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三)

03

“我们谈一谈。”

文星伊保持着低头玩手机的姿势没动,只是眼睛往上抬了抬,看见金容仙一脸严肃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着。
没搭理她,继续玩手机。
“你看你又是这样,啥都不说,摆张臭脸给谁看。”
沉默。
“你这个性格真该改一改,成员面前也就算了,到了代表那也是这样,说你两句就摆脸。”
“……”
“不是所有人都得围着你转的,你太…”
“说够了没有!”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文星伊这回没灭亡,直接爆发了。
“我不就没提这个破袋子吗,你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找我的茬!?”
可怜的购物袋被她一脚踢到三米远,里头的东西横七竖八地滚了一地,把金容仙吓了一跳,愣是没来得及还击。
“……”
“你讨厌我就直说,别总是端出队长的架子让我改这改那的。我怎样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金容仙怒了,滚到脚边的可乐罐子又被她一脚踢了回去。
“你以为我想管?要不是代表总让我找你谈谈,鬼愿意跟你说这些!”
“你少拿代表来压我!”
“我不压你,你们出了问题都得我背锅!你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
“现在说的那么好听,总在公司和成员之间当两面派的不是你吗?”
啪!
文星伊被飞来的麦片盒砸了个猝不及防,盒里的麦片撒了一地。
“你再他妈说一遍!”
金容仙火冒三丈,指着文星伊恨不得把她暴打一顿。
不过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文星伊欺身而上准备对她挥拳头的时候。
一时间两个人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厮打在一起。
……
“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啊!!”
“哎西真是疯了!”

丁辉人原本还幻想着,回家能看到两个欧尼抱在一起滚来滚去皆大欢喜的结局。
不料门一开,就被眼前拳击场一样的画面晃瞎了眼。
两个20多岁的妙龄少女(?)一个半躺在沙发上扯着对方的头发,一个跨坐在对方身上死死掐着脖子。
那场面,要多刺激有多刺激。
她赶忙和安慧真一个妈扯一个娃似的扯开了她们。
客厅一片狼藉。
被拉开的两人在妹妹们的劝阻中愤愤地与对方对视。
又不约而同地因为对方眼里的受伤和尖锐而感到后悔。
彼此僵持着,谁都不肯先低头。

生活中,
往往越是亲密的关系,就越能够准确地戳中彼此的痛处。
文星伊和金容仙也一样。
年轻时的她们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吵的不可开交,
口不择言、拳脚相向后,又黯然后悔、抱头痛哭。
殊不知,只有幼稚鬼才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成熟的女人都喜欢在 床上,一炮泯恩仇。

很多年以后,已经学会和金容仙在床上解决问题的文星伊,每每回想起那次历代级的吵架,都觉得好笑。
多亏了及时赶回来的竹马,她们才没有打出个你死我活。
好在那一架也算没白打,暴力化解了她们冷战的尴尬。
两人心里的那点纠结,也随着日渐忙碌的工作慢慢松懈下来。


说来也奇怪,自从两人大吵一架把话说开后,她们的关系反而更亲密了。
准确的说,是文星伊对金容仙的肢体接触,来的更频繁了。
换做原来,文从心油腻归油腻,但因着这样那样的顾虑,顶多是口头上说说,从来不会对金容仙有过分亲昵的肢体接触。
可现在不一样了,卸下了直女包袱的文星伊,简直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解放了撩妹天性,放飞了油腻自我,对金容仙更是撩的放肆、腻的发指。

都说女孩子之间的亲密尺度是没有底线的。
心里种着白杨的人,哪怕跟闺蜜上了船,下船后也是一条笔直的好汉。
自认为笔直的像一棵白杨的金容仙,在女校三年的摸爬滚打里都没有动摇过。
可摊上了文星伊这匹野马,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论深柜的自我觉醒,还得从某一天的夜里说起。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文星伊洗完澡出来,刚好撞到了日常出逃的安慧真和丁辉人。
“干嘛去。”
“网吧通宵,你去不去。”
“不去,要睡觉。”
文星伊回答的坚决,回自己房间拿上电脑,又走了出来。
“你不是要睡觉吗?”
安慧真边穿鞋,边看见文星伊抱着电脑径直朝金容仙的房间走去。
“和容仙欧尼一起……看个电影再睡。”文星伊笑的谄媚,走到门口,探了个脑袋,金容仙正躺在床上敷面膜。
“欧尼,”
“说。”
“我下了个电影,看不看。”
金容仙懒的抬头,闭着眼睛问了一句,“啥电影。”
“One day”
“看过了。”
“陪我再看一遍嘛。”
感觉到文星伊边说着边轻车熟路地爬上她的床,金容仙睁开眼,“等我去洗个脸。”
……

屋塔房时期,文星伊和金容仙经常窝在一张床上看电影看到深夜。
可搬了宿舍,两个人住在不同的房间,就几乎没有过了。
金容仙嘴上说着看过了,再看一遍的时候还是异常认真。
反而是第一次看的文星伊,三心二意的。
时不时戳戳金容仙的脸颊肉,偶尔又拿零食逗她,一刻都静不下来。
等到画面中的男女主角开始接吻,文星伊总算安静了一会。
屏幕里他们相拥着,在熙来人往的街头,唇齿纠缠的特写镜头,甜腻的声音透过耳机传出来…
文星伊看的出神,脑子却有一出没一出地想着其他事情。

金容仙应该接过吻吧?
……
她和喜欢的人接吻的话,是什么样子的?
……
和金容仙接吻的话,又是什么感觉?

如果说感官刺激是所有刺激中,最容易产生连锁反应的。
那视觉幻想则会让人陷入虚拟的情景,进而引发心理生理的共鸣。
这种共鸣在文星伊心里不断放大,和某种异样的情绪一道,让她心猿意马。
她突然想看看金容仙此刻的表情,于是转头,故作镇定的问她,
“欧尼这个电影是和谁一起看的?”
“嗯?”金容仙从电影里回神,与文星伊对视,“不记得了,太久了。”
突然的对视让文星伊躲闪了一下,重新盯回屏幕,问的漫不经心。
“前男友?”
“不是。”
“你多久没谈恋爱了?”
“诶?”金容仙想着这也问的太跳戏了吧,懵了一会,还是掰着指头数了数,在心里得出了一个尴尬的答案,太久了……
没等她回答,文星伊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欧尼和喜欢的人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



TBC.

(您的好友「油腻星」已上线)

评论(21)
热度(450)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