文星伊怀里,发出了擦玻璃一样的声音。
“回家吧?”三碗米酒就给你喝成二百五了……
“西咯!”
金容仙一边从拥抱里挣脱出来,一边往后退,踉跄了几步,站稳,指着一脸蒙蔽的文星伊,开始了她的表演,
“你老是想把我拐回家!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企图个鬼……”
文星伊无语,伸手拉了一把,被演技病上身的金容仙一把甩开,
“说!你是图我的钱还是图我的色!”
“你是有多少钱给我图啊?”
“那你就是图我的色了?!你这个逆!臣!贼!子!”
“……”
文星伊被气得哭笑不得,拽住金容仙的双手不让她瞎晃悠,又顺手给金容仙理了理围巾和帽子,
“乖,别闹了,回家。”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啊。”
文星伊的声音被冬夜的风吹得哑哑的,宠溺又无奈的语气,和呼出的白气一道,落进黑暗里。
可她的眼神却是亮亮的,像是住满了星星,藏着少年独有的坚毅与温柔。
金容仙看得有些愣了。

在往后的那些年,金容仙曾听过无数男艺人对她表达爱意的情话。
但比起那些或直接或暧昧的告白,文星伊这句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话语,才最让她心动。
以至于当文星伊扯着她的围巾,把她拉进怀里的时候,她都忘了反应。
雪花落在金容仙的睫毛上,被文星伊吻掉。
落在鼻尖,也被吻掉。
最后落在了她的嘴唇上,和那场初雪一样,柔软又绵长。


TBC.

评论(31)
热度(542)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