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四)

04

金容仙能回忆起来的话,即说明存在,并且那个片段在她记忆里一定是有分量的。
可是金容仙没能想起来。
和喜欢的人接吻的感觉,就像她的上一段恋爱一样,被新的记忆覆盖碾压,掉进断了层的黑洞里,模糊而且零碎。
“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好呀。
文星伊隐隐有了笑意,可这个笑,落在金容仙眼里就成了调笑。
金容仙有些不甘,活了快24年,爱情动作片一部没少看,到头来竟然连接吻是什么感觉都说不上来,太失败了。
“你没接过吻吗?为什么要问我。”
“接是接过,但是…”
“什么?”
“男生和女生之间不一样不是吗。”
一个人的目光所到之处,通常自己无法察觉,却可以轻易被对方看出,你究竟盯的是对方的眼睛,还是鼻子,或者,嘴唇。
金容仙转头的时候,正好捕捉到文星伊落在她嘴唇上的视线,这种视线驱使金容仙,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她鼻尖以下的部位。
“有什么不一样?”
“感觉。”
感觉不一样。
“什么感觉?”
“所有的……”
话中的尾音在电影徒然增大的交响配乐里被掩盖了。
金容仙寻着配乐望过去,就被画面里的男女主角交叠的赤 裸身体吓了一跳。
她在咽口水。
文星伊用余光瞥到金容仙喉骨一上一下的起伏,嘴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扬了上去,

“要试试吗?”


说起来有些后知后觉。
但对于文星伊“要……吗?”的句式,金容仙通常都无法拒绝。
递来食物时问她,“要尝尝吗?”,她就会乖乖的张嘴。
穿着高跟鞋下台时问她,“要牵着你吗?”,她就会主动把手递过去给她牵着。
……
所以那时候的金容仙,在文星伊说完,“要试试吗?”,并且不带犹豫地凑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只有一秒钟。
落在嘴唇上的触感,大概只持续了一秒。
文星伊就退开了。
然后带着一脸试探与强装的镇定,问她,
“什么感觉?”

呵…

金容仙的白眼简直要翻出天际。
什么鬼…
还以为你多会呢…
就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的程度,而已,能有什么感觉…
她又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少女,碰一下就穷桑恰动了。

可是文星伊的表情实在太真切了。
让金容仙有些不忍心直截了当的戳穿她。
于是她换了一个婉转的方式,
抬手,捋了捋文星伊额前新剪不久的小杂毛,一脸慈祥(?)地说,
“星伊啊…”
“……”
“我教教你吧。”

……

在往后和金容仙的无数个吻里,只有这个吻,文星伊每每想起来,都能感受到当时的悸动。
并不是金容仙的吻技有多好,只是从她按着她的肩膀跪坐上来的时候,文星伊的心脏就开始不受控制的收缩、膨胀。
很心动。
金容仙低着头居高临下的样子,
吊起一边嘴角笑着的样子,
落下来的碎发被她随意撩起固定在耳后的样子,
靠近时眼睛一眨不眨望着她的样子,
亲吻时掌心松松地抵着她的样子,
……
全部都,很心动。
文星伊闭上眼睛。
感受下唇被她包裹着,含在口中的感觉。
舌尖顺着她的轮廓,滑向缝隙,被适时松开的牙关咬住,接纳,又咬住,细细的品尝,就像在吃一颗草莓味的棉花糖。
柔软而且甜蜜。

文星伊被吻的模模糊糊的。
这种模糊和记忆断层的模糊不太一样。
是一种感知上的模糊。
所处的空间、所历经的时间、眼前人放大的眼角和鼻尖,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朦胧起来。
文星伊突然产生了一种,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渴望拥有的情绪。
这种渴望拥有的情绪一旦被放大,就不会仅仅满足于将对方当作精神寄托,搬进眼里和心里。
而是想要触碰。
渴望更多的、更亲密的肢体接触。

所以,在一点点加深的亲吻里,
文星伊的动作跟上了她的大脑思维。
扶住金容仙的腰,一只手握住将她往里带,另一只手直接越过了睡衣,贴在了她的脊背上。
“……”
太冰了,文星伊的手。
冰凉的触感贴上来,让金容仙瞬间回神。
推了一把她的肩膀,又反手握住那只不安分的手,一气呵成地将它带了出来。
“你干嘛…”
金容仙气都没理顺,一句话说的七分震惊、三分娇嗔。
文星伊被她捉出来的那只手,尴尬地僵在半空中,伸又不是,缩又不是。

空气中微妙的气氛让金容仙有些懊恼。
松开她,翻身,又盘着腿坐回旁边,斜斜地靠着。
她原本只是想逗逗这个不知死活挑衅自己的妹妹。
没曾想,金容仙,一个大写的老司机,一个笔直的像白杨一样的女人。
愣是没刹住车。
让文星伊这个经不起拨撩的家伙吻出了情 欲……
真是要疯了。
不知道如何面对她,金容仙只好将注意力放在不知何时已经结束的电影里,低低的嘟囔了一句,
“电影结束了。”
“嗯…”
“你不回去睡觉吗…”
“在这睡不行吗…”
“不行。”
“……”
文星伊慢吞吞地抱了电脑,爬下床。
金容仙默默扶额,叹口气。

金容仙从前会觉得奇怪,在偶尔和文星伊相处的时候。
但从来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奇怪。
经过刚才的一顿折腾,她突然想通了。
太暧昧。
文星伊这个人,她的眼神,她的行为,和她相处的一切,
都太暧昧了。
半夜缩在一张床上看电影时,紧挨着的肩膀。
在鬼屋因为害怕十指紧扣的手。
还有练习室里一疲惫就喜欢凑到她颈窝蹭蹭的鼻子。
这些蒙太奇一样的画面拼凑到一起,让金容仙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混乱的思绪里…
伊桑黑。
闹木伊桑黑。
她不仅无法有序地整理,反而被这些越扯越混乱的思绪弄地烦躁不已。
越想越乱,越乱越想,一夜无眠。

出大事了,她想。
这回,真的要出大事了。



TBC.

评论(32)
热度(508)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