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五)

05

不按套路出牌的文星伊,玩的一手好推拉。
在和金容仙意乱情迷(?)的第二天,还是像往常一样。
起床,抢了她刚要放进嘴里的早餐,在她对面坐下,神色自若。
一点儿类似于“我和我最好的朋友接吻了”的那种尴尬和不安都没有……
这么一对比,反而显得金容仙有些小题大做了。

她原本以为,依文星伊的性格,如果真的对自己有什么超越朋友的感情,至少得一个人逃避纠结一段时间才对。
可文星伊太淡定了,倒让金容仙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自认为不是那种对感情非常迟钝的女人,但那些纸上谈兵的经验全都局限于男女,女生和女生之间得到哪个程度才算是暧昧,金容仙真没经验。
以金容仙的急性子,换个人她就直接问了。
可对方是文星伊啊…
既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又是同组合的成员。
万一她自作多情的跑去问,结果对方压根没有那个想法,那自己岂不是丢脸丢回雨装山……
这出道还没一年呢就闹出这样的笑话,让她这个队长的老脸往哪搁。

事实上文星伊才没有金容仙想的那么多。
即使发现了自己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喜欢那么简单,她也没什么好逃避的。
喜欢一个人本就是一件无法控制的事情。
有回应也好,没有回应也罢。
反正来日方长,她和金容仙还有的是时间培养。

文星伊想得是洒脱。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出道舞台之后,她们每一天的日程都被排得很满,算是彻底体验到了艺人马不停蹄的生活。
成员们虽然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却连促膝长谈的时间都被压缩了。
文星伊和金容仙也是。
说来也搞笑,出道前文星伊还信誓旦旦地想着,来日方长,等到真的出道了,就只能被日夜颠倒的作息摧残地一回宿舍就蒙头大睡。
友情都没时间经营了,更别说培养感情了。
等到再和金容仙躺在一张床上,已经是大半年之后的事。

去束草商演,她们睡一间,大床房。

金容仙躺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文星伊才火急火燎地吹完头发,走到床边凑近了瞧她,
“欧尼,”
“嗯?”金容仙睁了一只眼,看见文星伊近在咫尺的脸。
“你要睡了吗?”
“嗯…”
隐约听到她汲着拖鞋又绕回床的另一边,
“那我关灯了哦。”
金容仙困的懒得回答,转了个方向躺平。
刚准备睡着,就听到文星伊摸着黑,乒乒乓乓的不知道撞了什么东西,又吭哧吭哧地爬上床,挤到她旁边,
“欧尼,”
“……”
“睡了吗?”
“……”
没听到枕边人的反应,文星伊侧了个身,头枕在两个枕头之间,鼻息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在金容仙的颈窝。
金容仙觉得痒,伸手挠了一把,被文星伊撰住,牵着,塞回被子里。
“欧尼别装睡。”
金容仙闭着眼挣了一下,没挣开,索性让她牵着,
“你别闹我,我就能睡着了…”
“嗯,我不闹你。”
话说完不到一秒,文星伊的右手就贴了上来,隔着睡衣搭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可是欧尼…我睡不着。”

文星伊睡不着的时候就这样,喜欢变着法的闹她,闹得金容仙也不睡了她就高兴。
但是金容仙是谁?睡意来了挡都挡不住,睡着了十级地震都震不醒。
金容仙是真困了,声音听起来都飘飘忽忽的,
“睡不着…嗯…你就数星星吧…”
“数我吗?那你数给我听。”
“内……那你得把眼睛闭上哦,我开始数了……”
金容仙闭着眼睛,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一颗飘里、两颗飘里、三颗飘里……”
文星伊觉得可爱,索性支起一只手,含着笑,撑着脑袋看她。
“十五颗飘里……十六……”
数到第十六颗的时候,金容仙睡着了。
文星伊就这么撑着脑袋看着,脸上的表情都快无语死了,心里又对金容仙这一系列无意识的行为萌的不行。

“晚安,容仙啊。”
偷偷凑了个脑袋过去,在金容仙脸上亲了一下,觉得不够,又亲了亲嘴角。

那天晚上金容仙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抱了一大捆气球,每只气球上都印着文星伊油腻的脸,她边放边数,
“一只飘里、两只飘里……”
数到第十六只的时候,气球成精了,变成了一只大仓鼠。
仓鼠抢了她剩下的气球,还不要脸的在她脸上偷亲了一口……
大仓鼠,真是可恶。


年末公司开会,因为两次回归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成绩,团队面临着转型。
不光歌路要转,连整体的运营方式都要调整。
小公司的运作,一切都摸着石头过河,代表们一说要转型,什么五花八门的提议都出来了。
其中一个就是让文星伊扮男装和金容仙炒绯闻。
起初听到觉得很扯,扮男装就扮男装,炒绯闻又是什么骚操作……
但是最后却意料之外的被通过了,说什么成本低又有噱头,现在的粉丝就好这一口,回归之前再来解释一波,刚好炒热话题度云云。
文星伊都听得醉了。
隔着一张会议桌和她对视的金容仙也是一脸懵逼。
两个人面面相觑,在其他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

文星伊心里隐隐有些拒绝。
且不说这样自导自演的一出绯闻有几个人会买账,单说炒cp这件事,本来就是把双刃剑。
她混过饭圈,知道cp对组合、对粉丝来说意味着什么。
也知道只要你有心炒,就一定有人嗑的理。
但是只要一想到她和金容仙今后的互动,都得照着公司的设定来,文星伊就觉得哪哪都别扭。
她真的不想,自己的一颗真心,被打着cp的旗号,摆在台面上供人娱乐消遣。
她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和金容仙的关系,某一天被放在利益天平上去权衡。

但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单说个自己不愿意,理由呢?
总不能跟大家说,因为喜欢上了金容仙,想保护她也想保护自己吧……
这太扯了。
金容仙可是队长啊。
她站在队长的位置上,要顾及的比自己多得多,这种对组合百利无一害的营销手段,她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她们不过就是公司对外的门面而已,放在公司内部也就是个拿工资的小职员,生杀大权都在高层手里。
除了接受、配合,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只能烂回肚子里。

想到这文星伊觉得心累。
她原来以为,喜欢同性,会是自己偶像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没想到,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喜欢上和自己同性又同组合的金容仙,才是。



TBC.

评论(14)
热度(445)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