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灯泡💡

弯而正直

走向你(二)

02

出道的那一年,四个人赶在春节前搬进了靠近公司的新宿舍。
搬进新家的第一天,文星伊嚷嚷着要喝酒庆祝。
那时候的金容仙,还没有身为酒精垃圾的自觉,妹妹们说要喝,她就傻乎乎的跟着喝。
结果,大家刚喝到兴头上,她就昏昏欲睡了…
等她睡了一觉爬起来想蹭蹭第二波的余热,酒已经被扫光了。
抬眼看到文星伊醉醺醺的撑着半边脑袋,破天荒的正在说起自己上一段恋情。
金容仙好奇,一蹭一蹭地挤到文星伊身边靠着,想听清楚些。
刚蹭过去,就被对面上一秒还趴在桌上装死的丁辉人,突然的拍桌而起吓了一跳。
“给他打电话啊欧尼!有什么话一口气说清楚不就好了!”
“……”
原本还在状况外的金容仙,一听要打电话,立马来了劲,
三两下从文星伊那抢了手机,塞到安慧真手里。
“你来打你来打。”
金容仙兴奋的溢于言表。
眼看着手机被安慧真拿在手里,划拉了几下,就像个黑色炸弹一样被塞回金容仙的手里。
“……”
“还是欧尼你来说,你是队长。”
“莫?”
“我说什么…我…”
金容仙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接通了。
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通过外放传了出来。

是个女人。

金容仙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过。
僵硬的举着手机,憋着一口气连呼吸都不敢。
对面的两个麻烦制造者也一样,不光怂,而且懵。
直到听见电话里对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瓢里?”
文星伊那绕了地球一圈的反射弧才抵达神经中枢。
抢过金容仙僵手里的定时炸弹,
挂断,酒醒了一大半。

这个尴尬的花絮,第二天没有人提起它。
不知道是出于三缄其口的默契,还是酒后失忆。
大家还是像之前一样,该搂搂该抱抱,并没有什么忌讳莫深的样子。
除了金容仙。
清醒的金容仙,目睹了电话被接通后发生的一切,
并且在之后的一周都时常想起某些细节。
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但记不起在哪听过。
四目相交的文星伊看上去很慌张。
完全可以用其他借口掩饰的文星伊,偏偏沉默了。
……
金容仙不是迟钝的人,心里有了答案,
但她既不敢去找文星伊对峙,也不敢和两个妹妹分享。
为什么?
明明是果断的人,心里藏不了几件事。
为什么偏偏在文星伊的事情上就处理得这么犹豫又谨慎?
金容仙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了。

金容仙不懂,文星伊就更不懂。
在文星伊理解来,从金容仙那里受到的冷遇,更像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刻意回避。
这种尴尬,随着两人分别与丁辉人和安慧真成为室友以后,逐渐演变为疏离。
除了四人一起的集体活动,她和金容仙几乎没有单独相处过了。
更多的时候,她会和室友丁辉人一道“同流合污”。
拥有放荡不羁的艺术家灵魂的丁辉人,从那时起,就做好了长期充当文星伊酒友与“情感垃圾桶”的思想准备。
星狗之间秘而不宣的默契,大概也是那时候培养的。

文星伊心事重,出道之后更是如此。
一些不便与金容仙提起的情绪,她往往会借着酒意和丁辉人分享。
在丁辉人看来,喝醉之后的文星伊说出来的话,可比她平时一副禁欲保守的样子,劲爆多了。
文星伊每次借着撸猫的名义找她喝酒聊天,总能透露些让她原地爆炸的细节。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说回到2014年,发现文星伊和金容仙之间反常气氛的丁辉人,曾问过她,“和容仙欧尼怎么了?”
“她大概有些排斥这些吧…女生和女生之类的。”
文星伊回答的云淡风轻,却把丁辉人吓了一跳。
“你告白了!?”
“???”文星伊一脸懵“我为什么要告白??”
“那你怎么就知道她排斥了…”
“那天的电话啊…你的馊主意啊你忘了?”强拆了她的柜门。
“不怪我啊…都怪安黑金…”狗式心虚。
“反正她就那样了呗。”
文星伊摆摆手,话虽说的很洒脱,可金容仙的回避还是让她有些受伤。
她原本以为,照金容仙心里藏不住事的急性子,至少第二天会来问问她,所以连说辞她都想好了。
等了很多天,没等来她的质问,倒是看出了她的闪躲。
文星伊又是那种,给她点阳光,她能活活把你腻死,要是浇她一丁点儿冷水,你就等着被冻死的敏感性格。
躲就躲吧,人家都躲上了,她总不能还死皮赖脸的粘着。


安慧真想不通。
明明之前好的跟双胞胎一样的俩人,竟然能因为这点小事冷战大半月。
在她的印象里,金容仙不是单纯保守的那种人,至少带她看黄 片的时候不是。
事实上,金容仙也确实不单纯。
女校出身的金容仙,早就过了因为性取向而怀疑人生的年纪。
况且校园里同性相吸这种事就已经见怪不怪,更别说波诡云谲的娱乐圈了。
她在意的,不过是文星伊告诉了所有人她的初恋,唯独,没有告诉她。
而且!自己还傻乎乎的给那个什么鬼初恋打了电话!
又不是什么泼辣现任酒后撒泼怒找前任麻烦之类的狗血剧情…
金容仙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丢脸。
都怪文星伊,喜欢女人又怎么了…说出来就好了啊,自己藏着掖着不说,难道还指望她凑上去问“好巧啊你喜欢女生哦”
她才没有这么八卦。

“欧尼是因为这个事才冷落瓢里欧尼的?”后来偶然谈起那通电话时,安慧真这么问她。
“我没有啊。”
一听金容仙反驳,安慧真立马摆出一副别妄想逃过我火眼金睛的表情,
“我都看出来了哦欧尼,不然你干嘛天天找我看电影。”
“……”
金容仙没有说话。
安慧真这回想通了。

为了制造一个让两个姐姐“坦诚相对”的独处机会,
安慧真特意挑了个四个人去超市的日子,拉着丁辉人在回宿舍的半道上逃离了事发现场。
剩下提着大包小包的金容仙和文星伊,沉默的走了一路。
快到宿舍的时候,金容仙突然甩了个袋子让文星伊提。
文星伊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重量,直接拒绝了。
“提一下怎么了,我都提一路了。”
“我没提东西吗?”
“太重了,你提着。”
“不要。”
金容仙的语气让文星伊有些不悦。
她搞不懂,金容仙这又是突然找的她哪门子茬,不想顺着她,故意补了一句,“知道了我喜欢女生,也不能把我当男人使唤吧。”
“你说什么?”
“你不就是因为排斥那些,才故意冷落我的吗。”
文星伊憋了大半个月的脾气,突然就被这么个塑料袋引爆了。
没把金容仙委屈死。

她自以为对文星伊已经到推心置腹的程度。
可人家呢,把自己当外人啥都不说就算了,居然还反咬她一口,说她故意排斥冷落她!?
她真的想把电脑收藏夹里那些蕾丝边儿小黄 片儿翻出来给文星伊看看,告诉她什么叫深柜(?)
金容仙原本还想解释解释,可气头上的话一到嘴边就变了味,
“我排斥?你是不是同性恋关我什么事?我有什么好排斥的。”
从金容仙口中说出来的那三个字,让文星伊的眉眼瞬间低了下去。

虽然心里知道金容仙不会对她有一分一毫的恶意,
可骨子里的卑微和极度不自信还是让文星伊感到十分难堪。
与之而来的,还有莫名其妙的失落,
这种失落,连带着文星伊心里的某个地方一块,不断下沉。
她没有再和金容仙争执下去,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那时候的金容仙,对文星伊典型的摩羯式冷漠领略的还不够深刻。
也还没有在文星伊三天两头的傲娇性子中,养成被人甩了门还能哼几首小曲的好脾气。
看着文星伊闷闷的走在前面,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被落在门外的金容仙简直要气炸了。
开了门,东西往她面前一放,已经摆出了队长的架势。

“我们谈一谈。”



TBC.

评论(22)
热度(446)

© 一只灯泡💡 | Powered by LOFTER